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琴收拾着行李,脸色却很不好看,她实在想不通丈夫怎么就想到要分家。

    分了也无所谓,可婆婆的这些苛刻的要求,他居然也答应了。

    一年二百斤粮食,再加上十五块钱的养老费。粮食他们勒勒裤腰带也就省出来了,可钱怎么办?

    还有房子也没得住,她们自己身上也没藏得有私房钱,这日子还怎么过?

    宋建国见她气鼓鼓的模样,轻轻走到她身旁宽慰她。

    “你也别愁眉苦脸了,你看宋金的那模样,要不分出来,荞荞早晚有一天也要被他算计了去。”

    “咱就苦这段时间,自己打点土坯,过段时间久能把房子砌起来了。”

    “别的身外之物,都没有女儿的安全重要。”

    听到女儿的安全,蔡琴的脸色才有些好转。

    自己女儿如花似玉的,得过她自个想过的生活。分了也好,别人就管不着她了。丈夫也算是做了件像样的事了。

    “行了,分都分了,我能说什么!你等会儿,把安安的衣服给他送过去!”

    儿子铁了心不和他们住在一起,他们能有什么办法?

    宋碗儿那死丫头别的不说,对安安确实不孬。

    儿子现在处在气头上,那就保持些距离,冷静想一下。等他心气儿顺了,没准就自个儿回来了。

    再说,他们现在确实没有余钱交给老太太,既然宋碗儿想出这个头,便让她愁去吧!

    只是,这天气凉幽幽的,还把他的衣物送过去,至少他不用受冻。

    “也别去我娘家了,兄弟脸色不好看。你去和大队长说说,那烧石灰的窑洞现在用不上,可不可以先借咱们住住?”

    那地方虽然不算好,但胜在宽敞,他们搭个顶棚,也能应付几个月。

    几个月的时间,也足够把房子砌好了。

    最主要的是那里离宋家远,远着些,也避免宋金打自己女儿的主意。

    “成,我去问问!”

    宋建国把拿着儿子的衣物准备先送过去,却被宋荞拦住了。

    “爹,等等,我这还有两套衣服,你给碗儿送过去。”

    要不是自己鬼迷心窍,妹妹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别的她暂时帮不上,先给两套衣服防寒吧!

    至于钱,还好她上班留了个心眼,也算是存了快一百了,先帮爹娘把房子砌起来吧!

    妹妹那里,有许大伯帮衬着,应该不至于过得太差。

    至于这些人情,往后她再一点一点还回去。

    宋建国见她还惦记着碗儿,眼睛红红地点头,抱着衣物走了。

    宋荞叹气,这日子,怎么就过成这样了。

    目送父亲走远,她才转身和母亲去收拾衣物,一旁看热闹的王大芹却凑了上来。

    “我说弟妹,你这动作也太慢了些吧!都要黑了,还没收拾好!”

    她可指望着,这两家人搬走了,她儿子女儿可以搬进去呢!

    以往儿子女儿跟他们一个屋,他们想做些什么也不太方便。

    这往后地方宽敞了,她也就不亏待自己的儿女了。

    “大伯娘,用不着你催,我们马上就好!”

    宋荞也是没了好脸色。若不是大房惹得祸,她的弟弟妹妹至于什么也不能带吗?

    现在还跑来落井下石,难道她就没有个求人的一天?

    王大芹被忤逆了,心气一下不顺,走进来就要和宋荞掰扯。

    宋荞懒得理她,直接一句话丢了出去。

    “大伯娘要是进来捣乱,我可不保证今儿个就能搬出去。我看这天也暗下来了,正好可以吃吃晚饭,然后洗洗睡了。”

    王大芹一听便怂了。这要是耽误下来,老两口改变主意了怎么办。

    还有这个宋荞,要是真惹急了,故意死拖死拖的,赖着不走可就麻烦了?

    算了,她姑且再忍最后几个时辰。

    “我懒得和你计较,手脚麻利点儿的。”

    说要匆匆扭着*走了,深怕多耽误一分钟,宋建国几人就赖皮留下来了。

    宋荞见她那模样,叹口气继续收拾。

    出门送衣服的宋建国把东西送到许家老房子那里,见屋内的几人忙得热火朝天的,最终还是没脸走进去。

    他站在屋外贪婪地看着儿子女儿开心的模样,心里酸涩极了。

    都怪他,若是当初没有没把儿子的死怪罪在碗儿身上,现在他们一家应该其乐融融地在一起。

    要不是他没能力,不硬气,孩子的命运也不至于掌握在别人手里。

    如今他们姐弟两也算是苦尽甘来,想来是不想见到自己这个窝囊的父亲。

    宋建国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儿,静静凝视着屋内的美好。

    最后,还是见有人来了这才把衣服放在了门口的石阶上,落寞地走了。

    “哟,热闹着呢!我可是来得太晚了?”

    何支书的妻子王萍萍是个性格爽朗的人,这不,人还没进门呢,就开始热闹气氛了。

    “大婶儿说的什么话,不晚不晚,能有您的帮忙,咱们可得轻松许多呢!”

