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这样啊,我可得好好感谢依言姐,帮我搬来了这么大一救兵。”

    宋沅嘴甜地说着感谢,却挨了许正国一下巴掌,直接拍在头顶。

    “我说你这孩子,你依言姐不说,你今天准备怎么做?”

    有了问题不找他,自己就想解决,要阻止不了怎么办?到时候再退亲,那她的名誉又要受损,往后想找个好人家也是难咯。

    当然,也别说她事先不知道。他就不信,人家要上门提亲,就没和这些人打过招呼。

    这熊孩子,就是心太大了。

    宋沅见许大伯脸色不太好看,声音也严肃了好多,急忙凑上前讨好地拉了拉许正国的衣袖,撒娇道:

    “我这不是想着您日理万机的吗?我自己能办妥,又何必劳烦您跑一趟呢?”

    “诶哟,我们碗儿还知道日理万机呢!”许正国哈哈大笑。

    这孩子,当初上学时成绩就好,可惜了,建成没有音讯后就被耽误了下来。

    自己当初也想过供她,可老宋家不放人,她自个也乐意听老宋家的话,他当时可是气了好久呢!

    现在看来,即使身在黑暗,孩子也在努力上进着。

    好啊!只要她好学,勤劳,往后的生活会比现在好的。

    宋沅神气极了,指了指自己的鼻头。

    “那是,您可别瞧不起人,我可是宋碗儿诶。”

    许正国一想,还真是,是个体贴又聪明的孩子,就是太神气了些,他决定收一收她的气焰。

    “嗨,给你得意得,休想转移话题。”

    宋沅不满地嘟了嘟嘴,这哪是我转移话题,明明是您先说的。

    您现在倒打一耙,我这心伤着了哟!

    还有,不是她不想求助于许大伯,而是她自己有十足的把握能搅黄了这门亲事。

    就如她自己提的要求那样,她恨透了这家人,是不可能让她们利用自己来牟利的。

    若是曲家人同意了她的条件,按照宋金那无利不起早的性子,他是万万不能放任自己唾手可得的东西不翼而飞的。

    他大有可能直接毁约。毕竟相对于一个对他没有助力的人家,他何不如留下堂妹,再继续去找下一家能给他带来利益的。

    那这个时候,她就安全了。届时,她可以借由其他事件去*宋芳,让她*给自己一个分家的理由。

    人都分出去了,你宋金还能做我的主?

    倘若是曲家人不同意,坚决用那个名额来作为交换条件。那么,她势必要借下许大伯的势,威胁曲家人若是答应了,便举报他们滥用职权。

    现在革委会查得那么严,而曲正平好不容易才爬上那个位置,为了自家的利益,曲正平一定会知难而退的。

    听了宋沅的解释,许正国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发。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早早失去庇护的,又何尝不是呢?

    只是,饶是她说自己的计划有多么完美,许正国依然后怕不已。

    这若是曲家人不畏惧呢,若是人家上头有人呢?真要闹到退婚那一步?

    就算能闹到那一步,人家愿意退吗?

    这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女孩子来遮掩他儿子的丑闻,就算为了堵住悠悠众口,曲家也不会轻易放过碗儿。

    到时候他一个外人怎么插手?

    “诶呀,大伯,这事都已经过去了,您就别愁眉苦脸的了!您看看我,多乐呵。”

    宋沅指了指自己的嘴角,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连唇边还缺了一颗牙的牙床都露了出来。

    许正国瞬间被逗乐了,这孩子,鬼精鬼精的。要是他们明毅真有这个福分,往后的生活可就乐呵多了。

    也不知道那臭小子,气性怎么那么大!他这不都是为了他好呢吗?

    他书读得不好,报效祖国怎么了?

    诶,许正国长叹了口气,可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叹气归叹气,许正国不忘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油纸包递给宋沅。

    纸包虽已失去了温度,宋沅还是乐呵呵地接了过来。

    只有两人身后的警员小王,一幅果然如此的神情。小王即是早先接到电话的人。

    副局火急火燎带着他们往外走,还不惜动用了局里的车,结果路过包子店的时候,急得要命的人居然还停下来买两个包子。

    副局对他这未来儿媳妇,可是真好啊!

    宋沅当着众人打开了油纸包,先是把包子一分为二,递给了许大伯身后的人。

    这好端端的麻烦别人跑一趟,没有谢礼已经算寒掺了?这许大伯给的包子再不给人尝尝味儿,也太不礼貌了些。

    两人连忙摆手,这副局买的,他们可消受不起。

    副局那小气鬼,吃了他的东西,回去又得操练起来了。

    况且,他们刚刚吃过了,还饱着呢!

