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宋沅坦荡无辜的模样,胡翠花随即移开了视线。

    碗儿向来听话,做不出这种事,也没胆量做这种事。

    她年纪尚小,能依附的只有这个家,所以不敢做任何小动作。

    视线后移看向一众人,个个都殷勤往水缸边看,焦急的模样不似作假。

    胡翠花看不出端倪,心中正暗自恼火。突然门从外面打开,跃然入眼的是宋芳兴高采烈的脸。

    “怎的了?”

    宋芳被寂静的氛围吓停了脚步,脸上的笑容直接僵住。自己不在的这一小会儿家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奶,你盯着*啥?”

    她奶那布满褶皱的脸上,因为瘦弱,五官有些向里凹陷,衬得那双眼睛很大。加上此刻那恨不得吃人的凶狠目光,怪吓人的。

    若是再黑一些,她的小命怕是就要交待在今晚了。

    “去哪了?不是说读书很累吗?还有闲工夫出去瞎逛?”

    “我…”

    宋芳刚要随意胡诌,却反应过来她奶所处的位置,紧张地咽了下口水。所以是被发现了吗!

    她心虚别开头,估算着现在逃跑来不来得及。

    该死的,怎么这么快就发现了,再晚点时间,她就能把锅甩在宋碗儿身上了。

    “出去逛了逛?有什么事儿吗奶?”

    宋芳的眼神闪躲没逃过胡翠花的眼睛,她心一沉,眉目也凛然许多。

    她压住怒火,看向门边的孙女。

    “鱼呢?”

    声音太响亮,许是做贼心虚,宋芳被吓了一跳,而后为自己狡辩。

    “鱼?什么鱼?”

    “啊?奶,鱼不见了?”

    “碗儿,你每天下工做饭,你看见鱼了吗?该不会是你一个人给吃了吧!”

    怕自己被打死,宋芳隐在左边衣袖下的手用力捏住左手的手腕肉,开始胡乱攀扯别人。

    她心里一点也不后悔。

    “呵,今天我们一起回来的,碗儿没那个时间。家里这一屋子人,就你一个人不在。”

    宋芳急得跳脚,这死老太婆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

    “哈,就因为我不在?你门不会就想把事情推到我身上吧?”

    宋芳嗓门很大,颇有几分心虚的意味,企图用声音来掩盖自己的慌乱。

    “你心里有数!”

    胡翠花恶狠狠瞪了孙女一眼,真是不让人省心。

    “娘,可别是误会了,咱芳芳那么乖巧,怎么可能会偷东西呢?”

    王大芹赶紧上前解释,她也不想她的芳丫在这个当头出事,公公婆婆本就有些不喜芳丫的行事,这要真是她拿的,怕是有得闹了。

    王大芹心里七上八下的,按说她闺女生活还算是比较好的,自己有些好吃的也会省下来给她,但就怕她脑子一抽犯傻啊。

    “也只有你管这叫乖巧了。”

    卢花最看不得宋芳大摇大摆的样子,在王大芹话一出口之后小声嘀咕,不想却被妯娌听见了。

    王大芹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卢花,这贱婆娘,有事就要拉扯她女儿一下。上次差点害她女儿被砍这事还没算账呢!现在又在这胡咧咧。

    卢花不甘示弱,她说的本就是事实,便放心大胆回瞪妯娌。

    乖巧?这个家最会偷奸耍滑的就是他们大房,宋芳这个大房出来的女儿把父母的德行学了个十成十,也敢和乖巧沾边?也不嫌燥得慌。

    “哼,我还不至于老眼昏花,话那么多,不如这个家让你做主?”

    宋芳的心虚闪躲众人都看在眼里,就王大芹这个蠢婆娘眼盲心盲,居然挑战胡翠花这个当家女主人的威严。

    王大芹脸上的表情就像便秘一样,心里嘀咕:“你真舍得让我当家做主,我未必就做得差。”

    几秒之后,她赶紧惊恐的摆手。“娘,我哪敢啊?这个家您是主心骨,你当家做主是最好的。”

    说完心里暗自呸了一下,倒真的盘算起自己当家做主是什么模样。

    “宋芳,我问你鱼呢?”

    胡翠花也懒得看大儿媳这个蠢货,只想知道一家子的口粮去了哪。声音比之前尖利了不少,光是从她叫住大名就能体会到她的愤怒。

    宋芳见事不对,提起脚丫想跑,打算出去避避风头。

    胡翠花看穿了她的意图,不咸不淡吐了句:“若是今天你跑了,那以后我老宋家就没这个人。我立马请主事的老人见证,从此把你逐出这个家门。”

    宋芳一听,那还得了,起势的脚步僵直定住。这要是被逐出家门了,她以后怎么生活?在哪里安家?

    要是她身上有钱,倒也可以顺势脱离这个聒噪的家庭。问题是她啥也没有。

    王大芹也被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抓住女儿的手,生怕她做啥事。

    “芳丫,要真是你拿的,你就认个错!这又不是啥大事。”

    王大芹怕了,从宋芳的举止间,她相信了婆婆的猜测。

    宋建军狠狠看着女儿和妻子,真是两个蠢货,一吓就露出马脚。

    特别是芳丫,拿了就得想好后路,还是太蠢了,自己好的她是一点没遗传到。

    不是啥大事?胡翠花脑子嗡嗡作响。

    这蠢婆娘,这还不算大事?她生平最恨小偷小摸。宋芳不止做了,还偷的是自个儿家里。

    这小小年纪习这么个烂习惯,这以后稍不注意,这个家是不是就要被她搬空了?

