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宋家人回来,他也做做思想工作。碗儿那么勤奋的人,怎地被养得那么瘦。

    “大队长,你直接过去,我去通知安子哥”。

    宋杨觉得只有大队长和他回去还是不妥,就三奶奶他们偏心的模样,指定把所有过错都推在沅沅姐身上。

    到时候沅沅姐没得到公道不说,反被他们倒打一耙,说不定又得打沅沅姐了。

    宋家只有安子哥能给沅沅姐撑腰,他一定要去把他叫上。

    “你去叫他顶啥用,人还要上课呢!”

    “怎么没用?宋家只有安子哥最心疼沅沅姐,他一定会护着他的。”

    “您快些去救救沅沅姐,我叫了安子哥就来和你们汇合。”

    宋杨转身走了,形色匆匆的模样,看得大队长一直摇头。

    果然是孩子,风风火火的!

    罢了,随他去吧!让他回宋家,真打起来他也帮不上忙,可能还要被误伤。

    大队长看着身边的两人,“走吧,再快些”。

    还好自己在的地方离宋家不远,走快些十来分钟就到了。

    黄大娘见大队长他们都随宋杨回去了,也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火急火燎地往小河坡走。

    “宋三叔,宋三叔,你家出事了!”

    埋头苦干的宋家人听到黄大娘的声音,纷纷抬头。

    “您别忙活了,宋杨过来说,您家里出事了,宋金快把碗儿那丫头打死了。”

    王大芹一听,立马回嘴:“黄大娘,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这大嗓门,不是败坏她儿子的名声吗?

    “我乱说什么,大队长他们已经过去了。”

    呵,护着孩子是好事。可这不由分说就被下了面子,黄大娘心里也很不舒服。

    她又不是爱嚼舌根子的人,要不是大队长吩咐,她才懒得和这家人打交道呢!

    “他大娘,你说的可是真的?”

    远处的胡翠花托着自己干瘪的身躯,疾步走到黄大娘身边,宋建国也几个跃身,走了过来。

    “是宋杨来找大队长说的,我只是个传话的,信不信随你们。大队长已经去了,让你们不要磨蹭。”

    黄大娘懒得和她们掰扯,说完就走了。

    嗤,就这一家子不着急的模样,她还嫌自己少挣了了一两个公分呢!

    黄大娘走后,胡翠花和宋老三交换了一个眼神,了然地放下手头的工作上了土梗。

    若是平时,他们是不信的。

    可这早上碗儿才拒绝了那门亲事,让大孙子丢失了工农兵大学的名额,他发气起来,打人也是意料之中的。

    “爹娘,您真信啊!”

    王大芹咽了咽口水,巴不得宋金把人打死了才好呢!

    她好好的大学生她娘的头衔就这样被那死丫头给毁了,她才不关心她死不死。

    “信不信,你儿子什么德行你不知道啊?”

    他平时装得再像,可人打小就在他们跟前长大,他什么脾性他们还能摸索不出一二?

    宋建国见父母的样子,心里一急,直接几个纵步翻过土埂跑了。

    蔡琴身边的宋荞也是一惊,赶紧跟上父亲的步伐。

    早上的事她虽不清楚,却也知道是碗儿搅和黄了的。

    “诶,你听,是不是有脚步声?”

    曲鸣突然振奋,摇了摇快要心灰意冷的宋沅。

    后者坐直身子,凝神屏气去听,还真听到了几道急切的脚步声,听着离自己这里还有些距离。

    够了!

    宋沅精神一振,赶紧去挼自己的头发,三两下就弄得乱糟糟的。

    接着,她大力去扯自己的衣服,把刚刚作戏时被曲鸣扯破的地方扯得更大更破。

    最后,她暴力地去戳自己的眼睛,几个拉回,眼睛就被戳的通红,抬头去看曲鸣时,眼角挂起两滴泪珠,一下就从眼窝里溢了出来。

    曲鸣看得一惊,这行云流的动作,这说来就来的眼泪,这他妈的太随便了吧!

    宋沅扯完自己,再伸手去扯曲鸣的衣服。

    曲鸣吓得直接抱紧身子:“你要做什么?”

    “大哥,做戏的做全套。你这衣衫整整齐齐的,谁相信你要那啥?”

    曲鸣一听,用眼神喝止了宋沅:“大姑娘家家的,扯别人的衣服是怎么回事?我自己来。”

    曲鸣利索地把自己的衣服扯乱,再看了看宋沅,问她怎么样,却见她上下打量自己。

    宋沅觉得,曲鸣这模样,好像还差点意思。

    她蹙了蹙眉头,究竟差什么呢?

    对了,眼睛。

    “你能不能把眼睛弄得猩红一些?就我们商定的那状态,你眼睛应该猩红,状态也要癫狂一些。”

    曲鸣叹口气,认命地抬手去戳眼睛,眼尾一下猩红多了。

    “这样行了吧?”

    真是败给这个女孩了。帮忙还得折腾自己。

    宋沅满意地点了点头,这速度,这果决,够意思。

    宋沅再打量了下,抬起手就往自己脸上招呼。

    曲鸣惊得去拉她的手,“你这又是做什么?”

