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说来听听?”

    曲鸣还是一幅玩世不恭的态度,只眉头微微张了几分,比起之前舒展了不少。

    原以为是个可怜虫,倒是让他改观了。

    嗯……是个有意思的可怜虫。

    宋沅眼睛扫视着宋家众人,盼她嫁的自然是又欣喜又忐忑,而她那无为的父亲,却一直黑沉着脸。

    宋沅嗤笑,黑沉着脸有什么用?能帮她逃过这些人的安排?

    好笑!做了一辈子的乖儿子,就算如今自己的闺女要被卖了,也只是苦着个脸。

    “碗儿,别闹了,哪有女孩子自己出来说亲的?”

    宋金使劲推搡着宋沅。这人曲家见过了,礼数也算到了。

    现在他只想把她送走,该割草割草去,该做饭做饭去,别在这碍他的事。

    “是你嫁还是我嫁?”

    一句话噎得宋金话也不说了。

    当然是你嫁了,若是我能嫁还用得着在这担惊受怕。

    趁着这间隙,宋沅一脚踩在宋金的脚背上,疼得他当场单脚跳了起来。

    宋沅嘁笑一声,小丑。

    “宋碗儿,你要造反?堂哥你都敢打?”

    王大芹气急,都说打在儿身,痛在娘心。

    见儿子痛得龇牙咧嘴,王大芹心中的怒火蹿起,却又不敢当作别人的面上前打人,脸都憋红了。

    这贱丫头,等人走了,有你好果子吃的。

    宋沅悠悠看向王大芹,心里畅快极了,今儿个她也算是好好体验了一把什么是狐假虎威。

    再看一旁胡翠花等人,也是一脸不赞同,却又碍于面子不说的模样,宋沅直接笑开了。

    这才哪到哪啊?这就让你难受了?

    那是遇见自家人了,若是别人外姓,就宋金的那点算计,早被人按头打了。

    也是,在这个家,男孩是宝,女孩是草,宋沅是最不受人待见的草。

    接下来的条件,我要让你们后悔替我答应这门亲事。

    宋沅走向前去,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曲鸣,调侃地说:“真要听啊?不怕我狮子大开口?”

    那促狭的模样,倒是让她又灵动了几分。

    曲鸣会心一笑,倒是风华绝尘,让宋沅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

    此时的宋沅不知,他的笑不是愉悦,而是不在意。

    “说来听听,没准就劝退我了呢!”

    小丫头,是真聪明呢还是自诩聪明?

    曲鸣话一出口,宋金心便慌乱了。

    看向宋沅的目光多了仇视,想上前去拉宋沅,又怕她猝不及防在给自己来一脚。

    瞥见不远处的妹妹,宋金眼神示意她去拉人。

    女孩子嘛,尤其是一个妹妹那样的,吃亏不了。

    看热闹看得正精彩的宋芳,见宋金那抽风似的眼睛,不仅没会意,还反问一句:“哥,你瞪*啥?”

    一句话把所有的视线都吸引到宋金身上,他心里恨死了这个蠢货妹妹,却又不得不保持着得体的(尴尬的)微笑。

    宋沅嗤笑一声,这个堂姐,可真是好玩呢!

    还有宋金,我条件还没说呢,你便急了?

    可你在随意决定别人命运的时候,可考虑过别人是否急,或是怕?

    “放心,我的条件你都能做到,且很轻松就能做到”,宋沅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打破了这份尴尬的沉默。

    却也叫宋金坐立不安,就像凌迟一样。

    曲鸣眼尾一挑,乐得配合宋沅,抬手示意她继续。

    那拽拽的模样,叫人只想上去给他一耳刮子。

    宋沅手指着宋金,回头望向曲鸣。

    “听说你许诺了他,若是我嫁过去便给他一个工农兵大学的名额?”

