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沅抬头擦了擦额头以及两鬓的汗水。因着自己小跑了一路,所以额头的汗一直不停歇地往外冒。

    当然,除了热的汗水,还有吓出来的冷汗。

    擦好汗,她低头冷漠地看了看地上的人,迈开步子从上越过准备继续往山上走,现在她也没法确定它有没有事,她实在是有些放不下心。

    宋沅大步流星,爬了好几个弯道却又突然停下脚步。

    气喘吁吁的她用力地捏了下自己的大腿,脑袋瞬间清醒。心里纠结了一番,暗道算了,就当我良心还没有烂透。

    如果死了,自己给埋了,让他不至于藏身于野物腹中,死无全尸。如若没死,救他一命就当自己积功德了。

    有了决定,宋沅点起手电筒,折身火急火燎地往回赶。在看到那人还安安静静地躺在原地时,她轻舒了口气。

    缓步上前,而后在男人身边蹲下。抬起手指颤抖地朝着男人的鼻子下方探去,眉头轻蹙,眼睛也倔强地只睁开一半。

    宋沅内心是忐忑的,虽然自己接触过不少死物,可人还是头一遭。

    还好,还好有气息。

    宋沅松了口气,小脚一下瘫软,小脸也煞白不少。她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凉的,吓的。

    顾不得害怕,宋沅拿起手电筒去查看男人的伤情。

    这个男人之所以会横躺在这里,估计是从上面摔下来的。

    那么高的地方滚下来,碰撞到石头和树木也是在所难免,也不知道肋骨有没有被摔断。

    还有刚刚闻到的血腥味证明他身上是有出血的,而且伤口还不小。

    她仔细从上往下看,在男人腹间和腿部分别找到了伤口。伤口穿透衣服,留下的是黑漆漆的血窟窿,白色的衣服被鲜血染红。

    腿部还好一些,只有一处。而腹部左右共有三处伤口。

    宋沅拧着眉,暗忖这得多大仇多大怨才能下此狠手?

    伤口面积不大却一直流血,宋沅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是什么器物伤到了男人。在她的认知范围内,似乎没有这样的器具。

    对了,刚刚的那声声响,加上如此小的伤口,不会许大伯说的枪吧!

    许大伯是退伍军人,教给了宋沅很多她闻所未闻的东西,比如枪这种器械。

    如果是枪伤,那就不是简单救人的事儿了。这个人是好是坏自己不得而知。如果救了个坏人怎么办?那她是不是为虎作伥?

    宋沅陷入两难,纠结得眉毛一颤一颤动着。

    不管了,先离开这里再说。说不定开枪的人还在附近,把自己的命保住要紧。

    宋沅当机立断,然后在四周寻找一些苦蒿也就是青蒿,它具有止血消炎的作用,在物资匮乏的现在,它是随处可见的止血药材。

    好在,苦蒿极易生存,宋沅没多时就摘了两大把。

    药材找到,她快速回到男人身边。把苦蒿的叶子摘下来,用手使劲把苦蒿捏碎,差不多捏出汁来再放到了男人的伤口处。

    敷了药,宋沅把男人挪了个方向,然后脚来回撵着路面,直到看不见地上的血迹才背上男人离开。

    宋沅自知处理方法过于粗糙,懂行的人一下就能看出破绽。但她还是抱了一起侥幸心理,希望这如墨的夜色会帮忙隐瞒一切。

    男人的重量不轻,至少比柴火重多了。加上男人没有意识,不能借力,所有的肢体都是僵直的。而这段又是上坡的路,宋沅走得格外吃力。

    她回头看着趴在自己背上一动不动的男人,心里嫌弃得不行,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折返。

    才走了一道弯,宋沅就上气不接下气。她本想停下休息休息,可是万一开枪的人现在找过来怎么办?

    宋沅没再犹豫,什么也没有小命重要啊!既然决定救下他,那就只能一起逃亡了。

    宋沅没有停下,步伐有些沉重,每一步都踏得很实,她的意志告诉她停下来就是等死。

    走到快要接近山顶的时候,宋沅觉得自己都脱了力。

    不过今天的山里的动静有些奇怪,平时密集的鸟叫声消失无踪。她抬头望去,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一些野物。

    可能是因为枪声吧,那么响亮的声响惊扰了动物,动物吓得四处逃窜,慌不择路碰撞到树枝而不幸殒命。

    宋沅很是眼馋,这可都是肉啊!不过回头看了看身上昏迷的人,她咬牙切齿,真是欠了你的。

    她从一道看起来很凶险的小道缓缓往悬崖边上走,在路的尽头停了下来。而后轻轻扒开右侧崖壁从上而下的藤蔓,把人背进了山洞。

    宋沅猜得没错,她前脚刚进山洞,后脚就有人找到了她捡到人的地方。

    就在一刻钟前,一个高大的男人气喘吁吁跨过荆棘,在树林来回穿梭很久找到大部队,他上气不接下气报告着情况:“报告,我与队长遭遇敌袭,队长为了掩护我撤退,被敌人打中掉下悬崖了”

