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沅把鸭蛋递过去的时候,容祁有些讶异,吃饭的动作直接停住。

    “接着呀!给你剥的”,宋沅手又往前伸了伸,递到了呆愣住的容祁面前。

    容祁接过鸭蛋,宋沅又从口袋里掏了10个出来,放在了草床边上。

    给出去21个,她还剩7个,自己吃两个,剩下的5个明天给安安做早饭。

    容祁见她的布袋一下空了,连忙把草床边上的还给她。

    能有口吃的都挺不错了,女孩儿看起来那么瘦,自己可不能把所有的便宜都占了。

    “我够了,你多吃点,早点好了就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了。”

    “对了,你需不需要报个平安?”

    这个问题本来最初就应该考虑的,但奈何她手上积蓄不足,加上又没人上公社,所以就耽搁了下来。

    现在自己有了钱,明天又正好是赶集日,大队特意放了一天假,青杰哥指定得上公社,正好可以帮他报报信。

    容祁愣了下,而后认真思考了,最终摇了摇头。

    他和首长约定好的电台频率是机密,还是等自己好了再去和首长沟通。

    “那行,那我们就先回了。”

    宋沅说着站起了身,接过徐立先的药箱,搀扶着老人就走了。

    容祁张了张口,就这样看着两人的背影离去。

    “爷爷,他伤势怎么样了?”

    走离山洞有很远的距离,宋沅这才开口询问。

    “你这孩子,我还以为你不关心呢”。夜色很暗,徐立先走得小心翼翼。

    “我那不是想着私底下问您嘛,这要是当着人问了,万一情况不好人还有心理负担。”

    这人啊,一旦有了心理负担,成天就光琢磨去了,精力分散,哪来的好心情对抗病魔啊!

    “你啊你!挺好的,不用担心。”

    伤口恢复得不错,不出意外的话,半个月左右这人都可以离开这里了。

    这样挺好,早点好麻利了沅丫头早点解脱。

    这傻丫头,怕是贴了不少东西进去。

    徐立先一开始知道宋沅和柳青杰走得近的时候,心里就有些犹豫。

    毕竟自己的防备成真了,宋沅看着柔弱可欺,可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单纯。

    真正单纯的人不会那么好的隐藏自己,他甚至怀疑宋沅在宋家表现出来的弱者形象是真的顾忌血脉关系的示弱,还是为了像外界传递自己弱者的身份。

    可听到宋安为她换红花油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担忧。反复考量纠结之后,才说服自己放下芥蒂,放下过去,放下成见去接受宋沅。

    若她真的大凶大恶,完全犯不着为个陌生人来回奔波操劳。

    他宁愿自己和老伴儿一样,想得单纯一些,也不要纠着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说到底,宋沅用了七八年的时间,为徐立先重拾了相信他人的勇气。

    “那就好”,这下宋沅也彻底放下心来。

    两人在黑夜中穿梭了很久,在山脚下,宋沅叫住了徐立先。

    “爷爷,你等我下”,说完,往岔路旁边的小路走。

    徐立先只听见窸窸窣窣的声响,想要上前查看却又被黑夜困住了脚。

    不多时,微弱的光亮离他越来越近,他看见女孩原本挺直的腰杆弯曲了很多,而她背上背着的柴火高过了人。

    “咋的还拾了这么多柴火啊?之前拾的不是还有吗?”

    这丫头,时不时就上山拾柴,就一日三餐用的,估计都还剩不少呢!

    “囤着点,心里安心些”。

    反正早晚都得拾,既然胡翠花吩咐了,她便拾掇一些,正好也可以有时间偷溜去看容祁。

    “来,我给你背吧”!徐立先伸手去拉宋沅肩膀上的背带。

    小小的年纪,本应童心未泯,徜徉在知识的海洋中,却早早被生活磨练了心智,压弯了腰肢。

    “不用了,爷爷,咱赶紧回吧”,宋沅侧身躲过徐立先的手,拒绝了他的好意。

    老人家本就不适应农村背背挑挑的生活,何况年纪也大了,这活对他来说太重了。反倒是自己,从小做到大,已经适应了。

    徐立先轻叹了口气,也没再多说话。他清楚意识到,柴火要是背到自己身上,那估计很久都回不了家。

    宋沅先把徐立先送到牛棚,老人考虑他背上的重量连声拒绝,却没有撼动宋沅的意志半分。

    “行了,回去吧!学着保护点自己。”徐立先一手拉着大门上的铁扣,一手对着宋沅挥了挥,让她赶紧走。

    “好,您早点休息,今天又耽搁您了!”

    徐立先没有多说话,直接摆了摆手,而后身子隐于黑色之中,门也传来被关上的吱呀声。

    看着徐立先进了牛棚,宋沅这才回家。

    夜有些清冷,一个人的乡间小道,偶尔有几声稀碎的狗鸣。

    她回到家,把柴火背到自己房门口,宋安听见动静赶紧出来帮忙,倒是把宋沅吓了一跳。

    “你怎的还没睡?”这明天要上学的人,此刻怎么就在自己门口。也不说养好精神,好好去上课。

    学习需要清醒的头脑,那样才能快速理解知识点。甭管以后有没有机会被推荐去工农兵大学,这学到自己身上的东西,总归是有用到的一天。

    “我看你还没回家,所以等等你”,宋安低声音道。

    宋安自己也困,可他不想姐姐回来面对的永远是冷清清,黑漆漆的屋子。

    “好了,你去睡吧!我弄完这些就来”,宋沅催促。

    “我帮你吧!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宋安倔强地抱起柴就往房间里走。

    这要真让她一个人收拾,那又得费不少功夫。

    本来吃得就少,再少眠,还要不要活了?

    宋沅没说话。两人沉默着把柴抱进屋里。

    “好了,准备睡觉吧!你是回二房睡还是在这?”

    宋沅的问话让宋安沉默下来,他静静看着姐姐,想要看看她的脸色。

    奈何夜色太浓,他愣是没看清宋沅的脸。

    “我想跟你睡”,宋安努了努嘴。

    “那睡吧!”

    “好勒!我睡里面”

    宋安的声音里少了沉闷,多了欣喜。人也跟猴子一样,利落地爬*。

    床老旧得有些承受不住这突来的重量,吱呀着有些晃动。

    宋沅摇了摇头,自己也开始把外衣脱下,准备睡了。

    躺在床上的姐弟两各怀心事。

    宋沅闭着眼睛,思绪万千。她们姐弟两年龄都上来了,本不该再睡一张床的。

    可安安从小喜欢黏着她,而柴房就这么大小的巴掌地儿,确实放不下安安的床了。

    以后,以后有机会给安安做张床,让他自己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