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听话懂事的弟弟,宋沅满足地笑了。

    宋安之余她,是她苦难日子里的一道光,因而她也舍得去满足他的期望。

    她抱过弟弟的身子,下巴抵着他的头,低声说道:“咱睡一觉吧”

    “好”,宋安乖巧答到,而后也闭上了眼。

    昨晚的两人都没睡好,正好这里没有吵闹,两人可以好好的补眠。

    阳光下的他们紧紧依偎,把彼此当做了依靠。

    宋沅姐弟两人是很惬意,喂完猪打完猪草回到家的宋芳却不好了。

    她反复清洗自己的手,仿佛猪圈的臭味就永久停留在了上面。

    等洗到满意时,她才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起身。

    “宋碗儿,你做饭了吗?饿死了”。

    早上吃那么点粥,她的肚子早就叫了。

    “宋碗儿,你哑巴了?”,还是没有回应。

    “宋碗儿,我叫你你听见了吗?”

    许久不见回应,宋芳气冲冲冲到厨房,只见厨房冷锅冷灶,早上胡翠花放在桌上的粮食还原封不动摆在那里。

    “死哪去了,不知道要吃午饭了吗?”

    宋芳低声埋怨,把桌上的玉米面提起来看了一下,又使劲砸回去,而后头也不回出了厨房。

    这贱丫头,不会躲在柴房偷懒吧?

    她怒气冲冲去了柴房,里面除了柴火就是空荡荡的床。

    这下她傻眼了,这人死哪去了?

    她倒要瞧瞧,这宋碗儿什么时候回来做饭。

    正好忙了一上午,她也累了,她搬了一张座椅,就这样守在院子门口,

    坐着坐着,就这样睡着了。

    宋老三几人听见下工哨声响起,捂住饥肠辘辘的肚子,慢悠悠回了家。

    门吱呀响起,宋芳一个机灵坐起身,噼里啪啦一顿骂。

    “宋碗儿,你个死丫头,你舍得回来了?你知不知道还要做饭?”

    她骂得起兴,也不管来人是谁,只想把心里的不满都骂了出来。

    宋老三进门,冷冷看着她,把锄头重重摔在地上。

    响声吓了宋芳一跳,她抬头,只见她爷那漆黑的眸子里冰冷一片,她瑟缩了下,而后住了嘴。

    胡翠花听到她的话,小步疾驰跑到厨房,果然冷锅冷灶。

    她出门,看着坐在座椅上的宋芳,恨得牙痒痒,这有骂人的时间,饭都做好了。难道要让她老婆子来伺候她。

    “奶,你瞪*啥?”

    干啥干啥,这他娘的就是个棒槌。

    宋老三看向胡翠花,后者摇了摇头。这下,宋老三的脸更沉了。对着宋芳就是一顿怒吼。

    “还不给我滚去做饭”

    “我不去,这是宋碗儿的事,凭啥我去做?”

    宋芳低头不理,她又不是傻子,什么都去做。

    “我早上是不是说过,碗儿的活你来干?”

    啥意思,就是宋碗儿等着她来伺候呗?

    这下宋芳彻底炸毛了。

    “爷爷,你不公平,凭啥她宋碗儿啥都不做?”

    凭啥凭啥,凭你现在也找不着她人。

    你有本事,你把她找回来给你做饭啊,蠢货。

    “就凭我当家,我说了算”

    宋芳还要顶嘴,被王大芹死死捂住了嘴。

    王大芹一边阻止女儿,一边讨好地对着公爹说:“爹,我现在就让芳丫去做。”

    说着,一把把宋芳推到了厨房里头。

    “娘,你干啥呀?”

    宋芳被推进厨房,满脸不虞,她娘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居然把活揽下来。

    听见宋芳咋咋呼呼的声音,王大芹真的怀疑眼前这个蠢货是不是她生的,怎么一点都不会察言观色。

    “干啥,做饭,你是还想挨骂吗?你就不怕你爹的棍子了”

    提起宋建军的棍子,宋芳终于害怕了。

    她歇了心思,认命拿起玉米面去和面,嘴里念念叨叨,“吃吃吃,吃不死你”。

    而这边的宋老三夫妻进了门,胡翠花就开始数落宋沅不懂事。

    宋老三只觉耳边像蚊子嗡嗡响,简直让人不得安宁。

    “得了,现在说这些有啥用?说了就有饭吃了”

    胡翠花讪讪,“我这不是看你气坏了吗?”

    “气坏,气坏有啥用,这是宋碗儿能干的事吗?”

    胡翠花惊指了指二房,话到嘴边说不出口。

    知晓老伴理解了自己的意思,宋老三点了点头。

    “老头子,真是安安做的?那孩子一向体谅人,不能吧”!

    胡翠花还是不敢相信,她懂事的孙子会让她饿肚子。

    宋老三无语了,这事都做出来了,还轮得到你不敢相信。

    就宋安那护短的性子,刀都能架在他妈脖子上,想要磋磨磋磨宋芳那不是不可能的。

    罢了罢了,让他孙子出这口气,不然憋在心里,可别把人给憋坏了。

    也正好让宋芳感受感受碗儿的工作,别整天把自己当作大小姐,自己有那命吗?

    “老头子,安安会不会记恨我们?”

    宋老三啪嗒啪嗒嘬着烟嘴,若有所思。

    在胡翠花以为自己就等不到答案的时候,他开口了,满是不确定。“应该不会”

    他又没打骂宋碗儿,也没克扣她的粮食,宋安有什么理由恨上她们?

    “那就好那就好”,胡翠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不会就好。

    这可是她最出息的孙子,怨上自己可就不好啦。

    厨房的宋芳手脚无措,一点章程都没有。

    就这么忙,她都还有时间去埋怨宋沅。

    等众人吃饭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一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一家人看着盘子里黑乎乎的东西,食欲一下就没了,没人抬碗。

    宋建民见大家都愁云满布,为了缓和气氛,笑兮兮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

    这一筷子,就差没把他的命送走,你糊就糊点,放那么多盐干啥,真当盐不要钱哪。

    还有这饭,干成这个样子,咬都不好咬,关键还喇喉咙。

    不过他没敢说出来,而是使劲扒饭,下午要上工,还能怎么办?饿肚子啊?

    众人见他的模样,将信将疑端起碗筷,最后只能和他一个想法,凑合吃吧,毕竟还要上工。

    这个时候,一家子愁眉惨淡,纷纷想起了宋沅的好来。

    要是碗儿在,这个土豆指定炒得脆脆辣辣的,下饭。

    还有这酸菜,一定是酸咸适宜,各司其职,谁也不抢谁的味。

    最主要的是,这饭一定会飘着玉米淡淡的清香,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干干的,像锤子锤过一样。

    这要是以后都吃这玩意儿,日子可咋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