    宋芳听了她娘的话,一个健步走到胡翠花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奶,我错了!”

    “鱼哪去了?”

    粮食最精贵,若是早些知道,还能拿回来。

    至于如何惩治宋芳,拿回鱼再定夺也不迟。

    宋芳支支吾吾,始终不肯说出去处。

    “好,好得很!建民,去请你七叔公和九叔公,还有队长,支书”。

    宋芳见宋建民跑出了家门,知道她奶动了真格,怕自己真的被逐出去,俯身大力的抱住胡翠花的腿。

    “奶,我错了,我送给了知青。”

    胡翠花本就瘦弱,差点被宋芳这一扑扑倒。

    宋沅眼疾手快,快速跑到她的身旁稳住了她往后仰的身子。

    胡翠花稳住,侧头看了眼宋沅,难得地给了一个温柔的笑。

    不过她没忘记自己的正事,“你什么时候和知青扯上关系了?”

    他们老宋家,可从来不和这些城里来的娃娃走在一起。

    “之,之前。”

    宋芳话音停顿,是真的怕了胡翠花。

    罗彩娟带她出去那次,她就看上了气质斐然的韩强。

    可惜韩强太好清冷,她放下自己的骄傲去接近他数次,也只堪堪得了几句不痛不痒的答话。

    人都有一个属性,那就是贱。

    韩强越是不搭理宋芳,她对他越是势必可得。

    这不,今儿个去的时侯瞧见韩强因为抢收小麦瘦了一圈,她看得都心疼了。

    正好知青点和韩强很好的哥们儿王毅感叹,韩强就是性格倔强,不肯落于人后。这要再这么折腾下去,他的身体迟早得垮。

    宋芳一听那还了得,担忧看向韩强,仿佛一阵风都能把他吹走。

    “你们知青的粮食都不够吃吗?”

    她忧心忡忡,这要是垮了,她去哪找这么合她心意的人?

    “也不是不够吃,就是长期不沾荤腥,这粮食再够吃也顶不住啊!”

    宋芳傻眼了,不都说城里来的知青都比较富有吗?这连荤腥都沾不上,怎么感觉比自己家还磕搀?

    “要是韩强能好好补补,估计过阵子身体就能养回来了。”

    王毅好像没看见宋芳的失神,继续絮絮叨叨。

    宋芳眼睛又偏向远处的韩强,心里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你在这等我一下”

    宋芳一路小跑回家,她记得之前宋碗儿和宋安捞了几条鱼没吃,先给韩强拿一条补补身子。

    她看向水缸里游来游去的鱼,心道拿一条应该没事。撸起袖子就把手伸向了最大的那条。

    鱼是抓到了,这不刚送回来,就直接被逮住了吗?

    “你他娘的傻啊,知青和你非亲非故,能比你家里人对你好去?”

    真是气死胡翠花了。

    她气急地锤了锤自己的胸口,还想再瞪一眼宋芳,就看见她面含桃花,一幅小女儿家的模样。

    胡翠花心里一咯噔,该不会被人骗了身心吧!

    她挣脱宋沅的搀扶,颤颤巍巍往屋外走。

    “娘,您去哪?”

    被胡翠花叫回来的宋建民亦步亦趋跟着他娘,胡翠花刚一挪步他就问道。

    “我去知青点拿回咱的鱼。”

    正好去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勾搭了宋芳这死丫头。

    宋芳摇头想要阻止,却被众人围在外面,怎么也进不去。

    一家人浩浩荡荡去了知青点,到的时候知青刚吃完饭。

    知青点众人满足地掏了掏牙齿,这王毅就是有本事,舍得贡献一条鱼给大家打打牙祭。

    心里正美着呢!大门忽然被扣响,知青点的大哥宁佑不得不起身去开门,心道这么晚还有谁会过来。

    甫一开门,一群气势汹汹的人把他推开径直进去,他则是一趔趄差点摔倒。

    宋沅扶住和宋安扶住了他,并报以一个抱歉的笑容,也跟着往前去了。

    “你给的谁?”

    突来的问话弄蒙了知青点的人,只有王毅在看见宋芳那一刻慌了。

    宋芳看了一圈,都没找到韩强的身影。

    “吱呀”,是木门被打开的声音。韩强的身影从那漆黑中走来,看得宋芳一阵痴迷。

    “他”

    宋家众人的目光落在韩强身上,他挑了挑眉,不置一词。

    胡翠花怒气冲冲上前,泥泞的衣服看得韩强头疼,索性错开步子躲过了。

    “你还敢躲?”

    韩强不明所以,这些人是否太过野蛮了一些?

    “这位老人家,不知道您这般是为了什么事?我自认并没有惹到您?”

    这话就向明火,一下就点燃了胡翠花这根炮仗。

    “不知道?你要不要脸?我宋家的鱼还挺好吃的吧?咋翻脸就不认人了?”

    韩强眉头一皱,显然想到了什么。知青点众人也是一愣,纷纷想到了进了肚子鱼肉。

    “老人家,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拿了您家的鱼?”

    他可没有偷的习惯。

    胡翠花见他坦荡的模样,气不打一出来,索性看向宋芳,让她自己说。

    宋芳接收到胡翠花的示意,心里身子颤了一颤,还是闭着眼睛开口了。

    “今天下午我从家捞了条鱼,拿去你上工的位置给你了。”

    “哦?你亲手给的我?”

    他可没收到甚劳什子鱼,况且这姑娘是谁他都想不太起来。

    “没有”

    宋芳摇了摇头,他太忙了,她把鱼给了王毅。

    “呵”,韩强气笑了。

    “既是没送到我手里,怎么就知道这鱼一定是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