    曲鸣惊诧地看着父亲,不过一瞬便又收住了。

    “是有这么回事。”

    宋沅突然对着曲鸣笑了,笑得很开心,也很美,饶是玩世不恭的他也呆愣了一瞬。

    “那我嫁给你的条件便是,收回那个名额。还有这些礼品,全部都带回去,我要你不带一物的娶我。”

    曲鸣讶异地看着宋沅,看她笑魇如花的面颊时,探究取代了讶异。

    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女方什么都不要的。

    曲鸣眼神扫过宋金,想来是这人对他过分吧,不然不至于断了他的路。

    宋沅话音刚落,宋金气急败坏的声音直接刺穿了所有人的耳朵。

    “宋碗儿,你胡说什么?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那是他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谁也别想给毁了。

    “答不答应?”仿若是为了*宋金一般,宋沅直接笑意盈盈地索要着答案。

    宋金直接炸了,惊恐的他上前拽过宋沅,直接一巴掌甩了上去。

    “我让你胡说”。

    一巴掌把宋沅的头直接扇到了一边,宋沅捂着脸,放声大笑了。

    “哈哈哈”

    突来的笑声让宋老三等人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宋碗儿。

    同时,众人眼里都闪过凝重,这怕不是被打傻了。

    宋沅讽刺一笑:“看见我过的什么日子了吗?那我话就在这了,若是要我嫁过去,就得让他们所有的希望落空咯。”

    宋老三听宋沅这话,也急了。

    他答应这门婚事的初衷,是让孙子去上大学。

    若是什么都捞不到,他还嫁个屁啊嫁。

    “宋碗儿,给我闭上你的嘴。”

    宋沅回头看他,愣愣地看着,儒幕崇拜,希望,再到失望,让宋老三体会了一把她的心里变化过程。

    “怎么,爷?这就心痛了?那你放任别人欺负我的时候,可知我也会痛。那你放任宋芳打我,还说无碍的时候,可知我的失望。那你们一个个,克扣我口粮的时候,可知我饥饿时的焦灼?”

    “你们不在意,就只想着马儿跑,还想马儿不吃草。这天下哪来的这般道理?”

    “如今,为了你所谓的大孙子的前程,你又当一回人贩子,那你可知,我对未知的未来充满了恐惧?”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不是要毁了我吗?那就大家一起毁灭吧!”

    宋沅说完,回头去看曲鸣的瞬间,又变成了乖巧懂事的模样。

    “你别怕啊!我性子不是这样的。不过,若是你对我不好,我就不敢保证了。”

    前一秒还晴空万里,后一秒便诡异遍布,让曲鸣都不自觉起了寒意。

    曲正平吞了吞口水,他没想到这家人还有这些弯弯绕绕,他就光想着给孩子寻亲事去了。

    现在看来,这家人品德作风也太低下了些。

    若是孩子真嫁到他们家去了,是不是就得像个无底洞似的扒住他们吸血?

    曲正平摇了摇头,都说娶妻娶贤,这外家那也必须得是一个考量指标啊!

    外家贪婪,他曲家纵使腰缠万贯,那也万万不行啊!

    宋老三没错过曲正平的迟疑,心道若是宋碗儿还在这,这事绝对得给搅黄了。

    “老三,老三媳妇,把宋碗儿给我拉下去。”

    声音冷肃,可见动了气。

    猝不及防被点名,呆愣的宋建民两口子直接怒了。

    你们不做人,还得拉上我们,不干不干。

    儿子媳妇半响没有动静,宋老三那个心累啊。

    “老三,我使唤不动你了吗?让你把她给我带下去。”

    宋老三吼完脱了力一样,手指也颤巍巍的。

    这臭小子,他还能动呢,都使唤不动。往后是不是更使唤不动了。

    “我看谁敢?”

    大门从外踹开,许正国带着几个身穿警服的人走了进来。

    宋老三有些错愕,却是鼓起胆子问许正国,突然造访他家何事?

    许正国双眼凌厉看着宋老三,让他宛如坠入冰窟,人也无神地往后退了两步。

    许正国看了看宋家一家老小,好得很,全部都在呢!

