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沅把荠菜装进背篓,带上小宋杨往竹林的方向走去。

    “哇,好多竹笋啊!沅沅姐姐,我们发财了!”

    宋杨见到这么多竹笋很高兴,每次和六子一起都没找到,那家伙还说是没长。

    果然安子哥说的对,别人说的倒霉蛋都是假的,谁家的倒霉蛋运气有沅沅姐姐这么好。

    以后自己一定要跟着沅沅姐,这样就不会没比都空着手回去了。

    宋沅见他财迷的样子,好笑地摇了摇头。这才见了点竹笋就就这么高兴,要是见着钱不得晕过去?

    “嗯,是挺多的!你要不回去拿个背篓,我在这里等你?”

    “不了”,宋杨摇了摇头,这是沅沅姐姐发现的,自己不能要。

    “怎么,怕你回去我挖完啊?”宋沅调侃。

    宋杨闻言不可置信的正脸对上宋沅,小脸上有失望,是那种一眼就能看穿的失望,那委屈的眼神控诉着姐姐你怎么能这么想我?

    “好了,我开玩笑的。你看下你能不能挖,我到时候给你背回去。”自己背篓够大,再不济用衣服也能兜好些呢!

    “不用,杨杨要会自己去找,这是姐姐找到的,我不要”。

    宋沅有些震惊了,小家伙还挺有原则。

    不过也好,懂得分寸,大家都舒适。

    “那行,先挖吧”

    挖笋是一个体力活,有的埋得太深,需要刨的泥土太多;而有的长在老竹的根须上,需要挖掉繁密的枝节才能挖好。

    因为有了宋杨的帮忙,宋沅一会儿挖了满满一背篓。

    此时天已经染了丝墨色,火烧云染红了天空,与一旁的青黛色相撞,倒是有几分别样韵味的美。

    宋沅见时间差不多,招呼宋杨就要回家。

    “就走了?那这么多竹笋被别人挖了怎么办?”

    “没事,明天咱们回来挖。今天已经晚了,别人不会上来的”

    劝说了半天,小家伙这才依依不舍地和宋沅下山。

    那一步三回头的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宋沅强迫他了呢!

    宋沅的一背篓竹笋惹来了大家艳羡。

    “碗儿可真能干,这是在哪挖的?”有人开口试探,众人也竖起耳朵等答案,没准自己去还能捡捡漏。

    “就在那边的山上挖的”,宋沅回头指着不远处的山峦道。

    问话的人撇了撇嘴,暗道宋沅蠢,不懂她的意思。

    我还怕不知道你从那山上弄下来的。关键是哪座山?你说的那么笼统,谁知道?

    旁边的人看她脸色下沉,嗤笑一声继续手头的事。

    还真以为人宋碗儿是傻子,那老宋家出来的能有傻的?

    “碗儿,你挖这么多,要不匀两颗给婶儿做做晚饭?”见宋沅不肯说出具体的位置,有些人直接舔着脸去要。

    “好啊,婶儿,要不你的公分也匀我两分?”宋沅笑得温婉,就像问你吃了没。

    那人没了好脸色,实在没想到这宋碗儿如此狡猾。

    “去,当你那是肉啊!还想要老娘的公分!”

    “那婶儿,既然您稀罕的是肉,那我就先回了啊!”

    宋沅笑眯乐呵道别,脚步轻快赶紧开溜。

    “大芹,你还搁这呢?你们家那小扫把星背了好一背篓竹笋,沿途都有人问她哪挖的呢!”

    说话的是王大芹娘家做姑娘时候的姐妹,自然也是想从王大芹这里打探打探消息。

    “不能吧!就大队里那些孩子成天在山上转悠,还能有碗儿啥事?”王大芹不太相信。

    “那孩子转悠,能把整座山都转悠了去啊!”孩子玩性大,多半时间都是偷懒去玩。

    “那可不一定,咱大队能干的孩子多了去了。”

    就王家那小顺,上次自己见到的东西生生给他夺了。还恬不知耻说没看见她这么个活生生的人。

    她就不信,这些山王小顺就没去转悠转悠。

    “我还能骗你不成,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见人说得真切,王大芹有些迟疑了?

    难道是真的?那要这样自己可得去看看,别那死丫头被人三言两语套了话去,自己家还吃个屁啊!

    “诶呀,桂芬,我不和你说了,我看看去”

    王大芹扔下锄头火急火燎就往外跑,愣是没给郭桂芬反应的机会。

    她伸手想拉住王大芹,结果抓了个寂寞。

    嘴唇蠕动,暗骂王大芹装疯卖傻。

    众人在宋沅那里没讨到好,有好事者直接找到大队长告状,说宋沅侵害了大队的公共利益。

    这个时候,不仅地是集体的,山也是。

    大队长看着眼前的长舌妇,手里的烟杆一抖再抖,抖得烟灰都掉光了。

    “行了,谁爱要谁挖去,这方面我可没拦着大家。你们之前不也是想要了就去挖吗?现在眼馋一个孩子的劳动果实,平白告黑状亏不亏心?”

