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翠花哑口无言,她实在没想到,这两人直接把她的退路都给堵了。

    她梗着脖子看着宋沅,“既是你要分家,那你便分好了,我丑话先说在前头,这个家里的一切,都是你叔伯挣来的,我没有权利给你!”

    宋建民被母亲提及,有些恼怒,既是您不给就算了,何必要给我拉仇恨。

    他正要说话,说自己同意给碗儿分些东西。却不想被打断了。

    “那我便不要!”

    这个家的一分一毫她都不想拿。自己放在青杰哥那里的钱应该还有七八十,置办这些东西也差不多了。

    就算不够,可以把容祁叫下来,之前置办的那些也该用得上,让安安和他一个被窝睡觉,自己随便怎么样,都能抗过去。

    “还有,分了家之后,这屋子你也不能住了!”

    既然想分,那就断了你所有的后路,我看你怎么办!

    这话说得何宋二人一愣,这意思是让碗儿搬出去?这和赶人有什么区别。

    宋沅是有些为难了,不过想着那个山洞,却也稳下心来。

    那洞内虽住着容祁,却也不是容不下自己。

    “可以!”

    宋沅说得斩钉截铁。

    何荣民和宋二明对视一眼,而后明了对方的意思。

    “住处就不用嫂子操心了,许正国家的老房子还能住一住,我会去和他家商量,先把房子借给碗儿。再不济,我们大队为她出些租金,租下来也可。”

    老许家的那房子,比碗儿现在住的还敞亮一些,也不算委屈碗儿。

    “行,我同意碗儿分家,但是安安不行!”

    宋沅紧抿着双唇,目不转睛地盯着胡翠花,思量着到底他们能不能对安安好。

    宋安不干了,双眼蓄起水雾,可怜兮兮地看着宋沅。

    “姐,你不要我了吗?”

    宋沅轻抚着他的头。“姐怎么会不要你呢?”

    只是现在自己搬出去,日子过得要艰苦些。

    安安留在宋家的话,有宋建国夫妻二人护着,要比和她一起好很多。

    “既然不是不要我,那我便和你走!”

    宋安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宋沅没法拒绝宋安的请求,点了点头。

    “宋碗儿,你自己要发疯,你不要带上我的安安!”

    蔡琴见宋沅起意带宋安走,直接坐不住了。

    这是她拼了命生下来的儿子,凭什么就要去为宋碗儿当牛做马,她不允许。

    若是跟着宋碗儿,被教得更不亲近他们,往后她指望谁去?

    宋安哀怨地看着母亲,这个时候她出来捣什么乱?

    一个合格的不理世事的母亲,就应该像哑了一样。以往她做得挺好,怎今天就爬起来了?

    “我不管,若是不让我和我姐分出去,我便一头撞死在这。”

    说着,人真就照着宋沅撞墙的地方跑去。

    “停停停,让你分!”

    蔡琴怕儿子有个三长两短,妥协了。

    宋建国站在一旁,沉默看着众人,不发一语。

    若是碗儿分出去,能自个吃饱穿好,还不用受这一家人的磋磨,那他支持。

    宋安心满意足地看着胡翠花,我自个亲娘都同意了,你也管不着了吧!

    胡翠花读懂了他的意思,心里暗骂这个小白眼狼,喂他那么多好吃的是喂到狗肚子里去了。实在是太糟心了。

    “你要和碗儿分出去,也是什么都不能带。就是你上学的学费,都是我给的。若是你执意搬出去,那便退学吧!”

    胡翠花在赌,宋沅不舍得毁了宋安的前程。

    若是她不忍心,便会知难而退。

    谁曾想,宋沅根本不吃这套。

    “可以,奶交了多少学费,明儿个我给你还上。”

    “你瞎咧咧什么,你哪来的钱?”

    别打肿脸充胖子,哄自己呢!

    “我会想办法!我就算去借都会给你借回来。再不济,我往山里走走,碰碰运气,总能凑齐的。”

    就那几块钱,她还是拿的出来的。只不过要说得惨一些,别让人把自己当冤大头就行。

    “行行行,既然如此,那你们便分吧!”

    胡翠花是真的气着了,这个宋碗儿,软硬不吃。

    宋安也是,那就让他们出去感受感受,活不下去了求她的时候有她们好看。

    宋安没看到胡翠花阴沉的脸,自顾自欣喜地抱着碗儿的手,期待着他们的新日子。

    宋二明见胡翠花松了口,赶紧说要签个分家书,这样是为了防着宋金再打碗儿的主意。

    宋金也急了,想要阻止,胡翠花却一口答应了。

    再气,他也不敢当作这么多人的面去驳斥亲奶的决定。

    他目光犀利看着宋沅姐弟二人,恨不得把人吃了。

    哼,以为分家了就好了?只要你还在这个大队,你就别想摆脱这个家,咱们走着瞧!

