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建国丢下这句话,意味深长地看着宋金,便摔门而出。

    宋金愣了一瞬,而后看着宋建国离去的方向,讽刺一笑。

    在这个家,最没有话语权的人便是这个二叔了,你同不同意对我有影响?

    宋金满怀期待地看着胡翠花,小心翼翼地问她是真的同意吗?

    胡翠花闭眼点了点头,让他叫人家上门。

    不明所以的宋沅蹙了蹙眉,这与她何干?还有?上什么门?

    宋沅百思不得其解,可惜,众人都忙着关怀宋金,没有一人能为她解惑。

    宋安从宋杨家回来,见家里气氛凝重,而绝食的宋金正虚弱地坐在桌边,脸上笑意满满。

    宋安心一下沉了,他这得意的模样,是说动奶了?

    宋安有些不安,走到宋沅身边问话。

    宋沅把刚刚的情景原原本本的给宋安描述了一眼,只见小家伙抬头,狠厉地瞪着宋金。

    随后,也不管宋沅再说什么,直接进了厨房,再回来的时候,笑意盈盈地跑到宋金身后,关怀地问他身体怎么样!

    宋金正得意着,觑了宋安一眼,笑着说还好的时候,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还好?不是想死吗?我成全你啊!”,宋安愤怒地吼着。

    玩苦肉计?我今天就送你上路。

    一个堂哥,不保持一个亲戚的距离也就罢了,还想利用他姐,是真的活腻了

    突来的情况打得大家一个措手不及,王大芹紧张地咽了咽口水,颤抖着让宋安放下刀。

    面上是恳求,心里恨得不行。

    这个死小子,上次是芳芳,这次是金儿,反了天了,反了天了。

    “安安,你做什么?”

    宋老三怒不可遏,这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啊!

    听见爷爷不认同的话,宋安悲戚一笑,对这个家失望极了。

    “做什么?看不出来?”

    宋安说着,刀又挺进了几分。

    “安安,别伤着你堂哥。”

    胡翠花欲哭无泪,实在是心疼极了,这才上吊还没好呢,又是刀,别给他划破了。

    宋安没有停手,反而是疯狂地笑着!笑得胡翠花头皮发麻,急得跳脚,心道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

    “哟,心疼了?原来你们是有心的啊?我还以为全部是狼心狗肺的东西呢!”

    宋安对这些人是真的失望透顶,他不奢求他们对姐姐好,可不予不取,这不是最基本的吗?

    可是这些人呢!厚颜*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吧!

    该爱姐姐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是狰狞的面孔,行动上磋磨,话语里谩骂,精神上打击着姐姐。可到了用得上姐姐时,他们又急不可耐,哪怕问一下当事人的感受,征求一下意见都没有。

    难道在他们心里他们就是个能随意支配的物品吗?

    太可怕了,这些人太可怕了。

    “说的什么话?谁让你这样和长辈说话的?”

    宋老三疾言厉斥,对这个天生反骨的孙子,他是又爱又恨。

    这小子,怎么就不能和他们一条心呢?

    就为了那么一个克亲的赔钱货,就这样对抗他的爷奶,他真的是白养他了。

    “长辈,你们配的上做长辈吗?你们做的事和畜牲有什么区别?”

    宋安口不择言,把自己能想到的词都给用上了,也成功引爆了宋老三的怨恨。

    不过他才不会在意,而是继续说道。

    “谁家的长辈,会往死里压榨孩子的劳动力?”

    “谁家的长辈,会克扣孩子的粮食?”

    “谁家的长辈,会放任一个孙女去欺负另外一个孙女?”

    “谁家的长辈,会恬不知耻地用一个不受疼爱的人去换另一个人的前途?”

    “说长辈这几个词的时候,你扪心自问,你对得起这些词吗?”

    “我再也没见过这么恶心的长辈,恶心,恶心到我都想吐了。”

    说着,宋安出自本能地干呕起来,苍白的面色和摇摇欲坠的身体一下刺痛了宋沅。

    宋沅视线一一扫过眼前的人,原来这些人打的是这个主意,是不是这些年,她伏低做小,太惯着他们了?

    宋沅眼底暗光一闪,她把这些仇都记在心里了。至于当下,她最在乎的是对面的那个小人儿。

    “安安,把刀放下”

    宋沅心疼极了,她的弟弟是得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握紧刀啊!

    他那么小的年纪,却还努力撑着胆子来保护自己。

    宋安闻言,对着姐姐明媚一笑,那笑里的灯光,灼烧了宋沅的胸膛。

    他见姐姐担心的模样,柔声道:“姐,你别怕,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你。”

    宋安正说着,宋金却想趁他分散注意力的时候挣脱他的桎梏。

    宋安也不看看宋沅了,直接扯起宋金的头发往后拽,扯得后者龇牙咧嘴。

    “老实点,我不介意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宋安恶狠狠地道。

    宋金一个娇生惯养的人哪见过这个场面,自诩聪明的他一下乱了阵脚,被宋安死死的拿捏住。

    胡翠花等人见心爱的孙子受苦,围在一旁想上前拿刀却又不敢,只是一直颤抖着手。

    宋安眼神一一扫视在场的所有人,心里盘算着,他能拉几个垫背的?

