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三婶,差不多得了,别整得你有多关心人似的。”

    宋芳一幅欠揍的口吻,生生打断了卢花的动作。

    她回头看着宋芳,与记忆中乖巧的女孩相差甚远。什么时候,那个懦弱的女孩也变得如此嚣张跋扈。

    是什么改变了她一目了然。

    卢花失望至极。这要是她女儿,她指定得给她掐死。什么玩意儿,心思歹毒。

    犀利的眼神看得宋芳不自在。她梗着脖子,不知悔改地继续说道:“三婶儿,你那什么眼神?做得还说不得了?”

    “你爹就是这么个好教养?顶撞长辈,欺负妹妹,你读的书都喂狗肚子去了?”这话卢花是用吼的。

    厨房的动静惊动了所有人,宋老三老两口赶来的时候,只见卢花挡在宋芳前头,宋芳面目狰狞,抬手去推卢花。

    “你有什么资格去说我爹,就你们,还不是得好好上工伺候我爹?”

    宋芳从小就觉得,除了她们大房,其余的人都该是她们的奴隶。

    “好啊!真心话都说出来了是吧?原来大房存的是这样的心思。我说呢,你爹整天懒懒散散,一个大男人还不如个娘们,到头来吃得多,拿得多,原来是处心积虑地压榨底下弟弟的劳动力呢!”

    “我告诉你,我还真不伺候了,分家”

    宋芳的话完完整整听在老两口的耳朵里。

    胡翠花火气直直往上窜,这缺心眼玩意儿!是猪吗?难道不知道他们两个老人为了家庭的和睦操了多少心,这要是分家了,大房就等着饿死吧!

    “宋芳”,宋老三怒喝。

    宋芳回头,看着黑脸的宋老三,身体几不可察地颤抖两下。

    惊动了爷爷奶奶,这下她是真的怕了。只要她爷一发话,她爹指定按着她往死里揍。

    “爹娘,原来你们也是藏的这心思,大哥是你们的儿子,二哥和建民就不是了吗?”

    “你们偏心大房我不说,我们有一把子的力气,可以帮衬一些。但是你看看,我们养出了个什么东西啊,白眼狼”

    “我话明明白白摆在这里,以后这亏我不吃了!”

    想到老二夫妻两和他们累死累活,到头来自家的儿子女儿早早下学,辛苦挣来的钱还得往上交,只怕也进了大房的口袋。

    凭什么啊?他们就金贵一些吗?

    自己年纪小小的孩子在外谋生,指不定多得受别人的欺负呢!结果到头来,都是为别人做嫁衣。

    卢花越想心里越不得劲,抬手不时擦拭眼角。

    “老三媳妇”,胡翠花的脸色不好看,声音也不好听,自己还在呢,由不得这些人撒野。

    “娘,你吼我也没用!这个家分定了”

    卢花把帕子一扔,气势瞬间上涨。

    胡翠花怔了一下,而后哭天抢地。“我还没死呢!这家由不得你做主!谁家的媳妇跟你一样,摔刀子吓唬公公婆婆。天哪,老三呢!老三去哪了?就任由你媳妇欺负你娘吗?”

    干打雷不下雨,卢花静静看着她婆婆表演。这招用了这么多年,她早就习惯了。

    “娘,你哭吧,哭完咱再分家”

    “诶哟,我不活了,这天杀的儿媳,全她妈是搅家精。”

    这话不止说了卢花,把王大芹和蔡琴也骂了进去。

    躲在门口偷听的蔡琴伸了伸头,眼角的淡白色不明物体十分显眼,她弱弱地开口,“娘,我可没*”

    言下之意,搅家精别扯上她!

    胡翠花呸了一声,个个都不是好东西!以为她不知道呢,个个私底下都在埋怨她呢!

    “娘,你这话说得,我什么时候不是对你言听计从了!”

    蔡琴不干了,委委屈屈开始数落婆婆。

    宋沅冷眼旁观,看众人各说各有理嗤笑了一声。

    这就是宋家人,表面上和和睦睦,实则个个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够了,宋建军,把你姑娘领回去!”

    宋老三发挥大家长的作用,企图蒙混过关。

    卢花见公公发怒,识趣的闭上嘴。分家是不可能实现的,她本意是借题发挥,想把事情摊开了说。

    如今目的达到,她以后自然也会精明点,谁也别想算计到她儿女身上。

    宋建军着急忙慌跑来,拉起宋芳就走。至此,一段闹剧就此结束。

    宋沅看着离去的身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眼神晦涩不明。

    宋芳,咱们来日方长。

    卢花见状趁机走开,厨房又只留下了宋沅。

    她毫不在意地去搅动起锅里的粥,她从不奢求别人的帮助,这么多年她不也过来了?

    灶膛的火越烧越旺,宋沅在火光下面无表情使劲揉搓被打的脸颊,随着她的动作,脸开始有了变化,原本红肿的地方光速膨胀。

    到饭点的时候,宋沅的脸肿得充血。

    满心欢喜回家的宋安推开院门,远远就看见他姐慌乱躲避的身影。

    宋安脸上的笑容一收,着急忙慌地走上前,拦住宋沅,只见姐姐原本白皙的小脸此时通红一片,还肿得老高。

    他愤怒地逡巡着院子,进屋拿起被卢花丢在一旁的菜刀。

    “都给我出来,是谁?是谁打了我姐?是谁?”他喊得声嘶力竭,稚嫩的脸上青筋凸起,眼睛通红一片,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宋沅怕她弄伤自己,上前想要夺过他手里的刀,反而激怒了他。

    宋安甩开姐姐的手,提着刀直奔父母的房间,蔡琴原本哼着小曲儿,见宋安进来的一瞬,眼睛都亮了。

    她起身想要去拉自己唯一的儿子,可触及他手中的刀时,手瑟缩了一下。

    “安安,咋了?咋拿着刀?也不怕伤了自己。”

    她伸手要去夺刀,在行动的刹那,刀落到了她的脖子上。冰冰凉的刀锋抵着她的皮肤,让她全身战栗。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打了我姐?”

    宋安哭红了双眼,大声质问着母亲。在这个家,最有可能动手的就是她!

    又是宋碗儿,这个死丫头就是和自己有仇,居然教唆儿子拿刀指着他的母亲?

    “被打了,活该”

    她丝毫没有察觉儿子的愤怒,反而是幸灾乐祸起来。

    这一刻,宋安失望极了。刀也抵进了几分。

    疼痛感告诉蔡琴,她的儿子是真的想要杀她!

    “安安,我是你娘啊!”

    蔡琴的心凉了,声音颤颤巍巍。

    她反复强调自己的身份,声音也变得尖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