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柳青杰家出来,宋沅长舒口气,总算是迈出了一步。

    她没有回家,径直去了大队的养猪点,那是宋沅工作的地方。

    养猪算是件轻松活,只负责喂食和堆肥。

    很多人都削尖了脑袋想揽下这活,却是被宋沅捷足先登了。

    宋沅也争气,养了五年的猪,从原来的两头养到了现在的四头。公分也从原来的一头七百多分变成了一千多分。

    这样算下来的话,四头加起来每天也是满公分,应了她自己说的那句不比家里男性长辈少。

    她到的时候,猪群老远听见她的脚步声就开始哼哼唧唧。

    她上前一一摸了摸小猪的头,轻声打过招呼,这才去把昨天背回来的猪草剁碎,然后混一些大队向村民回收筛玉米面多出来的玉米皮子拌匀,这才倒进猪槽里面。

    猪食刚一入槽,小猪哼哼嗤嗤上前吃食。

    猪食本来是要煮过的,但昨天宋沅回来太晚,没时间煮。不过好在这些小猪嘴不挑,偶尔一顿的生食也吃得津津有味。

    “小家伙,你们真好,每天有人伺候,到时间就吃,过得还挺舒坦。”宋沅一边抚摸离自己最近的小猪耳朵,一边自言自语。

    小猪不知是否听懂了宋沅的嘀咕,用那湿漉漉的嘴唇拱了拱宋沅的手。之后摇头把宋沅的手甩开,继续加入抢食大战。

    喂完猪,宋沅把它们赶了出来,而后自己拿了个竹编的簸箕进了猪圈。

    先锄后抬。不一会儿,原本空气还算清新的猪圈旁多了一大堆黑漆漆,臭烘烘的农家肥。

    农家肥是一季庄稼好坏的关键,宋沅从来都不敢马虎。用来给猪踩的草更是一背接着一背。

    抬完猪粪,再往猪圈里铺上厚厚一层野草,宋沅才把小猪赶回猪圈。

    宋沅撸起袖子往旁边的草棚走去,里面堆着她每天割回来的猪草,还有大队给的砍刀。

    麻利的用砍刀把猪草砍好,然后用簸箕装进一旁的锅里,加水添柴点火。

    等宋沅把猪食煮好,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从草料屋走出来,宋沅也没闲着。弯腰拿起大队分配的镰刀和背篓,跨着上了山。

    这些年,粮食产量不景气,家家户户都格外珍惜粮食,有的劳动力少且差的家庭都得借粮食吃,所以能进猪嘴的只有猪草。

    宋沅顺着村子一直向前,今天她的目的地是村东侧的乌山。

    松桥大队在一个四处环山的山坳里面,昨晚宋沅救人的山叫秘灵山,大队的人轻易不会上去。只有七年前的蔡琴鼓起胆子进去过一回。

    秘灵上之所以成为禁地,是早些年村里的人进山打猎,东西没捞到,回来的时候倒是缺了胳膊少了腿。

    就大队里的宋四叔公,嘴馋缺了个角,脖颈后方也是一排齿痕。是当时进山的时候被野狼咬的。

    有了这么多血腥的事实摆在眼前,尽管知道秘灵山有很多野物,却没人再敢上去。

    平时大家活动的是村东侧的乌山和紧挨秘灵的小尖山和后山,当然还有一些山体不算大,却没有名儿的山丘。

    “碗儿,去割猪草啊!”刚从田里直起身子的李小芳眼睛一闪,看着面前走过的身影匆匆打招呼。

    “诶,是的,李大娘”

    宋沅扬起笑容回答,她知道李大娘并没有什么好意,毕竟她的儿子女儿时常叫自己克命鬼。如果没有大人教,小娃儿又怎会知道怎么叫。

    “碗儿,顺便帮大娘带点野菜”,李小芳笑兮兮地安排着。

    宋沅就知道没什么好事,这个李大娘爱占便宜的名头全村都知道,只是大家从来不搭理罢了。

    顺便带点野菜,说得很是轻巧。她最讨厌张嘴问人要东西的,但面对李大娘脸上却笑意盈盈。

    “遇见的话给您带。对了,大娘,我看二娃在家,要不你叫他一起去,您也能多得一些不是?”

    李小芳的脸瞬间拉下来,这宋碗儿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她一个克命鬼,居然还想让自己儿子和她一道?开么子玩笑?

    “不了,二娃还要帮我看着家里的鸡。对了,碗儿,你割猪草也不容易,野菜就不带了”,李小芳没了兴致,生怕宋沅再有什么提议,又提着锄头埋头苦干。

    “好吧,大娘”,宋沅答的有些勉强,是那种帮不上忙的惋惜。让旁边的一众人都有些同情。

    “呸,一个克兄克叔的东西,居然还想要拉上我们二娃,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人。”

    待宋沅走了段距离,李小芳朝着她走的方向吐了一口口水。眼睛含着凶光,恶狠狠看着宋沅的背影。

    “我说李大嘴,你这样说个小女娃儿有点缺德哈”

    李小芳听到这话,讽刺的笑了一下。

    “我说虎子妈,我说的缺德,那你怎么不让你们虎妞跟宋碗儿去啊?”

