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子,你怎么看?”

    宋老三抽着烟,眉头的郁气久久不散。

    “能怎么看,我不同意。这跟卖了碗儿有什么区别?”

    至于那个推荐名额,她送礼也好,总能有办法的。

    可这碗儿,只有这么一个,还是小儿子最疼爱的。若是真答应了,往后她怎么有脸去见她的建成?

    “那你说说能怎么办?”

    要他说,这个孙女能为堂兄铺路,也算是她的福气了。

    “送礼,好好表现,总有办法的。”

    总之,不能把碗儿送过去。

    闻言,宋老三也不吸烟了,把烟杆抱在面前,沉思了一瞬后,用烟嘴指着胡翠花。

    “糊涂啊糊涂,人既是看上了碗儿,那别的人还在意吗?”

    若是拒绝了,怕是要惹恼了人,不说大孙子,可能底下的小的也要受影响。

    他不能为了一个死丫头,就断送了几个孙子的前程啊。

    胡翠花睨了他一眼,便不再说话了。拒绝的态度摆得正正的。

    大房的屋子里,宋金也正说着这事,让父亲去劝劝爷奶,别让他的努力付诸东流。

    宋芳听了,人直接炸了。

    “大哥,你什么意思?有好的亲事,不想着你妹妹,居然推给了那个死丫头,你到底是谁大哥?”

    宋芳也不见得就想嫁人,她心里还有个没征服的韩强呢。她只是气不过,哥哥居然偏向别人。

    “闹什么闹?这事是我说了算的?带你和碗儿上了公社,人家看上她了我怎么办?归根结底,还不是你自个没有出息!”

    宋金语气很重,一下让宋芳定在了原地。

    宋代见她呆愣的模样,暗道这个妹妹,一点脑子都没有,就只会撒泼打滚,逞口舌之快。

    真当他就愿意让宋碗儿嫁过去?这又不是亲的,往后她纵使发达了,想的也是宋安。

    可有什么办法,人家偏生就看上她了,他也劝人说宋芳年纪大一些,懂事一些。可那曲鸣就只要碗儿,他能怎么办?

    既然长远的不成,那他就得抓紧眼下的利益。

    “碗儿嫁过去,他真能给你那个名额?”

    宋金重重点了头,这是一开始就说好的。

    王大芹沉默了一瞬,拍了拍儿子的肩。便往老两口房间去了。

    没一会儿,老两口屋子里便传来王大芹哭天抢地的声音。

    “我不活了,孩子好不容易挣来的机会,就这样白白断送在他亲爷奶手里,这日子还有什么盼头啊?”

    “老大家的,你起来”

    胡翠花抿着唇,十分不耐。

    这些人,真的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一点考虑的时间都不给她。

    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那也是个活生生的人啊,碗儿小的时候,自己也是疼入骨的。

    “我起来做啥啊?我的儿子都要被人毁了,我还起来做甚啊?”

    “娘你也太狠心了,金儿也是你从小看到大的。他那么优秀,可这世道不给人出头的机会。”

    “这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您又拧巴着,您让他往后怎么办?”

    这死老太婆,平时标榜自己有多爱金儿,如今就舍出去一个宋碗儿,就值得她犹犹豫豫的。

    王大芹的声音引来了二房三房的人,而宋碗儿本人却还在山里转着。

    “你这是要逼死我?宋金是我孙子,碗儿就不是我孙女了?”

    “娘,您这话说得,让碗儿嫁过去是享福,我们还能害了她不成。”

    走到门口的宋建国听到这,怒不可遏。

    他的碗儿才多大,这些人就丧心病狂地打她的主意。

    “不行,我不同意。”

    他一个做父亲的,任由她被欺负了这么久,如何还要用她的婚姻做筹码?

    “老二,你别不识好歹,我给她找的人家,那是你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

    宋建国觑了王大芹一眼,就是你找的我才不放心。

    就你那恨不得我碗儿过不好的模样,能给她寻什么好姻缘?

    “既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那便让你家芳芳嫁去。”

    这话出口,直接说得王大芹哑口无言。

    她也舍不得这么好的亲事啊,可儿子说了,人家看不上她闺女。

    “老二,若是碗儿嫁过去了,往后就能帮衬宋安,我家金儿毕业了,也能帮衬他几分。”

    宋建国油盐不进,王大芹便用宋安给他下套。

    宋建国依旧不为所动,而一旁的蔡琴闻言,眼睛都亮了,直接伸手去抓丈夫的膀子。

    宋建国见她的模样,失望至极,直接一甩甩开了。

    甭管能帮衬谁,他都不会让碗儿做牺牲。

    “爹,您说句话,这要是金儿出息了,咱家日子也能好些不是?”

    “您也得为他着想着想啊?您就忍心他在土里刨食,风吹雨淋的?”

    王大芹目光殷切地看着宋老三,希望他能被自己说动。

    “若是只有那命,不受着还能咋的?”

    突来的女声让王大芹脸色一愣,目光狠狠地回头,又是卢花这个*。

    真是哪哪都有她,自己上辈子和她有仇吧?

    “你什么意思,闭上你的臭嘴”。

    王大芹挣扎着,就往卢花的方向扑去,手大力捏着卢花的嘴。

    “大嫂,你要干啥,放开”

    宋建民不好上手,在一旁着急地叫着。

    “卢花,你这个*,三番五次和我过不去,我今儿个不教训教训你我就不是王大芹。”

    说着,手也用力了几分,掐得卢花大叫。

    宋建民听到媳妇的呼痛声,那还管得了其他,直接撸起袖子去拉人。

    而一旁的宋建军,也立马上前帮忙。

    一瞬间,宋老三两口子的屋子就成了战场,你打我,我骂你。

    “够了,都给我滚出去”

    胡翠花看这闹剧越演越烈,直接大喊出声。

    这些个人,几十岁了,还不成个样子。

    因着婆婆的呵斥,众人停了下来。

    “滚出去”,胡翠花声嘶力竭下着逐令。

    “娘,那你好好考虑啊!”

