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宋家三奶奶的脾性,柳青杰自觉自己还是挺了解的。今天碗儿不定得累到啥时候,弄点吃的给她补补挺好。

    但凡是他能弄到的,那都不是事儿。

    倘若真的没有渠道和能力,他不会盲目去许诺。

    “好,那我回去了,你弄得到就弄,弄不到就算了”

    宋沅还在叮嘱,柳青杰却嫌她聒噪,直接挥手表示自己清楚,让她赶紧走。

    从柳青杰家出来,宋沅的眉头蹙起,好似遇见了什么世纪大难题。。

    她真想自己去弄,到时候抓就抓了。

    可惜,她去不成。

    今天是赶集,红袖章活动肯定更密集了,危险又增添了几分,只愿青杰哥能够小心一点。

    罢了,他肯帮自己这些忙,那晚上去山里给云姨打个野鸡补补身体,就当还他一些人情罢。

    除了野鸡,猪圈顶上晒的竹荪再给云姨几颗,到时候正好和野鸡煲成一锅。

    那滋味,保证叫人流连忘返。

    想通了以后,宋沅的脸依旧冷着,步子却比刚刚轻快了不少。

    回到养猪点,宋沅去了草棚,准备把猪食煮上。

    宋芳割一天的猪草,还抵不上宋沅自己半天割的。除开她刚刚抱去喂食的,剩下的也只够中午一顿的。

    宋沅顿觉头痛。

    今天的任务可不就是重嘛,除了晚饭猪食,最起码还要明天一天还有后天一早的。

    除此而外,还有要踩粪的厥草,也需要割了。

    头痛归头痛,她还是利落地把猪草剁了,煮好猪食后准备去打猪草。

    她刚一出草棚,就见宋杨穿着一身青色的补丁衣服站在猪圈边上,背上背个小背篓,手上提着把镰刀,嘴里一直咕噜咕噜在逗小猪崽。

    “杨杨?你怎么在这?”,宋沅惊讶道。

    毕竟这养猪的地儿除了背粪挑粪的人,其他可不愿意往这凑。

    尤其猪倌是名声速来不太好的宋沅,大家对这里更是敬而远之。

    原本玩的正欢的男孩因着宋沅的出声吓了一跳。人差点没站稳摔了。

    宋杨慢慢回过头来。小脸上还惊魂未定,却勉强扯起笑容。

    “我奶说不能白拿姐姐的东西,让我来帮你割些猪草。”

    宋杨的奶奶就是胡翠花的妯娌,是胡翠花认为婆婆偏心的四房媳妇。

    两家人自从宋沅的曾祖父母去世以后就没走动。

    前几天宋杨带了竹笋回去,老太太当时还纳闷是谁给的,问宋杨没说话也没在意。

    结果没过几天宋杨又带回去鱼虾,老太太按耐不住,怕孙子做了偷鸡摸狗的行当,严刑逼供这才撬开了他的嘴问出了来处。

    听到是宋沅给的时候,老太太还有些恍惚。

    想她何小兰和胡翠花明争暗斗了那么些年,谁也看不上谁。没想到到了孙子辈,宋沅还照拂了她的孙儿。

    她自问不是个只会占便宜的主,所以打发了宋杨来帮忙割猪草,反正能和宋沅说得上话也就宋杨。

    至于克兄克叔的传言,那都不是事儿。

    有的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

    要碗儿真有这能力,怕胡翠花一家早就死绝。

    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可怜大家愚昧,让个孩子背负了许多。

    本来说好昨天就要帮的,两奶孙看见上工的人是宋芳便歇了心思。

    宋芳这丫头,跟她奶一个德行。

    明明是上一辈人的恩怨,见着何小兰这个小奶奶那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最让人气的是,不会叫人不说,何小兰还撞见她和别人编排自己。

    时间久了,何小兰也不待见她。

    “那都是你自己得的”。

    宋沅不敢居功,竹笋是宋杨挖的,鱼也是他自个打捞的,跟她可没多大关系。

    “那也是你带我找的”。

    宋杨思路很清晰,他知道,若是没有宋沅,他绝对找不到那么好的竹笋。

    若是没有宋沅,河道两边每天都有人把守着,他挤都挤不进去,从哪拿了那么两条鱼回去。

    所以,他奶让他来帮忙,他是一百个愿意的。

    他觉着,跟着沅沅姐,哪怕没有收获那也是好的,总之心里舒坦。

    反观和六子他们一起,除了被使唤,找到的东西也得分出去一半。

    时间废了不少,到头来还得把成果拱手。

    宋沅看着小家伙认真的表情,有些无语凝噎。

    她可从来没想过,要用物质来换取别人的帮助啊!还是一个小孩儿。

    见宋沅发呆,宋杨走上前,轻轻拉住了她的手晃了晃,在宋沅回过神来时,仰起头笑道:“其实是我想跟着姐姐,因为姐姐运气好,可以找到吃的!”

    宋沅知道,小家伙是善解人意,怕她拒绝他的帮助,这才说了这看似要占便宜的话。

    罢了罢了,傍晚带他去找些好吃的吧!

    两人结伴去山上,到山脚下的油菜籽田的时候,宋沅停下了脚步。

    菜籽田里面的鹅肠草长得很好,很嫩。

    可是宋沅只能看看,她的身量虽也娇小,可菜籽种的比较密集,一旦进去势必会碰到菜籽。

    “姐姐,我在这割吧”。宋杨看清了菜籽地,再看了看自己,主动要求道。

    “算了,咱重新找个地儿吧,这要是碰着了,还得挨骂”,虽然宋杨身量比较小,可难防有个万一。

    主要是菜籽可以榨油,大家都指望这点油改善生活,损耗了可不得不偿失了嘛。

    “我会小心的,这样咱们也能快些!”

    小家伙没犹豫,把自己的小背篓放在路上,一个纵身跳了进去。

    他猫着身子走了进去,菜籽之间的空隙正好容得下他。

    宋杨很是高兴,小步踱步到方才的地方,拿了自己的小背篓。

    “姐姐,你去其他地儿割,等下来我和我一起背就行”,宋杨仰着头看向宋沅,稚嫩的小脸神采奕奕。

    “行,你自己小心着点,如果不够你蹲着就直接出来”

    “好”

    见宋杨答应,宋沅不再犹豫,直接往上走了。

    她没有直接上山,而是围着山脚转了转。

    山脚下有很多土,因为比较阴,种出来的庄稼并不好,因而荒废了下来。

    此时荒废的土里倒是长了许多鹅肠草,*叶,以及其他很多猪草,倒是省得她再往上走了。

    她蹲下身子,一手扯住草叶,一手用镰刀去割,认真地劳作着。

    大概中午12点,大队的下工哨吹响。她用袖子擦了擦被太阳照出来的汗,开始把猪草装框里。

    正是此时,大队长才吹完下工哨,一个队员急匆匆跑过来找大队长。

    “大队长,刚有几个打扮十分体面的人打听你。我直接给带到你家去了,现在你快回去看看吧!”

    大队长听得一愣,面露疑惑,打扮体面的人,他印象里可没这些人啊!公社的人一般不下来的啊

    “有说找我什么事吗?”大队长虽疑惑,步子却是往家方向迈,速度很快。

    “没说,不过我看那些人神情十分严肃,想来是有很重要的事。”

    王二麻没说的是,他光看着那些人不怒自威的样子,腿都有些打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