    宋安麻利地跑到屋子里头,拿来纸笔,宋二明当着众人写了分家书。

    宋二明写完,直接递给胡翠花,后者看都没看,直接用狗刨式的字签上自己的大名。

    至此,宋沅姐弟两结束了在宋家的日子,不久后便要奔赴他们自己期待的明天了。

    宋七叔公和九叔公来的姗姗来迟,分家事宜早已尘埃落定。

    宋建民目光一闪,捏了捏身旁的妻子,开口道:“既然两位叔公都来了,自然不能白跑一趟,也帮我把家分了吧!”

    这话就像往深水里投了一颗炸弹,一下炸得胡翠花夫妻二人连连退步。

    “老三,你说什么?”

    胡翠花不可置信地看着三儿子,希望他说自己是开玩笑的。

    这孩子,不就因为分粮的事吗?咋气性这么大?

    她那顿饺子,算是白喂了!

    “娘,都说树大分支,人大分家。我这都快四十岁的人了,不想再劳累爹娘,靠着您二老生活了。”

    话说得冠冕堂皇,胡翠花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况且,我还有穗穗这个闺女,我可不想,她被人算计了去。”

    这话算是撕破了脸皮。

    在座的这些人,算计宋碗儿的是宋老三夫妻和大房的人,宋建民这话就是,我得防着你们。

    确实也得防,宋家的姑娘样貌都不差。这走了碗儿,没准宋金就打上其他人的主意了呢!

    就他爹娘那好面子,想过富贵日子的心态,牺牲家里的女孩子,那是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别人他管不着,可他的女儿,是他自个抱着长大的,谁也不能碰。

    宋老三气急,“分,分,分,不分还成仇了。”

    他没想到,自己好好的为家人筹划未来,却被人当贼防了。

    既然如此,那便各过各的。

    宋老三觉得这个三儿子太愚蠢了。

    现在一家子同心同力,把大孙子供出来多好!那宋金过好了,能把他们这些叔叔撇开吗?

    别个不说,就宋金一家子,还真能!那是现在他还得仪仗两个叔叔,说以后发达了,当然是一脚踹开了。

    就算他不踹,王大芹那怕别人占便宜的性子,也会撺掇着儿子和两位老人分家的。

    对宋建民他们来说,与其为别人当牛做马到那时,现在就过自己舒坦的小日子便最明智。

    宋老三说的气话,宋建民却当真了,笑得像个孩子。

    一直沉默的宋建国也瓮声瓮气道。“我和老三一起,我也还有荞荞。”

    他的荞荞是女孩中年纪最大的,被牺牲的风险也是在第一位的,他不为自己筹谋,也得为女儿多考虑考虑不是?

    这要再来一个喜欢男人的,他是真的承受不起了!

    胡翠花气得天灵盖都疼了。这一个个的,好得很!这是当作这些叔公的面,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啊!

    胡翠花声嘶力竭,“分分分,全部分!”

    既然翅膀都硬了,那便分吧!她倒要看看,离了自个,这些人能把日子过成什么样。

    王大芹心里乐呵得不行,这些人分走了,往后老两口的东西就全归他们大房了,想想都高兴。

    她讨好地看着胡翠花,“娘,我们大房不分。”

    虽然她也想尝尝自己当家做主的滋味儿,但比起老两口的东西,那便微不足道了。

    再说,婆婆都六十几的人了,还有几年好活?自个当家做主,这不是早晚的事吗?

    胡翠花知道王大芹心里打得什么小九九,楞了她一眼,便看向来的两位叔公,让他们作证这家怎么分。

    宋沅和宋安没有兴趣,便说自己提前走了。

    胡翠花无暇顾及,说让他们遵守诺言,什么也不准带,便也放任他们离去。

    宋沅也不想和这里这有一丝牵扯,毫不留恋地转头走了。

    角落里的曲鸣也赶紧跟上,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只是今天这忙帮的,自己全是伤。

    宋二明带着宋沅姐弟二人,正要去许正国家商量租房的问题,却被身后跟来的曲鸣破坏了好心情。

    他回头看着曲鸣,想要训斥他为何这般没脸没皮。却见宋沅真诚地向他鞠躬道谢。

    曲鸣摆摆手,说让宋沅安顿下来之后,好好请自己吃顿饭就是。

    还得招待好了,随便的饭菜可敷衍不了他,不然也对不起他这身伤!

    宋沅哪有不应,忙不迭点头。

    曲鸣这才算满意,捂着自己的肚子赶紧走了。

    宋建国那一脚可没省力,他得赶紧回去找人看看,可别把他骨头给踢断了。

    曲鸣离开之后,宋沅见一大一小两张蒙圈的脸,含糊地解释了一遍原委。

    宋二明吃过的米比宋沅吃过的盐还多,哪里不知道宋沅含糊其辞中的*。

    他很不赞同地看着宋沅,他不觉得宋沅心机,只觉她想得太少,拿自己的名声做赌注,简直是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