    看着还挂着微笑的宋沅时,他急切走到宋沅旁边,抱住了宋沅。

    “不怕不怕,碗儿不怕,伯伯来了,谁也不能随意做碗儿的主。”

    声音温柔,一下抚慰了人心。

    胡翠花见那父慈子孝的模样,不干了。

    “正国,我自己家的孩子,还做不了主了?别以为你当了个官,就能随意插手别人家的事。”

    不就芝麻大点官,就对着别人家家事指手画脚。

    许正国听她死不悔改,直接回头看了眼身后带来的弟兄。

    两人人会意,直接上前拽住了胡翠花的胳膊。

    “伯伯,我不怕”,就在气氛快要凝滞的时候,宋沅瓮声瓮气地开口了。

    见她神色不像说假话,许正国这才放开宋沅,而后牵起她的手,走到宋老三夫妻跟前。

    “今儿这事,我还就偏管不可了。”

    “有人举报,你们宋家包办婚姻,我这是接了命令来的。”

    说着,还亮了他腰间别着的家伙事。

    胡翠花一听形势不利,直接撒泼打滚。

    “这是哪个烂心肝的说的?我就为孙女寻了一门亲事,怎么就成了包办婚姻了?”

    “谁家闺女的亲事,就不经过父母爷奶的眼了。”

    “就看我们老实,上来就乱按罪名,也不怕天打雷劈啊!”

    她的表现,在许正国看来正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寻亲事?寻亲事用得着用工农兵大学名额来换?”

    “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倍聪明,那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条件这么好的人家偏偏就选中了你们,还舍得用工农兵大学名额来换?”

    曲正平一听,背脊都直了。

    这人什么来历,怎么他们私下的交谈知道得清清楚楚。

    还有自个鸣儿的事,他是真的知道还是吓唬吓唬人?

    曲正平心里百转千回,怕儿子的事被喧嚷出去,就要上前和许正国攀谈,奈何胡翠花先他一步。

    “还能咋的?人都说了,人家看上碗儿长得好看。”

    不是她吹,这十里八乡的,就没几个能比碗儿好看。

    嗯,就是现在瘦了些,好看的程度打了折扣。

    呵呵,愚昧。许正国怒极反笑,眼睛略过曲正平一家三口,恨不得弄死这些人。

    “看上碗儿长得好看,那咱这一公社,就碗儿一个人长得好看?人家长得好看,还门当户对的人,少了吗?”

    宋建民一听,也回过味了。

    是啊!这一整个公社,就碗儿一个长得好看的?

    “大哥,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咋觉得这中间有什么阴谋呢?

    “什么意思?你们不兴去打听打听的吗?你们相中的好女婿,他妈的喜欢的是男人,把碗儿嫁过去,就是当个摆设。”

    “你胡说,不可能!”

    胡翠花也被打击到了,这若是喜欢的是男人,那碗儿嫁过去不就是守活寡吗?

    不对,一定不是这样的,这可是她大孙子找的亲事。碗儿是他堂妹,他万不会推她进火坑的。

    胡翠花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看向宋金,希望他能反驳,却见他躲闪的模样。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胡翠花只觉头脑嗡嗡作响,这是害天地了啊,怎么就要把自己的堂妹嫁给这样的人呢?

    宋碗儿也愣住了,她虽知道没什么好事,却不想原因竟是这个。

    看向曲鸣的时候,眼里多了丝可怜。

    这喜欢的是男人,还要*着娶自己,这离散的鸳鸯,可真是苦勒。

    曲鸣被看得一怒,谁他妈需要你的可怜了?你现在不是应该抓住机会,把这婚事甩出去吗?

    还在那看,再看眼珠子给你抠了。

    宋沅读懂了他的意思,回了一个我懂的眼神过去。

    她就说呢!说是看中自己的长相,却是一幅不高兴的样子,原来是*的。

    这都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了,苦哉,可怜哉。

    可怜,实在是和自己一样可怜。

    曲鸣气急败坏,这刚刚看着精明的人,怎么也跟个二傻子一样,不信谣,不传谣,懂不懂?

    曲正平也回过神来,朝着许正国道歉,说不应该病急乱投医,便拉着曲鸣匆匆走了。

    丢人,实在是太丢人了。

    刚刚那人的模样,明显是看出自己的身份了,再在那待下去,不是自取其辱是什么?

    眼见几人出了门,宋沅甩开了许正国的手,提着被人落下的礼品,追了上去。

    “等等”

    听见她的声音,曲鸣脚步一定,心想着看她还有什么花样。

    宋沅把东西往他手里一递,踮起脚拍了拍他的肩头。

    “大哥,你真勇敢。”

    喜欢男人,这是敢为人先啊?

    曲鸣听着这没头没尾的一句,正想说些什么,宋沅却一转身就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