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花得了命令,便率先去了厨房烧水煮饺子。

    宋沅和宋安则去外面把背篓里的东西收拾出来。

    “姐,你刚刚不应该开口的。他们心情不好,要是拿你撒气怎么办?”

    宋安的小脸微沉,不认同地看着宋沅。姐姐孝顺是好事,可那些人不会讲道理的。

    不管那些人怎么样,他最在乎的只有姐姐的安危。

    “这不是没事嘛。安安,不要那么老气横秋的。”

    才十一岁的孩子,说话那么老成。

    此时的宋沅显然忘记了,自己比起宋安是有过之无不及,她自己也才是个刚进十五岁的孩子。

    “诶呀,说不过你。姐你说这些菌子怎么吃啊?全部煮汤啊?”

    宋沅也歪着头想,这么多菌子都煮汤,怕是要喝吐了。

    “先洗了吧!总有它的去处的。”

    今天奶晕了这么一出,明儿个爷指定往县里去二姑。

    就二姑那脾气,什么好的都想往怀里揣。

    宋沅都能想到她的说辞了。“我家在县里,也没个山啥的,这些看着挺鲜嫩,我拿点回去煮汤给孩子喝”。

    “孩子可说了,最稀罕他姥家的这些山珍了。”

    宋安一想也是,便也没开口了。

    “吃饭了”。

    卢花把饺子分好,这才喊了外面的人。

    等大家都进去,她把宋沅叫到了厨房帮忙。

    说是帮忙,实则是让宋沅过去吃东西。

    因着胡翠花的吩咐,卢花便把饺子点了个数分好,之所以叫宋沅进厨房,是她多给她留了几个。

    从宋芳和几个女人头上扣的,也不多,才八个。

    宋沅进去便发现了不正常,抬头看卢花,只见她了然笑笑,而后用手示意宋沅快吃。

    宋沅看懂了她的善意,便也承了情。

    卢花见她端起碗,满足地笑了。

    等宋沅把多出来的饺子吃了以后,才放心端七碗筷往外走,她得先去伺候婆婆吃喝。

    卢花走后,宋沅看着碗里的饺子有些失神。

    她感觉,三伯和三伯娘好像不一样了。

    至于变得怎么样,她也说不上来。

    就目前看的话,是挺好的。

    宋建民夫妇从上次那件事以后,说要好好对宋沅,便开始慢慢改变。

    虽然可能做得并不是太好,但他们夫妻会尽力去弥补以前对宋沅的亏欠。

    宋沅夹起碗里的饺子细嚼慢咽,这还是这七八年来第一次,她的待遇和宋芳一样,不,比宋芳好一些。

    不知怎的,她对着碗里的饺子就笑了。

    笑着笑着,眼泪花子就蓄满了眼眶。

    卢花才出去了一会儿,就端着碗筷回来了,摇头叹气的,一下吸引了宋沅的注意力。

    她闭紧眼睛,用力地挤着上下眼皮,把眼泪花子都憋回去以后,才抬头问卢花:“三伯娘,怎么了?”

    “你奶一个都没吃,说吃不下”

    卢花觉得婆婆这次被气得狠了,不然怎么连好东西都没了胃口?

    宋沅一滞,显然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不过她注意到卢花也还没吃东西,便开口道:“三伯娘,你把奶的碗放锅里温着,自己先吃点东西垫垫,我这差不多好了,我去喂奶?”

    卢花点了点头,到这个点,她确实也饿得慌了,只能这样试试了。

    宋沅不再细嚼慢咽了,开始加快了速度,原本两三口一个的饺子,她直接一口吞了。

    这才没两分钟呢,她便站起来放碗了。

    卢花听到动静抬头,见宋沅的动作也是一愣。

    “碗儿,你咋这么快?”

    这孩子吃这么快,想来是惦记着喂她奶的事,也太实诚了些!

    哎,这被忽视的,往往比被珍视的懂事,孝顺得多。

    “我嘴大,三两下就解决好了。”

    这话说得卢花一愣,而后噗嗤一笑。。

    这孩子,说话这么好笑。咱家怕就她嘴最小了吧!

    还别说,虽然碗儿在这个家的地位低,可她这相貌,比家里任何一个孩子都要出众得多。

    那会子,她看着可嫉妒了呢!她卢花娇养的孩子,怎么就没一个被嫌弃的丫头好看。

    “三伯娘,我去了”

    宋沅端着碗,和卢花打招呼,这才走出了厨房。

    出去的时候,众人见她端着个碗,纷纷把目光往她身上放。

    宋沅淡定点了点头,继续往外走。

    王大芹见状,来不及吞咽,端起自己的碗筷赶紧跟上。不过她的目的地于宋沅不同。

    王大芹敲了敲自己家的房门,在宋沅进了老两口屋子后,宋芳才拖拖拉拉来给王大芹开门。

    她往门缝里探出个头,见屋外只有王大芹,皱了皱眉后直接放开了门栓子,自顾自走了。

    王大芹脸一黑,赶紧进了门。

    艰难用手肘把门推关上后,她这才把宋芳的碗筷放到床头柜上。

    见女儿直直盯着窗户往外看的时候,她的气一下上来了。

    “我说你这个死丫头,把你奶都气晕了。这还不说,你好歹问一句,你是真的不想上学了是不是?”