    躲在大门后的宋芳见宋沅把包子递出去,秀丽的眼睛都能生出火来。

    那饱满的肉粒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看得她都要流口水了。

    宋碗儿这死丫头,不说孝敬自家人,还好好的往外推。

    吃里扒外,活该她这门亲事成不了。

    此时的宋芳完全忘了,这亲事成不了,最急的是她哥宋金。

    屋内的宋金还在生气呢!

    宋碗儿这死丫头,也不知撞了什么邪,平时屁都不敢放的一个人,居然有本事搅和了他给说的亲事。

    不行,他不能再等了。

    若是现在不拿下这个名额,等过段时间大家都得了风声,走关系的人更多了。

    论财力,他是万万不能和多数人比的。

    就他爷奶那吝啬的性子,也指定不会出钱给他走关系。

    他能抓住的只有眼前。

    宋金暗下决心,一出堂屋的门就见贼眉鼠眼趴在大门上的妹妹,气不打一处来。

    若是她能争气些,他至于这么苦恼吗?

    多大的人了,一点姑娘样子都没有。

    他选择性地忽略了自个妹妹的性格。

    若是宋芳不乐意,她只会闹得比宋沅凶,比这更难看。

    他才走上前,正骂骂咧咧的宋芳一回头,猝不及防见了一张大脸,直接吓得一个哆嗦。

    “哥,你是鬼啊?走路都不带声音的。”

    宋金瞥了她一眼,实在不想说话,踏步就要走。

    宋芳这时反应倒是机敏,一把拽住大了兄长的袖子,大力把他拽了回来。

    宋金气上来了,想要大声呵斥宋芳,却被她捂住了嘴。

    “哥,你干嘛去?许正国可还在外面呢!”

    言下之意,你现在出去,不就是找死呢吗!

    宋金转了转眼珠,理智回笼了许多。

    指了指妹妹的手,让她放开自己。而后以一个自己嫌弃过的姿势,扒着门往外看。

    宋沅见大家都不要她的包子,也不为难人,直接递了一半给许正国。

    许正国摆了摆手,说不要。

    “拿着啊,大伯,当感谢你的。”

    许正国愣了一瞬,哈哈大笑。

    这小丫头,用他买的包子感谢他,真是个小机灵鬼。

    他也不推辞,把宋沅手里的包子全部拿了过来,好整以暇看宋沅的反应。

    这下轮到宋沅傻眼了,这咋全没了呢?

    “哟,这眼巴巴的,难道大伯只值得半个包子啊!”

    知道是跟自己开玩笑呢,宋沅眼波一转,不要脸地开始套近乎。

    “大伯,您这话多见外。你值的可不只一个包子。可您这是给我买的,总要给我一口尝尝味儿啊!”

    许正国受不住她的攻势,自己留了一小半,其余的全还给她了。

    宋沅接过立马咬了一口,而后眯着眼睛享受着,那小模样,跟山里的松鼠一样一样儿的。

    许正国乐得看她开心的模样,也把留下的那半边包子往嘴里送,两人对看一眼,笑了。

    宋沅吃了半边,完整的那一个直接留下来了。

    事也办得差不多了,许正国就要走人,宋沅当然是跟着相送。

    才走到村子门口呢!便遇见宋安带过来的几个人。

    其实,陈敏等人来的路上正好遇见回去的曲正平。

    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曲正平还是她的上司呢!见他提着的那些礼品,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宋安的话也说得过去了,能给出工农兵大学名额的,也只有他们这个级别的人。

    看那模样,应是没成事,她也乐得给他几分面子。

    只是人来都来了,还是要去这小娃娃家里做做思想工作的。

    几人互相点头作为招呼之后,便相对而行。

    陈敏几人才到村门口,就见穿着制度的许正国,心下明白,有人比她们更早了一步。

    宋安见到许正国,眼睛一下焕发光彩。

    一路小跑到许正国跟前,仰着头问他:“许大伯,你是来救我姐姐的吗?”

    认真的小模样,可太讨喜了。

    许正国点了点头,抬头看向他带来的人,眼神询问他这些是什么人。

    宋安会意,骄傲地拍着自己的小胸脯说:“她们是我请回来救我姐的。”

    许正国一愣,而后哈哈大笑,把宋安抱了起来。

    “不错不错,安安可是个大男子汉了,以后姐姐就交给你保护了。”

    “好,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只是大伯,有时候我保护不了的时候,可不可以请你帮忙啊?”

    就像前天晚上,他人微言轻的,人家根本不把他当回事。

    “好好好,你若是保护不了了,你就来找大伯,可别像你姐姐,好坏都不说一声。”

    “哎,大伯,你别拉踩我啊!”

    这好好的,拿她举什么例子。

    两人见宋沅气急的模样,哈哈笑了,笑声传了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