    “那我反抗你,肯定会被打的嘛!”

    曲鸣歇气了,“我来,若是别人观察仔细了,手巴掌印都不符,不就穿帮了。”

    “好,你力道大一些,效果越惊人越好。”

    曲鸣颤抖着抬起手,比划了两下之后,用力往宋沅脸上挥去。

    宋沅吃痛,暗道自己选了一个不太聪明的法子。

    曲鸣打完,宋沅心心眼地看着他。

    他哪里不知她的意思,半蹲下来,把脸凑近,而后生生挨了两巴掌。

    不划算,简直是太不划算了。

    曲鸣心底里唉声叹气,两人看着对方,皆看到了对方惨兮兮的模样。

    “噗嗤”,宋沅笑了,笑得很欢乐,颇有种苦中作乐的意思。

    她再环视一下四周,拉着曲鸣又走回了那残破的床上。

    “来吧!戏可得做足了。”

    说完,便不再管曲鸣,自己倒先喊上了。

    “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声嘶力竭,绝望至极。

    大队长和两个队员听到这里,心想完事了。

    交换眼神之后,就要去踹门,不想,身后就像一阵疾风刮过,有人比他们更快。

    宋建国一脚踹开大门,屋内的宋沅两人听到动静,表演得更卖力了。

    宋沅眼睛绝望地看着曲鸣,眼泪哗啦啦地淌。

    后者看了没有一起怜香惜玉的心,反倒觉着,往后不能去惹这小妮子。

    这对自己太狠了。

    “你滚开啊!”

    宋沅略带哭腔的声音,一下*了宋建国的大脑。

    他抬步往柴房走去,一脚踹开了宋沅的屋门。

    接下来的场景,让他目眦欲裂。

    他的女儿,正被一个男人按在床上,绝望地看着他。

    宋建国愣了一秒,气从心来,眼神阴狠地朝着曲鸣的方向走来。

    曲鸣见状,心里怕了几分。

    正想逃呢,却被宋沅死死抓住了。

    她听到,屋外还有几道脚步声,曲鸣可不能就这样被宋建国给吓到了。

    到时候,别人说是他偏袒自己的女儿怎么办?

    曲鸣真的怕了,眼神示意宋沅放开自己,后者却淡定地摇了摇头。

    嘴唇里吐出了几个字,一下把曲鸣镇住了。

    “大哥,戏要做全了。”

    曲鸣认命地闭上双眼,手也继续往宋沅身上扒拉,静待着被人揍。

    事实也是如此,他才闭上眼睛,人就被宋建国扯开了。

    “咚”,曲鸣一下落到地上,疼得他呲牙咧嘴。

    他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抽风地去答应宋沅的请求。

    看宋建国那抬起的脚,曲鸣下意识地去抱住自己的头。

    宋沅想要去拦,却想到自己现在是一个受害者。

    她愧疚地撇开自己的双眼,心里不住地道着歉,大哥,感谢你的付出。

    宋沅知道自己太不地道了,却死死忍住自己的情绪。

    好在,后来的大队长和宋荞几人赶来了。

    宋荞见状,心惊了,而后沉入谷底。

    见愤怒得快要失去理智的父亲,她一下抱住了他。

    显然,她也认出了地上的人去曲鸣。怕父亲惹出大祸,只能死死克制住自己的戾气去阻止父亲。

    “哇”,劫后余生的标配,宋沅一下哭了出来,哭得肝肠寸断。

    大队长几人也愣住了,宋杨说得是被打,万想不到,居然是这么个情况。

    宋金被宋建国踹门的声音惊到,直接一个单身趿拉着鞋子出门了。

    “怎么了怎么了?”

    一幅关心的姿态,灵活地挤进柴房,见曲鸣被踹在地上,他一下慌了,这到底是成没成事?

    “你一直都在家?”宋二明眼里没有一丝暖意,就这样直直盯着宋金。

    宋金咽了咽口水,艰难地点了点头。

    宋建国挣开女儿,一下走到宋金面前,挥手打了上去。

    比起曲鸣,他更恨的是宋金。

    明明在家,却放任自己的堂妹被欺负。

    那个名额,真的就比自己的亲人还要重要?

    “啪”的一巴掌,把宋金的头打偏向了一边,正好被赶来的宋家人看见了。

    王大芹三步两步跑到宋金跟前,冷冷看着宋建国。

    “你瞅我做甚,今天我就是打死他,你也得认了。”

    王大芹一听,想要回嘴,却被宋建国那阴沉的脸色吓退。

    她目光闪躲,见到床上的宋沅和床下的曲鸣时,一下找到了发泄的地方,

    众人尚且没反应过来,她便溜到了宋沅面前,一手扯着宋沅的头发,一手挥着巴掌往宋沅脸上招呼。

    “你个破烂货,成天就会惹事。活该你被野男人给办了。”

    “不要脸的东西,还累得我的宋金被打。我要是你,就直接一头磕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