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几人见父亲那略微蹒跚的脚步,心顿了几分,便消停下来了。

    进了堂屋,卢花和宋沅已经把菜摆好了。

    今儿个胡翠花不在,分饭的任务落到了卢花手上。

    她给宋秀莲母子打了和宋老三父子几人一样多的饭,其余的便平均分下来了。

    “吃饭呢!可算赶上了!”

    宋沅抬起碗的手一顿,回头便见一个模样俊秀的年轻男子站在身后,他旁边则是王大芹。

    宋沅秀眉微凛,这个笑面虎怎么回来了?

    王大芹大早上不见人影,就为这去了?

    也是,这个家能改变胡翠花决定的,怕也只有这个笑面虎了。

    “哟,宋金和大嫂回来了,我说你们不回来吃饭了,都没煮你们的饭”。

    早不回来晚不回来,这个时候她上哪去找饭菜去?

    要想让她不吃,那她一早上忙活些啥?

    “这不碗儿还没吃呢吗?我这赶了一天的路了,确实有些饿了,碗儿应该会懂事一些的吧?”

    宋金并不接招,把目光直接锁向宋沅。仿佛宋沅不让出这碗饭便是罪大恶极。

    以往宋碗儿分得少,他不在家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待遇就变了?

    娘说,宋碗儿像变了个人,还敢大声和妹妹呛嘴。还是说妹妹的事,有她掺合?

    若真如此,那以往可算是小看她了。

    他倒要看看,她都还有些什么本事?

    不得不说,大房的人把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诠释得淋漓尽致。

    宋安闻言抬头,仇视地看着这个堂哥。

    倒是长得人模狗样的,就是心黑!

    柿子专挑软的捏,他倒是想得美。

    “堂哥赶路累?那我们上工不累?我可还记得堂哥在学校吃的,也是从家里带去的粮食吧。既是这样,挣公分,挣粮食的人不吃饱,堂哥往后吃什么呢?”

    一个活都不干的人,想屁吃呢!

    郭小伟在一旁听着,也赶紧附和。

    “碗儿上工辛苦,不吃饭怎么去挣公分?表哥若是饿了,表姐的饭还没动,表姐也不做事,想来不吃一顿也没多大事。”

    笑话,都能把外婆气着了,想必是吃饱了撑着的。

    宋金闻言,笑意一顿。

    而原本想叫宋沅让饭的宋老三觉得外孙说得有些道理,便示意卢花把宋芳的饭递给宋金。

    宋金愣了一瞬,暗道郭小伟多事。脸上却是挂上得体的笑容,谢过卢花后接过碗。

    既是为妹妹的事赶回来的,那这便算是受点酬劳。

    他表面功夫倒是做得好,直接起身多拿了一副碗筷,分出一半递给王大芹。

    郭小伟见宋沅不用把饭让出去,犹如一只斗胜的大公鸡,可劲儿展示了自己的兴奋。

    见宋沅都不怎么夹菜,他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其他人,直接夹了一筷子肉放在宋沅碗里。

    接着,一筷又一筷。

    宋安看得眉头紧蹙,觉得这个表哥有些多余。

    而宋秀莲呢!眼睛里暗芒涌现,舌尖差点被咬出血。

    她便知道,儿子闹着回来就是为了这个小狐狸精。

    “碗儿最近食量不错啊!”

    她儿子夹的菜是那么好吃的吗?

    小小年纪便会勾引表哥,往后大了还得了。

    甭说什么亲上加亲,有她在,宋碗儿就休想进她家门。

    不得不说,宋秀莲是想得太多了。不说郭小伟和宋沅太亲。就算不是,她也不会嫁给一个只会忍气吞声的人。

    过了七八年这样的日子,真当她有瘾啊?

    宋沅听她开口,心跳快了几分,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只听下一秒,宋秀莲便略带忧伤说,“若是承儿还在,想来也差不多和碗儿一样高了。”

    说着,嘤嘤哭了起来,仿若她真的很疼爱那个逝去的孩子。

    众人见她落泪,也没多想,纷纷安慰着。

    一旁的蔡琴,听宋秀莲提起儿子,眼眶一下红了。

    原来小姑子对她的伤痛如此感同身受啊!

    都怪宋碗儿,若不是她抢了承儿的营养,这个时候陪着吃饭的就该是她的儿子。

    蔡琴眼睛怨毒看着宋沅,恨不得用眼神杀了她。

    坐在她对面的宋安,见她又要发作,一下急了。

    此时,他非常嫌弃这个二姑。

    这个二姑就是一根搅屎棍,每次回来都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把这个家搅得不得安宁,害得姐姐又得受委屈。

    要不是自个儿人微言轻,做不得主,不然他真想两扫帚把她扫地出门。

    “二姑这么想我哥,想必也带了不少祭奠的礼品,等会儿我带你们过去看看他啊?若是我哥知道了,指定高兴呢”

    宋安天真无辜地看着宋秀莲,眼神里都是感激。

    既然那么想,你倒是去烧钱纸去啊!每次都光说不做,达到目的了便拍拍*走人,他可不惯着这个毛病呢!

