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别干了,过来歇会儿”

    许正国看着她沁满汗液的额头,心疼地招了招手。

    宋沅欣喜,下意识迈开步子。才走了几步就想到胡翠花等人还在这,只能回头灼灼看向胡翠花。

    胡翠花听见许正国的声音,目光早早就往这边瞟,见宋沅回头的动作挥了挥手让她赶紧走,眼睛一直不看她。

    她肉痛啊,索性眼不见心不烦。心里埋怨许正国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抢收的时候回来。这一带走碗儿估计就是一天,她又得损失多少个公分。

    心里虽恼怒不已,她却不敢轻言开口。要知道碗儿当初被蔡琴丢到山里,是许正国救回来的。他当时就警告了众人善待碗儿,还普及了遗弃和虐待孩子是要蹲大牢的。

    从那以后,他就好似盯上了他们家,但凡有时间就往宋家跑,每次都问宋沅在家有没有受委屈。

    胡翠花那个心虚啊,深怕宋沅说错话,一家子都得去蹲大牢。

    好在宋沅比较识趣,每次都说好。

    胡翠花以为宋沅是识趣,是示弱,实则是她不想别人整天为她的事烦心。

    许正国一个局长,整天不知道要多愁案子呢,何必再给人添麻烦。

    得到许可的宋沅三两步走到许正国旁边,抬起自己的小脸就是甜甜的笑。“许大伯怎么有空回来了?今天不忙了吗?”

    许正国回之一笑,急忙扯起自己的衣角去给宋沅擦汗,不知道的人得可劲羡慕这父慈子孝。

    “大伯也有休息的时候,想着好久没来看碗儿了,索性就回来了?碗儿最近怎么样?割麦子累坏了吧!”

    平时严肃,嗓门儿大得没边的许正国压低自己的声音,生怕吓着眼前的乖孩子。

    “不累,我都习惯了”。宋沅摇了摇头,看向许正国的目光里皆是崇拜。

    听到习惯二字,许正国爱怜地揉着宋沅的脑袋。

    从宋建成出事以来,他娇养的姑娘一下改变了许多,人也能干不少,却也叫人心疼。

    “走,大伯带你去打猎去,咱碗儿今天吃口肉”。

    宋家本就不富裕,还供那么几个读书人,想来也离捉襟见肘差不离了。

    碗儿在那个家的处境本就尴尬,想来好吃的也到不了她嘴里。

    正好今天他来了,自然要带碗儿吃点好的。

    别的不敢说,个把野鸡野兔他还是能猎到的。

    “可是我今天还得抢收小麦”,宋沅回头看向地里劳作的人,绯红的小脸上有些犹豫。

    “咱今儿个歇一天,就算你做了,反正到时候你也吃不饱,还不如不做了”

    宋沅听这话有些羞囧,耳朵都羞红了。原来自己的处境传到了许大伯的耳朵里面去,亏她每次都挖空心思营造自己过得很好的迹象。

    她咬了咬唇,正想反驳就被许正国给打断,“别想说什么你很好,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你觉得我会信吗?”

    还没出口的话卡在喉间不上不下,她只是想在对自己好的人面前体面一些,如今却成了无稽之谈。

    “你告诉大伯,你想去吗?”

    宋沅的眼睛看着远方的山,矜持地点了头。她其实并不馋肉,前几天在山洞里才吃了兔子。她只是想和许大伯多待一会儿,大伯是除了小叔对她最好的长辈,他身上有小叔的影子。

    “想去就成,剩下的交给大伯。”

    许正国拉起宋沅的小手,宋沅疑惑抬起头看向眼前伟岸的男人。他粗糙的掌心擦过宋沅的手背,有些刺痛,却也很温暖。

    宋沅没有挣脱,这田间小路很是狭窄,两人最终呈一前一后的姿态站立着。

    “三婶儿,我带宋沅去玩会儿,成不成?”,许正国对着田埂下面的人喊,声音之大,让田间劳作的所有人都直身看向他。

    胡翠花也同样抬起头,汗水从脸上的褶皱间划过,快速流向下巴的位置。

    “成不成?”许正国又喊了一嗓子。

    众人看着许正国身旁怯生生,却又满含期待的宋沅,纷纷把目光投转到胡翠花的身上,他们也很好奇胡翠花到底应不应。

    灼热的目光像炭火一样灼烧着胡翠花身子。她咬了咬牙,而后摆出一幅和煦的模的样。“成,怎地不成?只是要麻烦她大伯照应着了。”

    这该死的许正国,就爱管闲事。她敢说不行吗?嗓门儿那么大,不就是想让人多逼着她答应吗?

    还有碗儿这死丫头,也不知道心疼心疼人,多劳动分粮不行吗?非得跟着许正国走,他许正国有商品粮吃,你宋碗儿有吗?

    到头来别人拍拍*走人,你还不是得从土里刨食?

    “行勒,晚点我再送她回家。”

    许正国好似没看到胡翠花那快咬碎的牙,拉起宋沅转头就走,怕晚一步胡翠花反悔。

    走到了进村儿的小道,两旁宽敞了许多。许正国松开宋沅,从自己上衣衣兜里掏出一个油纸包,原本有些鼓囊的口袋一下干瘪了许多。

    他摸了摸油纸包还有些余热,也不敢耽搁就把它往宋沅身边一递,里面赫然包裹着两个白花花的大包子。

    “大伯在城里给你带回来的,你先吃着,咱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

    宋沅看了看许正国,看他鼓励的眼神,伸手拿了一个。

    虽然很久没有吃到肉包子,宋沅并没有狼吞虎咽。反倒是慢条斯理,小口小口的咬着,看起来养眼极了。

    许正国看着她啃咬的动作,满意极了。手上依旧拿着油纸包,脸上却扬起了笑容,与那黢黑的皮肤相衬有一些违和。

    “好吃吗?”

    听见问话,宋沅下意识地低头,模样要多乖巧就多乖巧。

    “好吃你就多吃,大伯带得挺多,管饱”。说着,他指着自己另一边的口袋拍了拍,宋沅惊讶地看着,有些动容。

    “我吃一个就够了。”一是粮**贵,二是长期以来的饮食,她的胃容量小得可怜。

    “也行,饿了就跟大伯说。”

    许正国没有劝,把油纸包折好放进口袋,跟着宋沅的步伐走着。

    虽然没有沟通过去哪里的山打猎,但两人心照不宣,直直往秘灵山的方向去。

    迎着日光赶路,宋沅精神有些困顿。好在一路上许正国和宋沅说着她的生活,倒也让她不至于迷迷瞪瞪。

    山洞里,容祁手扶后颈窝躺在草床上,暗叹这次伤势好得太慢。

    忽而,平时安静过头的洞口传来交谈的声音,很小声,但容祁捕捉到了。

    他警惕地坐起身来。小心翼翼走到门口,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才拉开一绺藤蔓,就见一抹熟悉的身影正往上走,身边还跟了个没见过的人。

    似有所感,宋沅回头看向山洞,就见碧绿的藤蔓中间藏着一双锐利的眸子。

    她看着身旁的人,小幅度地朝着容祁摇了摇头,示意他别出声。

    “怎么了?”没听见宋沅走动的声音,许正国侧头问。

    “没事”,忽来的声音叫宋沅的心跳快了几分。人慌乱说着没事,脚步快了不少,深怕许正国起疑心。

    “那走吧”,宋沅脸上那一晃而过的慌乱没有逃过许正国的眼睛。看穿了宋沅的掩盖,他自然得全了她的心思。

    可心里却有了计较,碗儿有事瞒着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他回头看了看来时的路,眉头紧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