    目光略过宋沅时,他内心苍凉无比。

    今天这个局面,都是他心慈手软,是他懦弱造成的。

    小小的身体颤抖着,眼睛里盛满了歉意。

    “姐,对不起!是我太天真了,才会让你受这么多苦!”

    “姐,你说人真的有下辈子吗?”

    宋安眼神期待地看着宋沅,没等后者反应过来,他又喃喃低诉。

    “若是有的话,下辈子我还想做你弟弟。我们投胎换一户人家,这次我们擦亮眼睛才投,日子苦点没关系,我就想换一个爱你的爹娘。”

    “到时侯,爹娘爱你,我也会好好保护你!我一定不会再让你过这种日子。”

    宋安就像交代遗言一样,说得宋沅心慌慌的。

    她一步一步上前,向宋安伸出双手,轻声诱哄。

    “安安,不用下辈子!我不用疼爱我的爹娘,我有你就够了,有你在身边,就是姐姐最幸福的日子了。”

    宋安看着那双伸向自己的手,那掌心的温度让他贪念,他好想奋不顾身握住,脚都踏出了小半步,却又快速收了回来。

    “不,不,不,你看看这些人贩子,他们想用你去交换宋金的幸福人生,我不同意,我绝不会同意。”

    “姐,若是有个人能帮帮你就好了!可是我找不到,我找不到,我找不到,我找不到能帮助你的人呀姐。”

    “既然他们这么想毁掉你的人生,那我便带着这个罪魁祸首一起下地狱。”

    “只是到时候,你能不能硬气一点。我不在了,你要硬气起来才能过得好。”

    宋安有些疯狂了,小小的人控制不住情绪,就只想把眼前的人弄死。

    他颤抖着拿起刀,用力地往宋金脖子上砍。

    宋沅吓得连连摆手。

    “安安,你不能做傻事!你知道的,你没命了,我更活不下去了。他们不会放过我的。你乖,你好好活着,好好活着才能保护我!”

    “你看,你看他们就像豺狼虎豹一样盯着我,你死了,我也活不成的。”

    “安安,姐怕,姐怕”

    宋沅不管旁人吃人的眼睛,一步一步接近宋安。

    蔡琴突然冲出来,直接撞到宋沅。

    “儿子,你不能做傻事,你想想娘,你想想你爹,我们不能没有你啊!”

    蔡琴有些癫狂,脑子里又想起了失去宋承的场景,意识竟有些不太清楚了,直直朝着宋安走去。

    “你别过来,你走,走开,都是你,都是你的错,你为什么生了姐姐,又不护着她啊?都是你的错,姐姐才会落到人人可欺的地步。都是你,都是你。”

    见母亲走过来,宋安带着宋金一步步后退,姐姐的悲剧都是母亲给的。

    “安安”

    宋沅大叫一声,竟是直接栽倒在地。

    “姐”

    宋安喊的撕心裂肺,哪有精力管什么宋金,直接飞奔向宋沅,轻轻扶起她。

    宋金一下得了自由,想到自己被宋安弄得提心吊胆,直接是怒气冲冠,一下走到宋安背后,一脚踢在了他的背上。

    蔡琴大叫一声,一巴掌拍在了宋金的脸上。

    安安是她的命根子,谁也不能伤害,谁伤害谁就死。

    不一会儿,蔡琴和宋金扭打在一起,宋安则面色发灰,紧张地抱着宋沅。

    “啊!”

    “啊”

    “啊”

    宋安泪流满面,声音悲切绝望,深深的无力感包围着他全身。太痛苦了,他为什么会趟着这样一家人啊!

    这一喊把众人的魂都喊回来了,宋建民见地上的姐弟俩,悲从中来,一个健步过去,抱起宋沅就往外冲。

    宋安见姐姐被抢,直接拽住宋建民的手,就要咬上去。

    “安安,三叔带你姐去看大夫!”

    “对,看大夫,看大夫。”

    宋安终于有了理智,忙不迭起身,亦步亦趋跟在宋建民身后。

    “回来,哪都不准去!”

    宋老三直接喝住了两人。

    他看向宋沅的身影,就像看一个仇人。

    若是没有宋碗儿,今天就不会有这一出闹剧。

    她今儿个最好是死了,不然他非得打死这个祸害,搞得一家人不得安宁。

    宋建民顿了一下,又被宋老三喝止。

    他停下身来想反驳父亲,却又有一股力气轻轻拉扯着他。

    低头一看,怀中的侄女悠悠转醒,虚弱地让他不用为她和父亲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