    让你提,最好晚上梦见我哥,叫他吓死你。

    宋秀莲被说得面红耳赤,胡乱点头答应了。

    祭奠用的东西,她是钱找不到用处了?

    这个小侄子越来越难缠了,不过只要宋碗儿不勾着她儿子,她便不会抓着宋碗儿不放。毕竟,蔡琴会替她收拾这小*的呢!

    宋金见宋秀莲偃旗息鼓,右手轻推了下眼睛,暗道一句可惜。

    他还以为,今天又有好戏看了。

    不过这个姑姑也是愚蠢,次次都是一样的说辞,也没点新意。

    就是他,也没有被勾起怀念的心情。

    罢了罢了,都是些俗人,能指望她干啥大事?

    吃过饭后,宋金从宋沅那里揽下了伺候胡翠花的活。

    娘急急忙忙把他找回来,自是想要让胡翠花改了主意,他当然不能辜负母亲的期望。

    他走近宋老三两口子的卧房,闻着那满屋子未消散的烟味,嫌弃地皱了皱眉。

    不过一瞬的时间,便又变成一幅翩翩公子的模样。端着碗就到了胡翠花床跟前。

    “奶,好些了吗?”

    声音之关切,听得很进来的宋秀莲都动容了。

    “我大孙子回来了?”

    胡翠花很是惊喜,感觉精神头都好了一半。

    这大孙子说去县里读书,快两个月了都没回来过一次。

    这突然回来了,胡翠花就差喜极而泣了。

    别人都说这大孙子努力,成绩又好,这读完这个学期,她可能就是大队独一份的大学生他奶了。

    胡翠花也是这样认为的,毕竟宋金可是给她们说了,自己很得老师的器重,学校工农兵大学的名额老师会帮忙举荐的。

    “回来了,这离家这么长时间,可想您和爷了。”

    胡翠花被说得一乐,这被惦记的感觉太舒坦了。

    往后,跟着大房过活,她可就指望着这长孙孝敬她呢!

    于是,宋金喂的饭胡翠花很是珍惜,也不用劝,自个儿便张嘴了。

    饭喂了一半,宋金试探道:“奶,你可要快点好起来。这芳丫不懂事,给您害成这样。等过几天我去问问她老师怎么教的,都说教书育人,愣是一点道理都没教会。”

    一听宋芳的名字,胡翠花的笑容慢慢淡了,看宋金也没有那么慈爱了。

    她还真以为是想自己了才回来的,结果是来当说的。

    “你学习那么忙,可不能耽误了。”

    “就这十几天来,芳丫做了很多事,都没有道理可言。既然是老师教不了,那咱就不浪费那钱了,在家我自个慢慢教。”

    真当她胡翠花说话是放屁啊?这次她还真是铁石心肠了,就算天王老子来了她也不会改主意。

    宋金脸色冷了几分,不过很快掩饰住了。

    “奶,你说这劳心劳力的。钱都交了,总不能就打水漂了吧,这也要不回来。”

    言下之意便是,钱都交了,下什么学?

    “哦,那三五块钱也做不得什么事,不要便不要了吧!”

    胡翠花油盐不进,心道你爹败出去的三十几我都没心疼呢,我能心疼这三五块?

    “奶,芳丫不懂事,我代她像您道歉。您也知道,这知识也算是她傍身的东西了,往后她可指望着这学历找家呢!这都读了这么些年,钱也花了,总得坚持到底才有名堂。”

    这闲了十几年,突然让她回来干农活,怕不是要她的命。

    “甭说了”,胡翠花有些来气了。

    一个个的,就只盯自己眼前的利益。

    “她读了这么些年,成绩怎么样我不说,想来你也是清楚的。那我便及时止损,往后的日子还能存个几十块呢!”

    “奶,账不是这么算的!”

    “甭管它怎么算,我就一句话,往后谁成绩要是差,就给我回来劳作,别霍霍我那些血汗钱。”

    说着,饭也不吃了,倒头就睡,直接用被子盖过头。

    宋金见了,又低声说了很多要是宋芳一开始就和宋沅一样,苦归苦,没有自个的骄傲便好了。这接受了这么些年的教育,被人捧了那么些年,这一下接受不了落差,所以才会犯蠢的话。

    胡翠花一听,心就凉了。这要是接受不了落差,那往后日子怎么过。

    还有,什么叫和碗儿一样。说得就像她都亏待碗儿似的。

    碗儿她虽然每天劳作,但举止可比宋芳端庄大气。

    对了,人还有分寸,还孝顺。

    宋金还要说什么,被一旁的宋秀莲呵斥了。

    母亲那拒绝谈话的姿态摆足了,这大侄儿可真没眼力见。

    说什么成绩好,得老师器重,莫不是掺了水的?这点小事都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