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安闻言,直接把土豆塞进嘴里,三两下直接解决完,而后把剩余的玉米糊糊喝掉。

    “我吃完了,先去上学了!”

    他放下碗站起身来,斜躺在他腿上的书包一下被甩到了左侧的膝盖上方。

    “成,走路当心点”。

    宋建国头也没抬交代着,倒也放心宋安一个人出门。想来也是,乡下嘛,能让孩子上学就不错了,每天上工,哪来的时间和闲心去送孩子上学?

    宋安走后,宋芳和宋福也匆匆扒了饭就走,从这到公社的路,可比宋安到小学的远多了。

    虽然他们脚程快,可也还是赶的紧。

    “昨晚拾了多少柴?”

    几个读书人出了门,胡翠花的关怀到了宋沅这儿。

    她没有关心宋沅回来的时间,也没有关心她吃没吃饭。心里想的是宋沅带回来的柴火。

    “就这么烧的话,够小半个月的”。

    做饭虽也废柴,但她昨晚背回来的挺多的。

    “那行,等会儿记得上工。这两天都是你堂姐帮忙的,你可别歇两天就懒散,咱庄稼人,就没有懒散的命。”

    胡翠花敲打着宋沅,主要是怕两天的时间,让宋沅学会躲懒,别到时候还累得她被批评。

    “我知道的,吃了饭就去了”。

    胡翠花这话完全是多余,宋沅太知道自己需要公分了。

    胡翠花见宋沅什么都答应,也没了念叨的兴趣。喝完粥直接去房里换了身衣服,再回来时直接去了厨房。

    从宋沅的角度看,胡翠花正小心翼翼地打开橱柜的门。

    橱柜里面只有几只母鸡下的蛋,看这趋势,胡翠花今天是要去赶集了。

    果不其然,胡翠花把鸡蛋拿了出来,放好以后径直出了大门。

    没多会儿,再回来的她手里多了两把稻草。

    “碗儿,吃好了来帮忙”。胡翠花扯着嗓子喊。

    宋沅把桌上的几个空碗带上,去了厨房。

    胡翠花见她进来,直接把稻草递给她。宋沅熟练地扯着稻草头,胡翠花开始往里包。

    一边包,一边往横向加稻草固定鸡蛋,固定完了后再继续放。

    稻草包鸡蛋,可以减少鸡蛋在路途中的损耗。

    鸡蛋不多,才20来个,直接编成了两串,对于熟练的胡翠花来说,没多大会儿就编好了。

    “成了,你上工去吧!今天能够的话多割些猪草备着,明天就该抢收小麦了。到时候你过来帮忙,咱也能多拿几个公分,到时候也能多分些。”

    收完小麦,把交公粮的部分余出来,其余的直接给大家分了。

    小麦是精细粮,一年也分不到多少。麦子可以打成面粉,做馒头,包包子,饺子可都用得上。

    胡翠花可不是急嘛,就盼着宋沅能帮帮忙,多弄些公分,到时候能多分一点。

    “行”

    “那你去吧,多割一些,中午我做饭,你就不用惦记家里了”。算算她走快一些,回来正巧能做午饭。

    她累一点没关系,主要是碗儿必须得腾出时间帮忙赚公分。

    “好”。

    宋沅背着背篓出了门,就遇上了同样准备赶集的樊小玲。

    “碗儿,上工了?”樊小玲笑着问。

    “是啊,婶子赶集去啊?”

    “可不,去换点盐回来,再买两双手套,接下来可没时间去赶了。收小麦,油菜籽,种玉米,栽秧子,怕是一个月都忙不过来了。”

    说起接下来的活计,樊小玲有些唏嘘。活路不少,她可得去称两斤肥肉熬油,不然一个月下来,得瘦一圈。

    她和李二苗还成,大壮他们三兄弟可不能跟着遭罪。

    养好身体多赚些公分,到时候也好有些钱为大壮说亲。

    不说还好,一说还真是愁啊!这要是遇到厚道人家还好。要遇到个蛮不讲理的,光是彩礼就得让人脱层皮。

    “好,那我不耽搁婶儿了,我先上工去了”

    “去吧去吧,婶儿也得去等等你罗婶子她们!”

    松桥大队去公社的路并不宽敞,只够两个人并排走,牛车去不了,大家都只能踏正步。

    阴天和晴天还好。若是碰到下雨天,这路泥泞不堪,一脚下去鞋子都要重好几两,还别说滑了。

    再有就是从这路大半都是在山林之间,树木把路遮得有些很暗,胆子小的人都是结对而行。

    宋沅和樊婶子分道扬镳,先去了养猪点给猪抱了些猪草,而后直接去了柳青杰家。

    去的时候柳青杰背着背篓正要出门,见宋沅过来还有些许诧异。

    “进来坐”,柳青杰招呼道。

    “不了,我是来看看你要不要去赶集,去的话请你带些东西回来呢!”

    宋沅像男孩子一样摸摸自己毛茸茸的脑袋,有些不太好意思。这托人带东西,全得靠人家人力背回来。

    “去的,你要带什么?告诉我我就给你带回来了。”

    柳青杰看宋沅那为难的神情,不忍心见她为难,特别大气地答应帮忙。

    得到应允,宋沅的眼睛睁得圆溜溜的,晶莹点点,嘴角也咧起,露出了几颗大白牙。

    “麻烦青杰哥帮我带点小米,可以的话带点大米,割一斤肥肉,再带两斤红糖饼干吧!”

    说着,她边往自己衣兜里翻找着票据,拿出来票据里有一张一斤的肉票;一张五斤,一张一斤,一张两斤的粮票。

    票据保存得很新,都是之前柳青杰给她的,她没机会去公社所以也没仔细看都有些什么票,现在才发现饼干票是没有的。

    宋沅有些局促,抿了抿唇,很快掩饰了自己的情绪,声音清冷无比说出自己的决定。

    “饼干就不要了,没有票。”

    红糖饼*吃过,是许依言姐姐给的,说只有供销社有。

    她原本琢磨着可以给容祁带些回来当午餐,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沅沅想吃红糖饼干啊,那让你青杰哥带些红糖和面粉回来,云姨给你做。”

    “云姨会做吗?”宋沅纯属好奇,纵使高手在民间,但在这乡野间却少有人会花时间去研究这类吃的。

    “这有啥难的?”

    安静云难得这么自信,作为地主家的女主人,她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红糖饼干,左右也就是那么些个做法。

    “我也没有糖票”

    宋沅很清醒意识到自己依旧没有其他的票据。

    “得了,我会想办法,晚上你过来拿饼干就是了”。

    柳青杰见一大一小犯愁的模样头也大了。

    碗儿和母亲真当自己是吃素的?

    混了这么些年,不就红糖和面粉吗?多的没有,几斤他还是弄得到的。

    “不要了,太危险了”

    宋沅凝视着柳青杰,坚定地摇了摇头。

    没有票据要拿到东西,那渠道必然是黑市。

    许依言说了,城里管控严格,红卫军时不时在街上游荡,就等着抓这些来往黑市的人。

    抓不着还好,抓着了那是要坐牢的。

    青杰哥家里才躲过艰苦的日子没几年,犯不着因为自己的私心,再让他去冒险了。

    “成了,我有自己的方法,你就甭操心了,回去上工吧!明天就要抢收小麦了,你今天的活估计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