    最先反应过来的江莹立马把人迎了进去。目光触及地上的包裹时,有些意味不明。

    随手提起包裹,用手摸了摸,都是些柔软的东西,想来是老宋家良心没坏透送过来的衣物。

    她把东西递给宋沅,后者接过迟疑了一瞬,这块布料,是宋建国屋里的。

    她有些不想要,前十几年都没给过什么东西,现在怎么就想起来给了?

    看着屋子里站着的人,她敛下自己的情绪,伸手接下了。

    “诶呀,才来就不让我歇气啊!”

    王萍萍也不矫情,爽朗地调侃着江莹,倒是打乱了宋沅的思绪。

    她把带来的砂锅递给宋沅,便也加入打扫的行列当中去了。

    “碗儿,大奶奶也没个好东西,这砂锅你先将就着用。至于粮食,你也不必操心了,晚些你何爷爷给你背过来哈!”

    宋沅抱着砂锅,鼻子有些酸,眼睛也水润极了。

    之前,因着克亲的名义,大家都对她敬而远之。

    没想到分家了,反而得到大家的关爱了。

    “多谢大奶奶!”,宋沅压低了声音,生怕别人听出了异样。

    她瞅着这砂锅还是六成新的,想来也是刚从家里腾出来的。

    只是,不知道给了她,人家家里怎么办?

    既是大奶奶好心送来的,就先留下对付今天晚上,待自己明天进山把容祁用的砂锅带回来,再还回去,想来也就耽误一两顿饭的事。

    宋沅的情绪再压抑,时刻关注她的大人们还是没错过她的变化。

    王萍萍走上前来,轻抚着宋沅的头发,声音轻柔,“碗儿,苦日子都过去了,往后咱努努力,总会好的!”

    这孩子,怎么就瘦成这样了?

    王萍萍有些唏嘘。以往她们家不愿和老宋家打交道,只看着碗儿人比较单薄,没想到,却瘦成这副模样。

    也是怪她们!一个大队的本应该帮把手的。可家里孩子孙子的实在太多了,难免会疏忽了去。

    加上碗儿的亲人都在,她们也不好越俎代庖了去。

    往后,让当家的好好关注关注碗儿姐弟,不能让孩子们对生活灰心啊!

    “嗯!”宋沅坚定地应着。

    日子会好的,她相信自己。

    “好了,赶紧收拾了,我可是怕今儿个晚上,咱们大队出现两个没有地方睡觉的小孩子。”

    宋沅被逗得噗嗤一笑。“才不会呢!奶奶,伯娘,婶婶们这么麻利,我们才不会没有地方睡觉了呢!”

    江莹见她调整好情绪,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头,“真是个促狭鬼,若是这收拾不好了,倒成了咱几个的错了。”

    宋沅被说得脸通红,连忙摆手解释她不是这样的意思。

    急切的模样,映在了几人的眼中,平添了些这个年龄段孩子该有的稚嫩纯真,几人相视一笑,笑声在屋子里回荡许久。

    院子角落里认真铲土的宋安,见姐姐的这份模样,也开心地笑了。

    看来,离开那个家,是他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

    往后只要能让姐姐开心,他都愿意竭尽全力去尝试。

    宋建国从许家老屋回来后变得失魂落魄。他无精打采地准备去找大队长,却被宋建民拦下了。

    “二哥,钥匙给你。你和二嫂去收拾收拾。”

    宋建民把钥递给宋建国,这还是七叔公给的。

    七叔公知道他们没有屋子住便把老屋子借给他们。

    老屋很大,两家人完全住得开。

    只是同样年久失修,看起来有些残破。

    他们两口子已经打扫了自己要住的屋子,至于二哥家要住的,就等他们自己来收拾吧!

    二哥和二嫂都是老实人,不像大哥那样爱耍小聪明,他自然也乐意和二哥搭伙住一屋。

    宋建国见房子解决了,感激地要去谢过七叔公,却被宋建民拦下了。

    “二哥,先安顿下来吧!”

    这天也不早了,整理好了估计都是半夜。

    七叔公知道他们的境况,想来也不愿意他们走这一趟。

    若是二哥真的有心,便等安顿好后,请七叔公自家吃个便饭。

    宋建国觉得弟弟说得有理,感谢了他的提点过后,欣喜地去通知媳妇女儿了。

    “叔公真的愿意借咱们住?”

    蔡琴有些不可置信,分家的时候叔公的脸色很不好看,她还以为叔公是对她们提出分家不满呢!

    “真的,钥匙建民都给我了。”

    蔡琴见丈夫手中的那一挂钥匙,心里这才有了底。

    “那感情好!叔公大房,他的房子可比窑洞好多了。”

    窑洞每年都在烧石灰,四周的墙壁都渗透着石灰的气息,闻多了对身体也不好。若不是没有办法,她也不会想到那个地方。

    “建国,我和荞荞收拾得差不多了,你先搬些过去,等会儿再回来一趟,咱三人就能带过去了。”

    事实上,他们的东西并不多,两床被子,加上三人每人的两三套衣服。

    对了,还有一个蔡家陪嫁蔡琴的柜子和一个手提箱子。

    宋建国抗着柜子就出了门,柜子看着不大,可它重啊!

    先把它拿过去,后续也好搬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