    虎子妈闻言一震,让虎妞去,那她娃还有命回来不?虽然她不待见女娃,但还不至于让她送死。

    李小芳见状嗤了一声,就你会说,当了*还想立贞牌坊。

    “你……”,虎子妈脸红筋涨,我这是好心好意提醒你。我就算没让我儿子闺女和她玩,但至少不在背后嚼人舌根。

    “算了算了,虎子妈!干活吧”

    见有人相劝,虎子妈顺着坡下,转个身跟别人一起说话去了。

    李小芳见状也不恼,高傲地翻了个白眼后继续锄田。

    现在三月末,再有一个月左右秧苗就要下田,这可马虎不得,这是大家的命根子。

    这方唱罢,那方登场。

    “诶,碗儿虽然克兄克叔,但看着乖巧,日子也过得着实惨了一些。”

    说话的是刚嫁进松桥大队的小媳妇张春秀,在家做姑娘时也算被娇养着。她对宋沅背着的罪名没那么害怕,倒是觉得宋沅过得太可怜。

    “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都快睡着了她们家就吵吵起来了,听动静又被打了”。说话的是宋沅家的对门儿,声音小小的,生怕被宋家人听了去。

    “那能有什么办法?蔡琴那不下蛋的母鸡好不容易抱窝,这眼看就要翻身了结果儿子没了,搁你你受得了?”

    “那谁能干?儿子可是咱们这些女人的底气,有了儿子腰杆子都要挺直一些。”回话的女人声音尖利。

    “那可不?小顺妈,整个大队你的腰杆绝对挺得直直的。”

    “哈哈哈”,众人笑作一团。

    小顺妈也不生气,跟着大家伙儿笑了起来。她生了5个儿子,腰杆可不挺得直直的,这是很多人羡慕不来的运气。

    众人的说法宋沅不知,就算知道也不在意。围着她的话题无非就是那几个,翻来覆去,覆去翻来,她自己都习惯了。

    宋沅沿着小路走到了山脚下,乌山底下有一片种啥啥不成的荒地,此时却长满了*叶和鹅肠草,土坎上还有一些糯米藤和白蒿。

    宋沅心道够了,这都是提前踩好点的。

    把背篓放在地上,一个人弯腰去割猪草,割了差不多1个小时,背篓就装得满满的还拔了尖儿。

    她抬头看了看天,太阳还没出来,日头还早。起身把背篓藏进一个隐秘的地方,而后进了山。

    背篓要是不藏,宋沅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得再割一遍。

    之前她放心把背篓放在土里,自己一个人进山。等回来的时候,草不翼而飞不说,背篓还被踢得全是窟窿,回村自是少不得一顿骂,说她不懂珍惜公有财物。

    有好事的人嚷着要她赔钱。当时胡翠花的脸都气绿了,守财的她怎可能拿出钱来,只双眼瞪着宋沅,嘴里一直骂着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还是大队长看她做事勤恳,这才拦了下来,只让她以后做事小心谨慎。宋沅也因此得了教训,凡事都要想得长远一些。

    甫一进山,宋沅就像脱了僵的野马,这里看看,那里逛逛,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乌山上树木种类繁多,自然也少不了竹子。

    乌山的竹林盛产宝物,不仅有竹笋,还有竹荪。

    竹笋可以炒着吃,也可以做成腌笋,还可以做成笋干,留作过冬菜吃。倒是竹荪,煲汤味道极其鲜美,是难得的佳肴。

    山背面的这片竹林是宋沅的秘密乐园,这片竹林长势不高,面积也不大,竹荪数量倒是不少,每年宋沅都能捡一大堆,今年也不例外。

    宋沅轻轻踩进竹林,脆脆的竹壳叶被踩得咔擦作响。

    轻脚轻手的扒开竹壳叶,底下躺着几株还没开竹笋,雪白笔直的躯干很是诱人。

    在它的旁边还有几株要开未开的竹荪,白色的伞裙微微翘起,迎风而立,宛如妙龄少女。

    宋沅轻轻掰下竹荪,把顶部的黑色物质和底下的伞托丢开,然后放到就近的地面。

    等全部采摘完再用自己的衣兜兜到背篓的地方,掀开最上面一层草,把竹荪铺上去,然后再把草盖上。

    时间差不多了,宋沅背起地上的猪草准备回去了,这个时候太阳已经爬上来,她把草背回猪圈,还得为宋家人做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