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儿,你咋还在这,你奶和你四奶奶快打起来了。”

    说话的是个比较肥胖的女人,大家都管她叫小四婶。

    何小兰和她分到的麦田相近。方才,何小兰听到孙儿受伤就火急火燎去找人算账。

    就胡翠花和何小兰的恩怨,怕是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

    小四婶也着急啊,但她怕被扣分儿,不敢轻易离开麦田半步。

    宋沅一听,怕两人真的打起来,两个人加起来都已过百,这谁受了伤都很难养好。

    “杨杨,姐姐先过去,你自己慢慢走过来,可以吗?”

    宋杨知道事态紧急,用力地点着头,见宋沅要走,一下拽住了她的袖子。

    “沅沅姐,你能不能帮我保护着我奶”,小家伙的眼睛里充满期待?

    虽然奶她平时可爱骂我,但是有好吃的从来没有缺过我的。

    宋沅怔愣,而后拍了拍小家伙的手,示意他放心。

    她心里吐槽,小家伙怎么就能央求作为胡翠花亲孙女的她去保护他奶,不怕她祖孙二人联合起来收拾他奶吗?

    也没空和他分析那么多,宋沅直接一马当先往他们家的麦田跑去。

    宋杨也跟着跑,只是迎面而来的风直直拍打着他的伤口,好不容易消散的热意再次爬升,他只能停下呼哧呼哧吸着气。

    对了,他该去找爷爷和爹娘,万一真打起来了,总得有个帮忙的。

    小孩子的观念里,一家人总得有个撑腰的。

    “我傻啊?我不躲,你捡的石头你是想杀了我啊?”

    “我呸,要你命?我没你那么狠心!”

    “可别说得那么好听,你何小兰心黑谁不知道?”

    “呵,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了,我心黑还不是你们给逼的。”

    两人你躲我追,看得旁边的人着急。

    “我们逼的?我们逼你占便宜了?”

    “占便宜?谁占便宜还不一定呢?你以为你们家好,就宋老三那样的,不会叫的狗才狠,谁能从他眼皮子底下占便宜?”

    何小兰气得脸通红。当初她生完儿子之后,身子一直不见好。婆婆见状给了她几块钱让她上医院看看。不料被胡翠花撞见了,就嚷着婆婆偏心,非得闹着分家。

    这*玩意儿,婆婆补贴多少给宋老三以为他们不知吗?只是没有像胡翠花这样斤斤计较罢了。

    要她说她还吃亏了呢,她就三个孩子,胡翠花那时已经五个孩子了,上学的钱都是大家出,胡翠花当她不会算账呢!

    “你个疯婆子,说事就说事,扯我们家宋老三做什么?”

    胡翠花不敢了,特别是麦田四周传来的探究目光,盯得她太阳穴生疼。

    “成,那咱就算算,这麦田是你家的吗?想推人就推人,是不是没人看见你能给他杀了?”

    “麦田不是我们家的,但他妨碍我了,我还不能说说咋滴?”

    “你那是说吗?”

    何小兰凑上前去,真想一石头给她拍土里去。

    宋沅小跑过来,张开双手一下挡在了两人中间。

    “四奶奶,实在对不住!我奶她不是故意的,我代她向您赔罪,我已经带杨杨上过药了。”

    宋沅气喘吁吁,奈何何小兰不买账,拉开宋沅还想上前。

    还是大队长宋二明听见动静赶来,才呵斥住了何小兰。

    “都不想要粮食了,在这闹半天,耽搁了多少事?蹭着天气好不加把劲儿,非得闹腾是吧?”

    宋二明气啊,今年的麦子丰收,这些人不蹭着天气好劳作,非要像往年一样,等大雨来浇,让麦粒发芽吗?

    “不是。二明,你给婶子评个理儿,把我杨杨推地里了,她说不就破皮的事儿?搁你家你心疼不心疼。”

    我不心疼,我头疼,宋二明暗道。

    这两人不和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的理谁也评不了。

    这不,他还没回话呢,胡翠花生怕落于人后开始辩解。

    “一戳破我就让碗儿带去擦药了,还要我怎么样?放神龛上供起来是不?”

    “你看看,这说的什么话?蛮不讲理。”

    “你看看,怎么说都不爱听,还说我不讲理,谁不讲理?”

    两个人不依不饶,吵得宋二明脑瓜生疼。

    这不,还不时靠近宋二明,生生把他包围住,唾沫星子还不时往他脸上招呼,弄得他那是一个糟心。

    宋二明理了理身上披着的外衣,吼了一声够了,才把两人给停住。

    见何小兰还要说话,宋二明直接抬手打断。

    “我的两个婶子诶,能不能消停一些?”

    还有那些看热闹的人,就不知道劝劝。

    “我知道是怎么个事了,我来给你们断断。”

    “四婶子家的杨杨被三婶子推倒受伤了是不?那三婶子负担起杨杨上药的药费,另外再给杨杨几个鸡蛋补补身子。”

    听了大队长的提议,何小兰嘀咕:还算你公道!

    何小兰是满意了,胡翠花就不干了。那屁大点儿伤还吃鸡蛋,怕好不死他!

