曲鸣见她呆愣的模样,做足了她放声尖叫,惊慌失措的准备。

    唇角已经从一条直线,慢慢蓄力,准备往上扬了。

    宋沅眯着眼看他那张俊逸的脸,脑后勺突然灵光一闪,她仿佛想到了什么。

    曲鸣如愿以偿地听到了宋沅的尖叫声,只是她的话让他一个趔趄差点站不稳。

    “哦,我明白了!你该不会是喜欢的我堂哥?然后怕他家的人不同意,所以让我给你们当挡箭牌吧?”

    宋沅觉得自己触碰了什么惊天事实,说话的时候小心地贴近曲鸣,声音也极低,就怕隔墙有耳。

    她不得不感叹,爱情这东西,实在容易让人失去理智。

    只是?喜欢宋金那样的?宋沅有些不太理解,只觉这人白瞎了这一双深邃迷人的眼眸。

    要是看上别人,自己还能高看他几分,为他歌颂他爱情的伟大。

    可这宋金,除了一张具有欺骗性的皮囊,那颗心肮脏得哟。

    气死人了,真的不想说话。

    我盯我盯,宋沅仔细打量着曲鸣。越看越想上去给他一巴掌,非得好好打醒他不可。

    “你……”

    太欺负人了。看上宋金,他至于吗?

    虽然宋金制造过偶遇,他曲鸣是那种随便的人吗?

    只要是投怀送抱,他就照收不误?

    错了错了,太小瞧他了。

    不对不对,关注点不对。

    曲鸣气得一*坐在了宋沅的床上,双手去扯宋沅那枯瘦的两颊。

    “谁说我喜欢男人了?”

    小家伙,一点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就会人云亦云。

    宋沅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傻了。

    呆愣了一瞬,脸被扯得痛了,她双手用力拍打着曲鸣的手,这才解放了自己的脸。

    宋沅痛得狠了,直接倾身上前,也用力揪住曲鸣的脸。

    肉眼可见的,曲鸣的两颊被揪红了,宋沅这才扬起得意满足的笑。

    其实她也不知怎地,好像天生对曲鸣有亲近感一样。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她不排斥,也不算太喜欢。

    “你这死丫头,放手放手!”

    动手动脚的,一点都不矜持。

    他的俊脸,可算是遭大殃了。

    “你不喜欢男人?那你喜欢什么?”

    她都说了她佩服他,这人还想辩解什么?

    这是天生的,又不丢人。

    “我当然喜欢的是女人。”

    所以,这是男女通吃?

    宋沅呆呆傻傻的模样,看得曲鸣得意极了。

    他凑上前,大眼希冀地盯着宋沅。

    “这下,害怕了吧?”

    “害怕个什么劲?你这忽悠人也不是这么忽悠的?外面说你喜欢男人,总不能是空穴来风吧!就你自个,还在这力证自己喜欢女的。”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越描越黑?”

    曲鸣真的不理解宋沅的脑回路。他喜欢女人就真的比喜欢男人难接受?

    这先入为主的思想哎,可真是害死他了。

    “什么越描越黑,我这叫自证清白!”

    自证清白?他认真的模样,说得话不似作假。

    可这总不能真的是别人凭空捏造的吧?

    难道他有什么仇人?见不得他好?非得打击报复他?

    “既然你喜欢女的?为什么会有那样的传言?”

    这些传言,可是害死人了。

    他应该是因为这些传言,讨不到媳妇。才会跑到这穷乡僻壤的,找她这么一个村姑吧?

    这样想想,还挺替他觉得可惜的。

    不是她妄自菲薄,而是条件摆在那,想不认都不行。

    “当然是我自己放出去的咯!”

    想当初,他可是做足了样子,就怕人不相信呢。

    没想到有一天,他还得慢慢解释。早知道当初就别演得那么逼真了。

    “不是,你干嘛这样害自己?有毛病啊?”

    好好的,非得搞些事情,吃饱了撑的?

    曲鸣陷入了回忆之中,若不是迫不得已,谁愿意这样自毁名声啊?

    当初,曲正平虽是公社书记可还是逃不了重男轻女的习俗。

    在曲鸣之前,他还生了两个女儿。

    两个女儿也生得聪敏可爱。可架不住他老爹老娘念叨儿子才能传宗接代。

    长期在这种环境中,他也觉得自己就该生一个儿子。

    为此,他和妻子吃遍了各种偏方,才得了一个好的消息。

    曲鸣生下来之后,自然是千恩万宠。

    而他顶上的姐姐们,便只有羡慕的份。

    随着年龄的增长,曲鸣越发能感觉到姐姐们的日子难过。

    真正让他改变的,是妹妹曲烟的到来。

    曲烟一出生,小小的一团,谁抱着都能给她惊醒。

    曲鸣见她的模样,心都要融化了,小小的身躯里萌生了超强的保护欲。

    可他发现他越保护妹妹,爷奶就越不喜欢她。

    有一次他放学回家的时候,看见了奶在打烟儿,嘴里不停地喊着赔钱货。

    他不懂,明明都是孙子,为何奶要区别对待。

    他阻止了两三年,爷奶表面是改了,可暗地里,却依旧我行我素,打骂着烟儿。

    曲鸣气急,上前质问他奶,是不气只有男孩子才是宝,女孩子都是赔钱货,都不应该受待见。

    他奶点头称是,说再没有比孙子更金贵的了。

    那时候他他太小,不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改变这种状况,便用了最愚蠢的,却也最有用的方式。

    从那次谈话以后,曲鸣便开始疏离妹妹,只和男孩子玩。

    曲正平发现的时候,曲鸣已经十二岁了。

    当时父亲大声质问他,为什么不知廉耻喜欢男生的时候,他只觉畅快极了。

    “为什么?你们不是都说男孩是宝?女孩是赔钱货吗?既然这样,我当然是要带个宝回来给爷奶,带个赔钱货,这不是气他们吗?”

