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祸得福,宋沅摔下去虽撞到了自己的*,却摸到了一棵不大的干木。

    野狼在上面徘徊咆哮着,宋沅抓紧了时间用镰刀胡乱砍了两下,把多余的枝丫直接砍掉,变成了根勉强能用的棍子。

    野狼听见动静,一步一步慢慢往下靠近,宋沅则借着蕨草茂密的优势,慢慢往上爬。

    等宋沅爬到路上后,还没来得及喘息。反应过来的野狼三步并作两步,一个纵步直接跳了老远,眼看离路只需要一跃。

    宋沅见势不对,撒开脚丫子先跑为敬。

    才跑了没多远身后就听见疾驰而来的呼呼风声。

    宋沅慌乱回头,那狼竟是离自己只有一步之遥。

    无暇思考其他,宋沅随着本能往左一闪,而后直接一棍子拍在了野狼后背上。

    “咔擦”,是干木断掉的声音。

    宋沅傻眼了,这是天要亡我。

    饿狼被激怒了,直接一个反扑,把宋沅抵在了地上。

    眼看狼牙离自己越来越近,“啊”的一声,宋沅不知哪来的力气,一脚直接踢在野狼肚子之上。

    野狼被踢开,宋沅顺势往右移。

    就这样来回转了几圈,宋沅的脸憋红了,力气也即将枯竭。

    眼看野狼再一次扑了过来,宋沅却没了躲的力气,认命地闭上了眼。

    眼合上的那一刻,宋沅心中感慨万千。

    怕是自己尸骨无存了,也没人会在意吧!

    就是好不甘心啊,她隐忍了这么些年,也没过上自由的日子。

    安安,往后自己不拖累他,会过得更好的吧?

    还有小叔,她还没等到他回来。

    容祁,他能照顾好自己好吗?

    合眼的那一刻,千里之外的一户人家,一个女人惊呼一声,而后家里人手忙脚乱拥着一人向外走去。

    宋沅就这样计算着时间,预想中的疼痛没有来,只有重物落地的声音。

    宋沅不可置信地动了动耳朵,依旧闭紧眼睛,继续等待着。

    容祁见地上的小姑娘头发乱糟糟,脸上有些慌张和惊恐,就这么闭着眼睛等待死亡的到来。

    容祁心一紧,不敢想象,若是自己慢一步,这世界上是不是从此就少了一个外冷心热,赤诚热烈的女孩。

    他回头看了眼还要扑过来的野狼,眼中蓄起了杀意。

    等那影子接近之时,他一闪身,直接抬起右脚,一脚踢在了野狼的腰腹处,随后传来的是野狼声嘶力竭的惨叫声。

    宋沅倏然睁开眼睛,就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立于眼前,把危险挡住了。

    眼眶一热,喉咙发痒,嘴颤抖着好半天,才轻呼了一声容祁?话声里满是不确信。

    容祁听见小丫头微弱的声音回头,就见原本紧闭的双眼此时睁开了,却很空洞木然。

    趁着容祁走神的时候,野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蹿起咬了容祁的裤脚。

    容祁吃痛,踩着的力气松了几分,野狼顺势挣扎,几下就挣脱逃走了。

    容祁见那慌张逃窜的身影,也没往前追,而是回头慢慢走到了宋沅的面前。

    这傻姑娘,是不是自己没来,她就真的死在这儿了?

    好在那头狼才刚成年,战斗经验尚且不足,不然她哪能撑到现在?

    容祁昨晚听了柳青杰说的那些话,一夜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他实在想不通,这么懂事,为别人着想的丫头,怎么就得了个全家厌弃?

    心里郁结难解,今儿一早,他啃了柳青杰送来的饼子,尚无法解开心中的烦闷。

    到了日上中天的时候,他实在是忍不住了,便想下山看看她。

    心里如是想,他也照做了。

    顺着几人来时的路,慢慢摸索着下山,中间因为岔路,走错了好几次。

    好不容易又重新找了条路,走着走着便隐隐约约听见有打斗的声音。

    他停住脚步,屏声细听,打斗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他当时还有些纳闷,不是说这山无人敢进?

    难道是野兽打斗的声音?想到这里,容祁加快脚步,往一边走去。

    自个伤还没好利索,若真是野兽打斗,自己过去不就是送死吗?

    只是,走了没几步,他便听见了人吃痛的声音。

    心一凛,腿也不由自主往声音之处走。

    此刻,他无比庆幸自己来了。

    当野狼的牙离宋沅越来越近的时候,他心跳都慢了半拍。

    之前有些瘸的腿此时健步如飞,三两下跑过来,一脚踢开了野狼。

    “没事了没事了”

    容祁走到宋沅身边蹲下,轻拍着宋沅的头,声音有些沙哑。

    宋沅眼光木讷地从地上移动到容祁脸上,而后紧紧盯住,仿佛要把他看进心里。

    容祁硬朗的脸印刻在宋沅眼中,成了安心的代名词。

    小丫头不哭不闹,就一幅呆呆傻傻的模样,吓到了容祁。

    “宋沅?”