    说话的人满脸颓丧,愧疚与无力在刻在了他的脸上,仔细看还能看见他的双腿一直不停哆嗦。

    被报告的人也就是这队人马的副队长听见此事,眉毛都挤成了一团。

    他的搭档无论是拳脚功夫还是枪法都很强,在队内从没有敌手,理论上是不可能被一群乌合之众截杀。

    可事实摆在眼前,惊慌失措的队友不像说了假话。他抵了抵后槽牙,神色严肃,而后一个手势把大家聚拢。

    “任务紧急,我们分成三队,等下到彭小强说的地方,按照三个不同方向搜索。无论结果如何,天亮的时候必须集合,我们还要向上汇报情况,知道了吗?”

    “知道”,异口同声的答复,众人脸色都很凝重。

    “彭小强,带路”

    闻言,被点名的彭小强走在前面,带着众人回到了队长失踪的地点。

    众人在彭小强指定的地方,从上往下一步一步搜索,甚至找到了悬崖边上,在山洞门前来回转悠了几趟。

    宋沅拨开山洞前密集的藤蔓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见来回踱步的几人,她不敢一直盯着外面,许大伯说有的人能敏锐地感知别人的视线。

    她也不敢随意移动,就这样蜷缩在洞口,放慢了呼吸,怕自己弄出声响引起怀疑。

    好在,来人来回走了几次没有发现异常就离开了。

    待人都走了以后宋沅才松了口气。她一*坐下,依靠着山洞墙壁,大口大口吸气呼气,全身终于放松。

    回头看了看背后草床上的人,再看看外面的情况。宋沅猜测外面的人已经走远,决定鼓起胆子出去看看。

    毕竟那刚刚躺在地上的野物很是诱人,而且这个捡到的男人,暂时死不掉。

    可那些东西,如果自己下手不快的话,等猛兽出没就没了自己的份,这白捡的便宜要是拱手相让,那不是得不偿失。

    况且,自己可能还要给这个人开药啥的,没有这些野物换钱也不实际,所以还是先捡野物。

    为自己找好借口,宋沅快速扒开藤蔓,猴一样窜出山洞,朝山顶小跑去。

    平坦的山顶上,横七竖八躺着一些野兔,野鸡类的野物,仔细看还有两头小的野猪,大概*十斤的样子。

    宋沅的脸上难得出现了笑意。她双眼直冒光,这么多猎物,还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见。

    二话没说,上前直接捡起地上的动物尸体,尸体还有体温,证明死的时间不长。

    又从地上捡了块尖锐的石头,一一往这些动物的脖颈处划一下,鲜红的血液瞬间喷涌而出。

    放血是跟村里的大婶学的。死去的动物不放血的话血会快速窜到全身,届时身子都会闷血,外观不好的同时也会影响口感。

    手脚麻利处理完所有的动物,宋沅把石头找地方埋下,而后左右手同时作业,捡起地上的野味就往另一个地方走去。

    走过一片平坦的地方,宋沅又下了一个斜坡,坡下的树木比刚才的更加茂密粗壮,地势也险峻一些。

    宋沅穿过树林,终于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停了下来。

    就在这偏僻的地方,分布着几颗百年巨树,而在巨树合围的地方,隐藏着一间隐秘的房子。

    之所以隐秘,是因为材料取自与古树相似的木材,而房子的四周都挂上了藤蔓。

    这是许大伯为自己搭的临时休息点。

    他知道宋沅经常上山,所以给她修了这样一栋房子,也方便宋沅处理一些野物为自己开小灶。

    宋沅打开门走进去,点上屋里的煤油灯。然后把野物放到床底下。

    来来回回走了几次,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最后一只野猪搬到小房子里。

    搬完猎物,她没有犹豫继续出门,此次的目的是臭草。

    臭草有强烈的刺鼻的气味。自己没有时间处理这些野味,又不想血腥味招来大型动物,只能通过臭草来掩这血腥味儿。

    还好,这山里就像一个聚宝盆,她在离屋子不是很远的草丛边上找到了臭草,而且数量不少。

    采摘臭草,那臭味熏得宋沅有些受不了,只得屏住呼吸。

    采摘完,把它均匀摊在野味上,宋沅这才满意的拍了拍手。心道这下应该能够隐藏所有的气味了吧!