    “我说二明,你这心偏得没法了”

    胡翠花嚷道,这鸡蛋多金贵,多攒些钱它不好吗?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嘴还那么贱。宋二明蹙眉,明显也生气了。

    “若是三婶子觉得不公,那便让四婶子打回来,到时候我给你争取鸡蛋成不?”

    何小兰一听来劲儿了。

    “二明这主意好,正好我攒的鸡蛋还没送到供销社,一天一个够你吃半个来月的。”

    说着就要上前,还是被宋二明给拉住。

    这两人就是钉子板子,一碰上就吵。

    胡翠花被说得心塞,见宋二明不耐的样子,只能瓮声瓮气表示,自己家鸡蛋在抢收前都送到了公社,目前家里只有五六个鸡蛋。

    五六个虽少,但总比没有的好。

    何小兰看胡翠花吃瘪,心里暗乐。

    “二明,婶儿卖你个面子,今儿就这么算了,晚些记得把鸡蛋送过来。”

    说话间也不看胡翠花,交待完直接往回走。

    何小兰回去的途中,遇到匆匆忙忙的儿子媳妇,赶紧拦下人。

    “振邦,你哪去?”

    宋振邦听见老娘的声音差点没没刹住脚,脚踩滑出去好远,溅起的尘土纷纷扬扬蓬得老高,呛得何小兰直咳嗽。

    这倒霉催的,就会给你老娘添堵。

    “娘,你咋回来了?我听见杨杨说你和三伯娘吵起来了,我说我过来看看呢!”

    “看看,看看,要真等你来,你就给你老娘收尸吧你!”

    这老实巴交的儿子,也不知道随了谁。

    “呸呸呸,净说些不吉利的。”

    宋振邦拍着老娘的背,力道也不知道减减,拍得何小兰背生疼,她估摸着应该红了。

    “停停停,宋振邦,你是要你老娘命不是?”

    何小兰上前一步,躲过儿子即将要拍下来的手。

    这倒霉孩子,可太愁人了他,还好,还好杨杨不随他。

    “嘿嘿,对不住娘,没收好力道。”

    男人扬起憨厚的笑意,看起来滑稽极了。

    “成了,回去上工去,净瞎耽搁。”

    这耽误的功夫,不知道要搁去多远。

    “对了,杨杨呢?伤得严重不?”

    何小兰想起孙子,赶紧问问情况,

    “搁他妈那,伤得不严重,就破点皮的事儿。”

    何小兰青筋直突突,听听,这是当爹的说的话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胡翠花儿子呢!

    “娘,你咋看着又不高兴了?”

    宋振邦忐忑啊,老娘这阴晴不定的,他心慌啊!

    “我高兴得很,都要高兴疯了。”

    “娘,你这不是骗人吗?你看你那脸,都快耷拉到肩膀那去了。”

    耷拉到肩头,何小兰血压直接升高。

    “知道你还问,缺心眼儿啊!赶紧给老娘滚!”

    她也不知是不是上辈子造了孽,居然生了个这么惯会气人的东西。

    照他这样气下去,自己也不知道还有几年好活。

    傍晚,下工哨响起,路边站满了人,一个个提起镰刀,手锤着腰。

    胡翠花带着宋沅回去,直接开了橱柜的门,从升子里拿出十来个蛋,一个一个比对着,挑出最小的六个放到桌边。

    宋芳见胡翠花的动作,心里一喜,她奶这是发了什么善心,今晚居然要吃鸡蛋了。

    “碗儿,待会儿你给何小兰送去。”

    至于她,她还不想看见那糟心玩意。

    “拿什么拿呀?奶,好不容易攒的,你也舍得往外送。”

    吃鸡蛋的幻想落空,宋芳嗓门很大,*着把鸡蛋送出去的决定。

    “你懂个屁”

    就会在这瞎嚷嚷,也不说看大家累了,帮忙做做饭。

    “我怎地就不懂了,你们不是十几年没走动了吗?怎么就要送鸡蛋了,奶,你不是割小麦累傻了吧!”

    说着,还不忘拿手在胡翠花面前比划来比划去。

    胡翠花差点气哭了,这谁家孙女会说她奶傻了?

    胡翠花背过身去,示意宋沅赶紧走。

    宋芳上前一步,直接拦住宋沅的路。

    “宋碗儿,奶傻了你也傻了是不是?”

    宋沅看着宋芳,就像看一个傻子。

    这还读书人呢,说话一点规矩都没有。

    宋芳才不会察言观色,宋沅走左边她走左边,走右边她就走右边,直接和宋沅杠上了。

    “今天我不小心把宋杨推摔伤了,鸡蛋是赔给人补身体的。”

    胡翠花见她阻止,才喃喃说出了事实。

    “不是,你咋就推他了”

    看她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趋势,胡翠花指得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不是,奶,宋杨咋突然就到你们身后了?”

    “之前我娘看到宋碗儿送笋给人家,宋碗儿,你该不会是和他一伙儿的吧?不然他为什么要去咱家的麦田?他不知道他奶和咱家不走动吗?”

    宋芳声音很尖锐,无凭无据就开始污蔑人。

    “宋芳,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是神吗?能提早预料到奶会伸手推他?”

    “总之你肯定也不怀好意。”

    “成了,别吵了!瞎咧咧什么?鸡蛋是我的,我想给谁就给谁!”

    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碗儿,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