    容祁轻呼了几声,宋沅终于回神。

    目光触及容祁被狼咬的地方,裤子破了个洞,隐隐有血液流出。

    她坐起身来,往四周环顾了下,往路前坎去了。

    在路前坎摘了几片青蒿叶子,一边揉着一边走回容祁身边。

    叶子揉出汁水之时,轻轻揭开容祁的裤子放在了他的伤口处。

    容祁见状,心下一涩。

    拉过宋沅为他敷药的手,只见左手的掌心往手腕的方向,擦去了一块皮,此时还在往外渗血。

    “你自己受伤了,怎么不先处理你自己的伤?”

    宋沅随着容祁看向自己左手,把它往里翻了翻,藏了起来,无所谓地道:“没事,小伤,过两天就好了。”

    “你怎么下来了?你走这么多路,你腿有没有事?”

    都这个时候了,她的关注点还在自己身上,容祁本该感动的,可她云淡风轻的样子,叫他心中的气快要抑制不住了。

    “我要是不来,你今天就交代在这了。”

    她不知道,看到那一幕时他有多害怕。

    宋沅愣了愣,随后移开视线。

    “交代便交代,这就是命吧!”

    若是命运如此,那便坦然接受,也好过这样活着。

    话虽如此,此时的她也有几分后怕,可当时,她是真的放弃了的。

    反正关心她,爱护她的人不在了,便是安安,伤心过几日,有父母的陪伴,总会好起来的。

    容祁喉头一紧,想问问她为什么这么无所谓,却又说不出口。

    大概是被生活压弯了腰吧!

    容祁叹息了下,学着她的模样,揉了些青蒿给她敷手。

    刺痛感袭来,宋沅瑟缩了一下,想把手往后藏。

    抬头的瞬间,见容祁看着自己,那关心的模样,让她直接扭开了头。

    “痛了吗?忍一下,忍一下就好了”

    说着,容祁轻轻弯腰,往宋沅的伤口上轻轻呼气。

    凉幽幽的风落于皮肤上,疼痛似减轻了几分。

    “这样,有没有好一些?”

    容祁的声音很温柔,让宋沅一下看呆了。

    “嗯?”

    一句轻轻的问话,又拉回了宋沅的思绪。

    “不痛了”

    宋沅左手略微用了些力,把自己的手从容祁手中抽了出来,而后往背篓倒的方向走去,慢慢扶起了背篓。

    “宋沅”

    容祁的喊声让她凝滞了几秒,容祁也顺势走到了她的身后。

    帮她把背篓扶稳,他轻拍着她的头,看她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模样,轻叹了口气。

    “小丫头,痛就是痛,没必要藏着”

    “不痛啊”

    宋沅扬起不太自然的笑,轻晃了下自己的手。

    “你不用时时刻刻都那么坚强,想哭就哭,害怕就说,不用逞强。”

    宋沅的笑顿住了,她抬头看着容祁,便见他鼓励的双眼。

    宋沅不知怎地,眼睛一酸,氤氲起一层薄薄的水雾。又怕容祁看穿自己的脆弱,立马低下头去。

    “怎么了?不怕了不怕了,往后我护着你”

    许是容祁的声音太柔太煽情,宋沅眼泪没绷住,迟来的恐惧袭来,她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哭声吓得容祁手足无措,只能像以往哄家中妹妹一样轻轻把她抱在怀里,往她后背拍了拍。

    “不怕了不怕了,有我在”

    容祁的安慰淹没于宋沅的哭泣声中,她似要把这些年的委屈和害怕都哭出来。

    以往,不论受什么样的伤,她都自己自己忍着。

    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人让自己痛了就哭。

    宋沅就这样趴在容祁怀里,眼泪蹭了他一身。

    容祁见她这样,嘴角咧了几分,也明白小姑娘是压抑太久,哭出来便好了。

    宋沅哭了一会儿便停住了。

    坚强的孩子,情绪总是能很快被消化掉。

    容祁轻轻拭去她的眼泪,“好些了吗?”

    触及容祁关心的眼神,羞涩一下包裹宋沅,她脸通红,加上刚刚哭过,鼻子还一颤一颤的,看起来楚楚可怜。

    她倏然背过身去,整理了下自己,而后扬起笑意。

    笑容与还未干的眼泪并在一起,倒叫人更加怜惜。

    “我好了,谢谢你!”

    至于容祁说的有他在,宋沅是没当回事的。

    他养好伤后,大概就会离开这里了吧!

    届时,他做他的事,自己依旧是松桥大队的小农女。

    “往后,你便做我妹妹吧!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好的坏的,都行。若是觉得不好,便把我当个箩筐,可以把情绪和委屈往里放一放。”

    宋沅一顿,而后点了点头。

    “好了,我送你回去吧!”

    宋沅迟疑了,她还没分家,没法让他出现在大队人面前。

    若是宋家人知道自己的本事,怕是这个家就分不成了。

    看出了她的担心,容祁轻笑着揉了揉她的头。

    “我不和你回去,我就看看你生活的环境。”

    若是这样,宋沅便能接受了。

    点了点头,带着容祁往寨子里走去。

    快要出山的时候,宋沅便停下了脚步。

    容祁把背篓放了下来,他知道,他不能再往前走了。

    “那个,就送到这,等过段时间,我再请你来坐。”

    这一刻,宋沅决定加快自己分家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