    宋芳仿若没听见母亲的声音,愣是没给出任何反应。

    其实啊,宋芳看似没反应,其实心里已经滔滔不绝了。

    “我才懒得管她呢!要死就死,早点死了还好一点。说不准到时候就是她娘当家了,到时候她想做什么还不时她娘说了算。”

    越盘算,宋芳这心里越是乐开了花,只是表面依旧是不动声色。

    王大芹定定看着女儿,见她木愣愣的样子,直接轻捏了下女儿的胳膊,效果立竿见影,马上就传来了宋芳的痛呼声。

    “还知道痛,宋碗儿那个贱丫头都跑去献殷勤了,就你这个死丫头,连饭都不出去吃。”

    王大芹说气归气,还不忘低头去咬饺子。

    宋芳闻到了腊肉香味,这才忍不住把眼睛往母亲身上放。

    “看什么看,你的在那”

    王大芹就知道自个儿女儿脾气,看似硬气,只要在她面前表现的享受一些便立马装不下去了。

    宋芳转头去端起碗,数了数里面的饺子数。

    脸色立马一沉,筷子也“啪”一声拍在床头柜上,气势汹汹开始质问王大芹。

    “怎么就这么几个,打发叫花子呢?”

    这才十五个饺子,够谁吃的?

    好不容易吃顿白面,还抠搜成这样。

    果然自己想的没差,往后若真嫁人了,得赶紧和这些穷鬼撇清关系。

    她声音有些大,吓得王大芹赶紧去捂她的嘴。

    这死丫头,大家都在气头上,她也不说收敛收敛。

    还有,十五个咋了?这饺子这么大的个头,她都能吃饱,这女儿怎么吃不饱了,无非就是眼大肚皮小。

    “吃就是了,你要真吃不饱,我给你匀几个。”

    宋芳神色难看,听到母亲的话后,这才眉开眼笑拿起筷子。

    也不干别的,先把王大芹碗里的饺子匀了四五个过来,也不管王大芹吃没吃饱。

    王大芹见状,心里有些难过。这个女儿,被养得太自私些了。

    而宋老三屋子里,宋沅才进去,轻轻叫了声奶,胡翠花便悠悠睁开眼。

    见是宋沅,眉目微皱,难道老三媳妇儿没有按照自己的吩咐做事?

    “碗儿,你咋来了,不吃东西了”

    宋沅走近,把碗放在床头柜上。轻轻去抚胡翠花,让她依靠着床梁。

    “我吃好了,奶也吃点”

    说着低头去吃了吃饺子,想让她散些热度。

    胡翠花见她认真的模样,眼睛里有些发酸。

    “奶吃不下,你别忙活了”

    尽管这肚子早就咕咕叫了,可她这心里一点进食的*都没有。

    “那哪行啊?奶,俗话都说了,人是铁,饭是钢,你若不吃一点,身体怎么能好?”

    “你看咱这个家,没有你起来做主,那不成一团散沙了吗?”

    “再说,这可是一个人磨面,剁馅包的,不吃可就亏了”。

    宋沅挤眉弄眼的,说得胡翠花脸上有了些笑容。

    她仔细端详着宋沅的脸,以往她太忽视碗儿了,没想到,看似怯懦的她,如此能说会道。

    最主要的是,就这孩子有耐心,巴巴来哄着自己吃点东西。

    “奶,吃点吧!吃饱了想啥做啥才有力气不是?”

    胡翠花见她着急的模样,点了点头。

    宋沅一喜,夹着饺子递到了胡翠花嘴边,见她低头吃了,还不忘拿自个儿洗干净的手绢给她擦嘴。

    胡翠花被伺候得好了,暗道碗儿这孩子太懂事。

    宋老三回屋的时候,胡翠花吃得也差不多了。

    宋沅问胡翠花要不要喝些汤润润喉,胡翠花应了。

    宋沅轻轻抬起碗,高度正适宜胡翠花吞咽,不至于太急,也不至于够不到。

    宋老三见了,也有一瞬的失神,宋沅这单薄的身子,与他记忆中的某人高度重合。

    宋沅给胡翠花擦了嘴,又问她要不要躺下,见她摇头后才走出了屋子。

    而她走后,胡翠花那淡淡的笑容淡去,留下的是无尽的忧愁。

    “好些了吗?你说你,跟自己置这么大气?”

    胡翠花看了看宋老三,撇开了头。

    什么都有你说得,管教孩子我上,招人记恨我背,到头来,你还说我与自个儿置气。

    胡翠花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老伴儿,心眼子是真多。

    见胡翠花不好,宋老三没再说话,想着要是明日还不好,就去县里寻秀莲,那丫头总有办法让老婆子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