    “做梦,碗儿是我闺女,我不同意我看谁敢做这主?”

    “宋建国,你别给脸不要脸!”

    脚步声远去,可几房的争吵却没散去。

    各自回到屋里,宋金见母亲泼妇的样子,气得锤墙。

    真的是分不清轻重,让她去劝说爷奶,她倒好,直接本末倒置,和三婶打了起来。

    这下好了,奶没松口不说,还被气着了,他瞧着更不会答应了。

    与他们的心烦心乱不同,宋沅正和容祁并排坐着吃东西呢!

    容祁救了宋沅之后,牵扯到了之前的伤口,又在床上趟了好几天。

    今儿个趁着伤口不痛,他便又打起了山里动物的主意。

    这不,才打了两只野鸡呢,宋沅就上来做饭了。

    见她的那一瞬,容祁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直接把东西背到了身后。

    “咦,你身手不错啊!”

    难得的,宋沅没有生气,反而夸了他。

    “那是,打个野鸡,这算是小事。咱怎么吃?”

    容祁得瑟起来,邀功似的把野鸡往宋沅跟前递,等着她拿主意。

    “要不烤一只,炖一只?你上次烤的就很好吃。”

    想起那个滋味,宋沅都忍不住咽口水。

    “得勒”

    说着便去找了木棍把鸡串起来。

    宋沅见他麻利的样子,摇头失笑,便也炖起了鸡。

    一个小时之后,两人在火堆前排排就坐,一人手捏一只鸡腿,惬意的享用着。

    “味道怎么样?”

    “好吃”

    “你那汤好了没,我闻着也挺好。”

    “快了快了,啃完这个鸡腿,就可以喝了。”

    “那行,我留着点肚子。”

    宋沅听了,点了点头,是该留着些肚子。

    今儿个的鸡汤,可是用新鲜鸡枞煲的,可鲜了。

    “对了,我快好了,再歇个一两天,我就去趟公社,给家里报个平安,你之前说要我做的事,我现在能做了吗?”

    宋沅一听,鸡肉顿时不香了。

    他上公社,是不是就不回来了?

    “小丫头,想什么呢?”

    宋沅偏头,不让他蹭着自己,他手上可都是油呢!

    “我不是小丫头,我都十五了。”

    容祁想说,就你这小身板,不是小丫头是啥?

    可见她不高兴的样子,他便改了主意。

    “沅沅,你让我做的事是什么?”

    宋沅听他再问,一颗心都放在了后一句上。没注意到前面的称呼的变化。

    “我想请你帮我找找我小叔。他一之前任务的时候失踪了,这么些年没有一点音讯。”

    “对了,他叫宋建成,若是方便的话,你帮我打听打听他的下落。”

    容祁一听,点了点头。只是心却沉到了谷底,这人怕是早已凶多吉少了,只有这小丫头,还抱着希望。

    “成,我给你打听,你再吃点,吃完早点下山。对了,给你弟弟些肉回去。”

    “好”。

    吃了东西,又揣了一块鸡肉,宋沅就这样下山了。

    回来的时候,宋安像以往她不在家时一样,正大咧咧躺在自己的床上。

    宋沅失笑,轻轻挠了挠他的胳肢窝,宋安一下就醒了过来。

    “姐姐,你回来了?”宋安翻身起床,伸手去抱姐姐的胳膊。

    ”回来了,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

    说着把怀里的鸡肉递了过去。

    宋安见了,惊喜了一瞬,接过鸡肉,就要往嘴里送。

    快要咬上的时候,他手突然一抖,鸡肉递到了宋沅跟前。

    “你先吃”

    宋沅摇了摇头,“我吃过了,这是给你留的。”

    宋安固执地摇了摇头,表示无论姐姐吃没吃过,都该再吃一口。

    宋沅拗不过他,轻咬了一口之后,宋安才兴高采烈地吃了。

    而此时,黑暗的屋子里,胡翠花的脸上蓄起了密密麻麻的细汗。

    起初时,胡翠花在一片白蒙蒙的地方,四周安静极了,安静得她有些害怕。

    可没多久,眼前的景却慢慢变化,沟壑丛林,还有一直响的炮火。

    胡翠花吓得惊慌失措,四处乱窜,深怕炮火打在她身上。

    可是,跑着跑着,她突然扭了脚。

    就在她以为要死了的时候,眼前多出了一双染满鲜血的手。

    胡翠花惊慌得要大叫,来人却比她先开口。

    “娘,是我!”

    胡翠花听这熟悉的声音,眼泪一下掉了下来。

    抬头望去,只见身着军装的宋建成正站在她眼前,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对面的人便慢慢后退。

    “娘,您怎么舍得?沅沅是我闺女,你怎么舍得用她换别人的前途?”

    “娘,您口口声声说疼我,就是这样对待我闺女的?”

    “娘,您好狠,这么些年,我的闺女都过些什么日子?”

    “娘,我心好痛啊!”

    口口声声都是儿子的控诉,胡翠花一下惊醒过来,心有余悸。

    从未入梦的小儿子,难得的给她托了梦。却是数落她忽视了碗儿。

    梦里宋建成那痛心疾首的模样还历历在目,胡翠花暗下决心,这一次,她不会牺牲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