    他承认,他是故意的,故意让父母明白,他们灌输的错误的观念会影响他的一生,尤其是择偶观念。

    他也成功了,父亲为了纠正他的爱好,特意对妹妹很好!

    只是,妹妹毕竟还小,离出嫁还有好几年,他自然得装下去。

    可是见着宋沅这可怜他的眼神,曲鸣就是忍不了了。

    别人都口诛笔伐,他都能接受。偏偏在一个比妹妹还小的女孩儿面前,他忍受不住了她那异样的目光。

    曲鸣的诉说让宋沅红了眼,她向往曲鸣的自由和随心所欲。

    若是她的哥哥还在,会不会也像曲鸣一样爱护她,保护她。

    曲鸣故作轻松地让宋沅擦擦眼泪,不用太崇拜他的聪明,却见宋沅一直往后退,退得离他老远。

    曲鸣傻眼了,这又是为了哪般?女孩子,变卦都变得这么快的吗?

    “既然你喜欢的是女的,我觉得我自己现在很不安全。”

    曲鸣也说了她好看,她完全有理由相信,曲鸣对她有不轨之心。

    嘁,现在才反应过来,是不是太晚了些。

    曲鸣扬起一个恶作剧的笑容,慢慢挪动自己的身子,越来越靠近宋沅。

    “你坐那,别过来了。”

    宋沅拔高声音阻止,亏她还羡慕他对妹妹的爱呢,现在看来也是个爱捉弄人的家伙。

    “我说,你就不好奇你堂哥说的能让我娶了你的法子是什么?”

    宋沅被问得一愣,抬头殷切地看着他,希望他能解答自己的疑惑。

    “咳咳”

    曲鸣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实在是宋金出的主意太损了。

    他追上自己的时候,问自己对宋沅是不是势在必得。

    他看宋金那阴险的模样,鬼使神差点了点头,想看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只见宋金一幅不出我所料的模样,而后说自己有办法让宋沅主动嫁给他。

    而宋金说的这个方法,便是把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宋沅不嫁,也抵不过大家的指指点点了。

    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堂妹,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

    利益面前,他罔顾了良知。

    宋沅还眼巴巴等着答案,见曲鸣又神游天外,她伸出自己的脚,轻轻地踢向了他。

    “大哥,你还没说呢!”

    曲鸣见她着急的模样,也没了逗弄的心思,直接说了几个字,让宋沅大惊失色。

    宋金他也太丧心病狂了吧!

    宋沅心有余悸,不过再看向曲鸣的时候,又隐约觉得,他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按捺住心里恐慌,一个绝妙的计划浮在心头,她一直在等的绝佳时机,不是就来了吗?

    “喂,大哥,帮个忙呗!”

    见宋沅很快恢复过来,也让曲鸣刮目相看。

    是他看走眼了。

    亏他还以为,宋沅是个需要自己来解救的小可怜呢!

    现在看来,宋沅也是个深藏不露的小狐狸。

    对于她说的帮忙,曲鸣也来了几分兴趣,总觉得不会太无聊。

    “说来听听。”

    一刹间,宋沅的双眸就像万千星辰凝成的光晕晕染过一样,炫目多彩,亮得惊人。

    “既然宋金让你那么做,咱们就如他的愿呗!当然,我说的是做假戏,这样闹开了,我也能顺便分个家。”

    曲鸣看着宋沅,这小脑袋瓜儿转得也太快了些。

    宋金还以为自己算计得很好呢,没想到吧,被他堂妹反设计了。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

    “凭你把实话告诉了我!”

    呦呵,还说错了。

    “不干不干,这样会坏了我的名声的。”

    “你名声已经够差了,不在乎再差一些的。你看看你面前如花似玉的少女,她需要你的解救。”

    “你既然都把*告诉我了,你就大发慈悲帮帮我!”

    可怜兮兮的模样,很打动曲鸣。

    没办法,他太善良了,看不得漂亮姑娘受苦。

    虽然心里已经松动,曲鸣还是一幅不为所动的冷酷模样,问帮了宋沅自己能得到什么好处。

    宋沅目光转了转,话脱口而出:“要不,咱们结成异性兄妹,这样,保护妹妹,是不是就义不容辞了?”

    曲鸣直接气笑了。

    这算盘打得挺响。就是不知道,事成了以后会不会翻脸不认人。

    “大哥,帮个忙呗?”

    宋沅低头用湿漉漉的眼睛去看曲鸣,他一下没忍住,鬼使神差点下了他那蠢笨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