    说得自己多无私,不过就是看人能干,挖的多她自己眼馋了。

    告状的人见没被表扬不说,反而惹了大队长不快。于是撇了撇嘴,扭着*回去了。

    你宋碗儿能找,我孩子也能找,于是隔天,乌山和小尖山的山上多了好多挖笋的身影。

    待人走后,大队长啪嗒两口烟嘴,目光深邃。

    都是穷给闹的,要不是粮食不够吃,谁也不会紧盯孩子的那点东西。

    可穷又能怎么办呢?。

    宋沅和宋杨一路回家,她没想到的是宋杨家居然离自家不远。

    见宋杨停下,宋沅也赶紧止步放下背篓,然后拿起背篓上的野菜并一些竹笋,放在了宋杨家的门口。

    “姐姐,我不能要”

    “这又不是我给你的,都是你自己挖的”

    别看小宋杨年纪不大,干活却熟练利落得很。

    宋杨可太犹豫了,虽然是自己挖的,但是是为了没保护她姐姐道歉才挖的。

    可要是不拿,今天晚上没菜,奶奶又要数落自个娘了。

    “行了,拿去。大不了下次你遇到好的带上我”。

    宋沅理由都想好了,直接堵了宋杨的口。

    “嗯”

    宋杨坚定地点了点头,而后兴高采烈带着东西进了家门。

    见宋杨回家,宋沅赶紧背上自己的背篓也走了。

    宋沅刚把饭蒸上,宋家的人就下工回来了。

    宋沅打了招呼,就继续处理手中的竹笋。

    “哟,我们碗儿可是仁义得很,居然把挖的竹笋送人!”

    王大芹想着那递出去的大笋,心都在滴血。这小*,就知道拿全家的财产去笼络人心。

    闻言,胡翠花原本笑开花的脸一跨,目光冷冷地看着王大芹。

    “娘,你看*啥?我可是亲眼看见的。”

    要不是她听桂芬说宋碗儿背了一背篓竹笋,担心她被那些好事婆娘套话,她还看不到这事呢!

    见王大芹说的真真切切的,胡翠花的脸更冷了,回头看着宋沅欲言又止,显然是不认同宋沅的行为。

    这孩子,家里人这么多,自己家都不够吃还送人。

    “大伯母,那可是宋杨自个儿挖的,我只是帮忙背了回来。还是说,大伯母觉得我应该昧下那些东西。”

    闻言,王大芹脚一趔趄,这话她能怎么回答。

    回答是那不显得自己良心坏,如果回答不是,那递出去的可是好几顿的量啊。

    “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平白让大家误会了去!”

    胡翠花瞪了眼王大芹,就会搬弄是非,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宋沅笑了笑没说话,只是这笑意不达眼底。

    解释?您不都先入为主了吗?

    见胡翠花不再追究此事,王大芹有些急了。

    “谁知道呢?就怕有的人常年没有玩伴用东西贿赂人啊。”

    宋沅停下动作瞥了眼王大芹,而后讽刺地开了口。

    “大伯母这说的是堂哥吧?我记得堂哥之前干过这事。不过我的话大伯母不用操心,毕竟我已经过了贪玩的年纪。”

    “奶,你先处理着,我去厨房看看饭蒸熟了没”

    实在不想和王大芹掰扯,宋沅索性找了个理由错开。

    “姐,姐,我回来了”

    一个小陀螺闯进家门,宋老三和胡翠花扬起笑意正要说话,只见男孩环顾一下四周,扯着嗓子开始寻人。

    “姐,你在哪呢?”

    “我在厨房”

    这小捣蛋鬼,嗓门儿大得没法。

    宋安书包都没放就直接奔进厨房,直接忽视了特意出来见她的蔡琴夫妻。

    “姐,我昨天不在她们有没有欺负你?”

    宋安的嗓音很大,就是故意的。

    王大芹听着碎了一口,这指示性太强了。

    可她不敢说话,二房的这小兔崽子读书随了老四,很得老夫妻两看重。就连她的大儿子宋金都要排在他之后。

    “没有,你读书累不累?”

    宋安靠近宋沅,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她的肩膀,一天不见,可想死他了。

    “姐,你别骗我了,就咱家人这德行,不欺负你鬼都不信。”

    宋沅没好气瞪了下宋安,知道还问,不是浪费口舌吗?

    “姐,你看这是什么?”

    宋安说着,一边去拉自己的荷包,露出一个白色的壳子。

    “姐,是鸡蛋。昨天外婆给煮的,我都给你留着了。”宋安凑到宋沅耳边道。

    “外婆给你煮你就吃,干啥留到现在。”

    宋安不认同地摇了摇头。“昨天是你的尾巴,我没啥可送你的,就借花献佛了。”

    “姐姐不吃,你吃了我就高兴”

    宋沅不在乎这一个半个鸡蛋,但弟弟的关心确实温暖到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