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宋沅把弟弟送到村口,小家伙直奔宋杨家。

    宋杨见到他很是欢喜,以为是宋沅来叫他一起去挖昨天剩的竹笋!

    “很多吗?”宋安若有所思。

    自己带着姐姐出来了这么久,晚上回去两手空空的话,指不定又要被数落。

    自己还好,姐姐就不行了。

    他不想再多生事端,如果真如宋杨所说那么多的话,带点东西回去也能堵住大家的嘴。

    “嗯嗯,很多很多,这么多,我和沅沅姐姐都背不完。”

    小宋杨用自己的小手比划,笨拙的模样逗乐了宋安。

    “你拿上自己的小背篓,我回去拿我的,咱们一起上山看看”,宋安道。

    吩咐完,宋安一路小跑回了自家,到门口的时候还往里看了看,见没人这才开门进去。

    拿了背篓和锄头回到宋杨家集合,一个十一岁的大朋友带着一个六岁的小朋友,两人手牵手往山上走。

    “安子哥,六子他们好烦啊!他们骂沅沅姐是瘟神,是倒霉蛋!明明他们运气才最差。”

    来到熟悉的地方,此时的宋杨想起了昨天六子的所作所为,开始明目张胆的告状。

    “对了,宋六子他还朝沅沅姐扔石子,可惜我打不过他们”。说着,小脸耷拉了下来。

    “没事,哥会收拾他们!”

    宋安轻轻拍宋杨的肩膀,安慰着自己的小眼线。

    “好,等我长大了,我也去收拾他们,给沅沅姐姐报仇”

    小家伙义愤填膺,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以示决心。

    “就你那小身板,什么时候才能收拾宋六子”。

    宋安兴致缺缺。不是他说,宋杨瘦瘦小小的一个,跟那胖墩宋六子,那体格都不是一挂的,估计只有被揍的份。

    “我努力吃饭,总能收拾他的”

    宋安敷衍地点了点头。努力吃饭的前提是有饭吃。就现在,哪家哪户不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哪里来的随便吃,小宋杨还是天真了些。

    两人一说一答,没多久就来到了竹林。

    这才动手挖了几颗,背后突然传来竹壳叶被踩碎的声音。

    两人抬头一看,只见几个大队的女孩正颤巍巍的背着背篓进了竹林。

    女孩们没想到竹壳叶的声音会这么大,还惊动了宋安。

    看见宋安冷冷的眼神,几人心虚的躲开了他的视线。

    “你们来这里干嘛?这是我们先发现的!”宋杨小脸一拉,凶巴巴开始宣示主权。

    “这又不是你们家的,凭啥就你们能来?”为首的女孩理直气壮地回怼宋杨,只是声音里还是暴露了一丝底气不足。

    宋妮看着眼前的竹笋,有些后悔昨天没跟着宋碗儿一起来。这么好的笋,全部便宜她宋碗儿不说,还让自己挨了一顿骂。

    好在她娘聪明,让她今天时刻注意宋杨或者宋碗儿的动静,只要跟着她们就不怕找不到这地方。

    她今天哪里也没去,就坐在家守着。

    好在被她守到了,她看见宋杨和宋安出门,赶紧叫上两个妹妹背上背篓跟上。

    可惜的是,一路上又遇到了几个跟自己一个目的的女孩。

    宋安拉了拉宋杨的袖子,见小家伙疑惑的目光,他小声分析。

    “杨杨,你再不挖估计等会儿会有更多的人过来,到时候真的就没咱的份了?”

    小宋杨听了小嘴一瘪,有些想哭。

    这些人太讨厌了,还得分他的份,不行。

    “好了,赶紧动手,晚点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宋杨果然被*住了,拿起他的小锄头开挖。

    “羞羞羞,不要脸,骂我沅沅姐是倒霉蛋,现在要挖她发现的笋,不要脸。”

    小家伙一边挖,一边念念有词骂着入侵者。

    几人听见宋杨的数落,却不敢开口反驳,毕竟人家说的都是事实。

    算了,被骂几句能换来这么多口粮,也算是值了。

    相对于宋杨,宋安就淡定多了,他太理解大队里的这些婶子伯娘的手段,因此对现在的局面是一点不惊讶。

    与其多费口舌,不如争分夺秒挖。

    男孩子的力气比女孩大了不少,加上宋安只捡大个的挖,没一会儿就挖了一背篓。

    见宋杨的背篓还空着,他又帮着小家伙挖了几个,这才把他的背篓填满。

    挖好了两人就要下山,宋妮几人看了急得不行。

    她娘可说了,既然宋碗儿运气那么好,跟着她准能捞着点好处。

    可是这*的竹笋,挖了泡着够吃好几个月,要是自己跟着走了,别人来挖了就没自己的份了。

    内心几经挣扎。最后,宋妮等人还是舍不下眼前的好处,只能遗憾目送两人离开。

    “安子哥,她们挖完了,咱的笋没有了”,宋杨的声音带着哭腔,是真的心疼上了。

    春笋味道最是鲜嫩不过,自己才吃上一顿呢,怎么就被跟了呢!

    “得了,有点出息。我姐能找着这里,指定还能找着其他的”,不得不说,宋安对他姐是盲目的崇拜。

    说起他姐,也不知道她事办得怎么样了,脸有没有消肿一些。

    不行,光敷冷水哪行,自己得想想办法。

    小宋安背篓倚在土堆上歇息,眼睛看着远方,面露难色。

    诶,有了。

    宋安回头看着自己背篓里的笋,心中有了主意。

    “诶,安子哥,这不是回家的路啊”,宋杨年纪虽然小,但是记性不错。

    “我知道,我先去趟卫生所,咱们去和赤脚大夫谈笔生意”。

    准确来说,是去求人办事儿。

    徐立先和林大海正在翻晒药材,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两人还以为是谁来看病了,待人走近,才发现是两个孩子。

    “小娃儿,你们咋跑到这里来了?”

    林大海开口询问,徐立先站在一边没有说话,眼睛不时打量宋安,他知道,这是沅丫头的弟弟。

    “大夫,你们这有红花油吗?”

    他可是听别人说了,红花油的消肿效果很好。

    “有,你要给谁用?”

    林大海见两人衣着整洁,也没见哪个身上有肿的地方,想来是给其他人用的。

    “多少钱?”,宋安没有回答林大海的问题,反倒是问出自己担忧的价钱。

    “1毛钱一小瓶”

    “我没钱,可以用其他东西抵吗?你看,我有竹笋,你要多少都行,给我换一瓶红花油可不可以?”

    宋安有些忐忑,他第一次以物易物,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林大海往宋安的背篓里看,好家伙,这么小一个人居然背了这么一大筐的竹笋。

    “你可以让你家大人来买!”现在的东西,样样稀罕。就这两个小娃娃,自己真要换了,明天不知道谁又要上门讨要东西回去呢!

    “大夫,你换给我好不好?我姐脸肿得老大了。我家里人不会给她买药的,你换给我可以吗?”

    宋安急了,他家人是不可能为姐姐花钱的。

    林大海见他急切的模样有些动容,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啊!也罢,就当做回好人就是。

    想通了他回到屋内,也就是药房。拿了一瓶小小的红花油塞进宋安手里,而后低头去整理他的药材。

    “谢谢,你看你要多少,我给你背进去。”

    林大海说不用,但宋安哪肯白拿人家东西,固执地说把东西给人背到房里,最后林大海只能象征性拿了两颗竹笋当作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